胡溫政治遺產有多少保留價值?  

音頻 05:10

中共十八大即將召開,胡錦濤溫家寶執政10年的功過得失,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胡溫執政10年的分析評論。

廣告

北京《財經網》署名鄧聿文的評論稱:“從2002年到2012年的10年,是胡/溫執政的10年。這10年無論於中國還是世界,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因此,在一個時代行將結束之際,如何評價它所取得的成就、存在的問題以及對後世的遺產,既不溢美,亦不諉過,考驗着我們的良知和判斷。”“對胡溫執政的10年,我們可以把它放在三個時間維度中去評價。這三個維度是,近代、建國和改革開放,”“可以說,成就非常巨大,但問題也不少。”“如果不諱言的話,這10年同樣滋生或製造了巨大的問題,甚至問題比成績還多。從中共自身來說,最大的也是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中共在帶領人民走向總體小康和富裕的同時,由於未能解決在這一過程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愈益嚴重的腐化,以及進行有效的社會整合和滿足民眾對還權於民的需要,致使中共自身面臨著統治的合法性危機。”“再過一個月,胡溫的使命將結束。繼任者如何接過胡溫的遺產,探索中國的現代化道路,推進和完成胡溫未竟的任務,將是重大考驗。”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李平的評論稱:“中共十八大日近,內地輿論對胡溫主政十年的評價、對習近平未來主政方向的期望也在升溫。對於官方報章把胡溫十年定調為‘黃金十年’,內地敢言學者、網絡並不苟同。北京財經網接連發表三篇文章,探討‘胡溫的政治遺產’,但疑因批評胡溫十年‘問題比成績還多’、呼籲新領導人拿出勇氣政改,部份文章遭封殺,正正顯示胡溫的政治遺產留不住,或者毋須留。”“可以說,能不能容忍體制內學者的不同意見,能不能容忍網絡上的不同意見,正正是檢驗胡溫的政治遺產有多少保留價值的標準之一。但遺憾的是,鄧聿文的文章並不見容於當局。財經網已刪除《胡溫的政治遺產》的上篇、中篇,上篇還可在百度快照中找到,批評胡溫的中篇則完全消失。而昨日剛發表的下篇,是對習近平主政的期待:‘民主化和政治改革是中國必須邁出的一道難關。這一重任只能留待繼任者去解決。’只不知這份期待會否也被刪除?”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輿論造勢為胡溫10年作總結和評價,自在情理之中,也有中共政治先例可依。當年鄧小平退下,曾有過一番類似的總結,那是總結1978年到1989年11年的經驗;再往後,是總結1989年到2002年間,江澤民主政13年的經驗。”“10年前胡溫登台,中國內外一派熱情,民間一時喊出‘胡溫新政’之說。10年後的今天,‘新政’變成‘舊政’,要總結和交班,希望胡溫10年能得到肯定,能以不同表述,寫進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及中共十八大上修改後的中共黨章,更希望今天總結的胡溫10年,能得到未來的‘習李體制’的傳承。”“但在評功擺好之外,還有不少事情當做,即在成功經驗應當總結之外,挫折和教訓也應認真梳理。”“胡溫10年,值得總結的經驗有許多,值得梳理的教訓也不少。如以胡錦濤主持的政治發展領域,及溫家寶主導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領域分而論之,可能更加清晰。 以胡錦濤主持的政治發展領域來看,官方意見最核心的,是堅守‘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但其守成有餘,拓展不足,至少有三條教訓必說,包括政治體制改革,說是穩妥推進,實則10年滯步不前;因政改不力,導致體制性腐敗加劇,且既高層化又普遍化,更深入司法領域;因政改不力,還導致利益集團坐大,官民矛盾加劇,所謂‘群體性事件’,10年迭發。以溫家寶主導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而論,雖有力抗金融危機,又能體恤民哀,但壟斷勢力之強化,行政權力之擴張,市場經濟變形,貧富差距拉大,令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已臨中等收入陷阱又近階段性高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