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台灣陸委會主委在歐洲議員面前的外交表現

音頻 06:18

台灣陸委會主委賴幸媛9月5日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中有關台灣大使稱謂的講話給人一種台灣政府有可能會讓自己處在觀看外國政府因台灣與北京發生矛盾的位置上,同時試探自己與北京的關係的底線的印象。不過,由於賴幸媛不是台灣主管外交的負責人,而是以負責兩岸關係的部長的身份來談外交,因此,她的講話有多大的政策正當性和可信度,值得觀察。

廣告

中央社報道,賴幸媛昨天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發表演說之後,回答歐洲議會議員提問。當被問到,就台灣外交部統一駐外人員正式官銜的措施,中國大陸方面是否有意見時,她說,中國大陸沒有表達不滿的意見。

從中央社的報道來看,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不僅僅是因為賴幸媛對於不屬於她管轄的台灣外交部有關內部官員職稱管理的構想沒有清楚準確地說明,更在外交層面上,從概念含糊不清的信息出發,引申出一些極有可能造成台北與北京不必要的摩擦的解讀,理念與她本人在正式發言中闡述得很清楚的馬英九對大陸政策背道而馳。我們具體來看一下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台灣外交部擔心誤讀

台灣外交部有一個構想,未來無論是否邦交國,在外交部對派駐到當地的首席長官內部都稱為大使,並強調這是為了內部管理的方便。這在台灣外交部的網站上說得清清楚楚。

很可能是擔心誤讀,台灣外交部8月31日專門在它的官方網站上特別做出澄清解釋,明確表示 : 實務上,駐外人員派駐非邦交國時,外交部仍將考量各國實際情形,因地制宜核定適當名義對外,例如派駐無邦交國之「大使」,仍以「代表」名義對外洽公或與駐在國接觸。對駐在國來說,我派駐當地之代表官員仍以「代表」之職稱對外聯繫,不致引起駐在國質疑,也不會影響對外工作之運行。

這在技術上很容易理解 : 在外交上,兩國間沒有邦交關係就不互派大使,沒有使館。在這樣的環境里,一廂情願地把代表成為大使,和把沒有邦交的國家稱作建交國是一個道理。

賴幸媛一腳踩進了誤區

從賴幸媛在歐洲議會回答 « 外交部統一駐外人員正式官銜的措施,中國大陸方面是否有意見 »提問時,我們沒有聽到她對台灣外交部大使稱呼構想里的幾個要素予以說明,即首先這是構想,並不是已經在執行的條例。其次,這是對內為方便管理的做法,在對非邦交國仍然使用代表的稱謂。

在沒有把提問中具有事實片面性的陷阱加以排除,把台灣外交部的有關大使稱謂的構想充分還原的基礎上,賴幸媛只是簡單地說,中國大陸沒有表達不滿的意見。

這種回答,很容易造成誤解,即中國大陸對台灣外交官在非邦交國對外使用大使頭銜沒有表達不滿意見。

而這種誤解,看來正是台灣外交部8月31日的新聞稿尋求避免的。

但賴幸媛作為陸委會主委,在國際平台上跨界發表外交意見時,一腳踩進了誤區。

賴幸媛錦囊妙計獻歐盟

更讓人費解的是賴幸媛的解釋。她說,馬總統首個任期美方三次對台軍售,中方對美表達不滿,甚至短暫中斷北京與華府的軍事對話,但中國大陸方面沒有向台灣表達不滿。

神奇的是, 中央社報道, « 她表示,所以當歐盟聽見來自中國大陸方面的抱怨,別太在意就好,歐洲有自己的方式同台灣發展經貿等各層面關係。 »

從賴幸媛的講話聽到的邏輯是,萬一你們歐盟國家如果因為台灣把非邦交國的代表稱作大使而與北京出現摩擦,別理他們。反正之前哪怕因為我們造成華盛頓和北京的摩擦,北京也沒拿我們台北怎麼樣。

外交跨界發揮與馬英九政策的矛盾

這種邏輯與賴幸媛幾分鐘之前在正式演講中的所提到的 « 過去4年多來,由於馬總統大陸政策的方向和作法正確,以及台海兩岸的共同努力,我們成功地把曾經瀕臨戰爭邊緣的台海局勢扭轉為和平與繁榮 » 完全是矛盾的。

賴幸媛這樣的講話是否意味着馬英九政府的外交政策的轉向,是否將融入到台灣文化部長龍應台提出的文化外交,是否將貫徹到台灣產業界巨頭郭台銘提出的產業外交,有待觀察。

不過,我們注意到,賴幸媛對歐洲議員有關大使稱謂的這番講話在台灣陸委會自己的網站上沒有象她闡釋馬英九兩岸政策那樣被發表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