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人權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已被軟禁194天

被軟禁在家的馮正虎。照片拍攝日期不詳。
被軟禁在家的馮正虎。照片拍攝日期不詳。 網絡DR

據參與網報道,截至2012年9月7日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已在沒有法律依據,沒有執法憑證的背景下被囚禁在家中長達194天,,數十名便衣警察和保安人員天天24小時輪班在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號馮正虎家中,非法監禁和傷害馮正虎,也恐嚇整個社會,踐踏法律的權威與尊嚴。

廣告

馮正虎遭遇9次抄家,被扣押13台電腦及大批私人財物至今未歸還。今年1月1日起實施的中國《行政強製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過三十日。馮正虎委託律師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要求超期扣押財物的公安機關返還超期扣押馮正虎的全部財物,支付賠償金19630元人民幣。

以下是馮正虎的行政起訴狀

 

 

 

原告: 馮正虎 男 漢族 1954年7月1日出生

身份證: 310108195407012452

住址: 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號302室

電話: 021-55225958

 

被告(一): 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區分局

法人代表: 蔡田 局長

住址: 上海市平涼路2049號

電話: 021-65431000

 

 

被告(二): 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區分局五角場派出所

代表人: 朱哲曉 所長

住址: 上海市國權路95號

電話: 021-22171120

 

原告於2011年10月24日,用郵政特快專遞(EMS編號:EP239649959CS)將狀告被告所屬警察六次非法抄家超期扣物(2010年4月19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的訴狀及全部證據材料寄送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立案庭,起訴被告。2012年7月11日,原告用郵政特快專遞(EMS編號:ES797820566CS)將狀告被告所屬警察2012年的三次非法抄家超期扣物(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的訴狀寄送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立案庭,起訴被告。但是,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至今既不立案又不裁定,違反《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二條。因此,原告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二條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規定,委託律師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起訴。

 

訴訟請求

 

1. 確認被告所屬國保警察、五角場派出所警察於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抄家扣留原告物品超期不返還的具體行政行為是違法。

2. 判令被告返還超期扣押原告的全部財物。

3. 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賠償金19630元人民幣。

4. 追究違法返還超期扣押物品的主管人員及直接責任人員的法律責任。

5. 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事實與理由

 

原告於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遭受被告所屬警察的抄家扣物。其中多次,警察沒有檢查證、扣留物品清單等執法憑證,屬非法搜查。被告所屬警察扣押原告的物品至今尚未返還,違反《行政強製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過三十日。

被告所屬警察在九次抄家扣物的事件中,諸多環節是違法的,連所謂“涉嫌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具體案由都不存在,卻要強行抄走扣留原告的合法財產,其中有19個文件夾內都是一些法院裁判書等司法文書及訴訟證據材料。二年內連續扣留原告13台電腦,已是世界奇聞。

原告根本沒有任何涉嫌違法事實,而是護憲維權,清除司法不作為,維護司法公正,推進司法進步,讓上海變得更美好。但被告所屬警察每次奉命懲罰原告時,都以一個同樣的借口:“你涉嫌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利用法律條款的空隙,肆無忌憚地闖入民宅、抄家扣物。什麼是“其他方法”,就是什麼方法也沒有。頻繁地扣留原告財產,而且霸佔不還,這不是依法辦案,而是惡意報復,逼迫一個堅守法律的人向不講法、不講理的權貴屈服。

 

 

 

一、原告遭受九次抄家扣物的概況

 

第一次,2010年4月19日深更半夜,上海市公安局國保部門警察小張、楊浦區國保處警察、五角場派出所警察及社區保安人員闖入原告家,先把原告騙到五角場派出所,然後開始抄家,直至第二天凌晨3:00許,扣押原告的電腦、打印機、網絡設備等27件物品。當時,在原告的妻子強烈要求下,五角場派出所民警小龐才臨時去五角場派出所取來幾張《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記錄了被扣押的所有物品。這份清單沒有公章,連案由、見證人、承辦人也沒有,僅作為這些警察違法行政的證據留下。2010年5月19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830天。

第二次,2010年 8月3日上午,原告馮正虎打算穿上“我要立案”的文化衫,靜靜地坐在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立案大廳等候立案,去喚醒法官的良知,敦促當政者遵守法律,歸還公民訴權,開啟司法公正之路。但是,原告尚未出家門就遭傳喚,又被抄家拿走兩台電腦、兩件“我要立案”文化衫以及艾未未攝製的影片《美好生活》等材料。被告所屬警察拿走原告的財物,未留下《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而且整個行政過程沒有出具任何合法的執法憑證。2010年9月2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723天。

第三次,2011年2月16日上午,正當原告準備去給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劉雲耕寄信時,被告所屬的警察闖入原告家,將原告傳喚到楊浦區五角場派出所,然後抄家了三個多小時,抄走原告的兩台電腦、兩部手機、十九個文件夾的判決書、起訴書及證據等訴訟材料、十幾本《我要立案  上海司法不作為案例彙編(第1集)》、一隻南美羊駝絨毛玩具等33大類物品,其中包括原告致劉雲耕的信函打印稿及劉雲耕拒收的二封EMS退件。2011年3月18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527天。

第四次,2011年2月20日下午,被告所屬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等人進入原告家,拿走電腦、顯示屏、打印機各一台,留下一張《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被告的所屬警察把《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當作人民幣,可以隨隨便便進入原告家裡換取任何他們喜歡的財物。2011年3月22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523天。

第五次,2011年3月3日上午8:30許,原告在家吃早餐時,上海市公安局國保部門警察小張、楊浦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率領五、六名警察、社保人員闖入原告家,出具五角場派出所的傳喚證,並將原告帶至楊浦區五角場派出所,但沒有一位警察來做詢問筆錄,也沒有任何人告知原告究竟有什麼涉嫌違法的行為,莫名其妙地被關押至下午1:30許,又被送至上海市崇明縣長興島的一個“黑監獄”(鹿鳴農莊),每日24小時由7名便衣警察及保安人員貼身看守,直至3月21日被釋放,非法拘禁20天。(非法拘禁案另行處理,已向法院起訴。)3月3日原告又一次遭受抄家,抄走一台電腦、一部手機。《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在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處,未交給原告。2011年4月2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512天。

第六次,2011年6月14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國保部門警察小張、上海市楊浦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率領三名警察及三名僱傭的保安來原告家抓人抄家。被告所屬警察抄走原告的物品:電腦主機一台、顯示屏一台、打印機一台、手機一部、《我要立案  上海司法不作為案例彙編(第1集)(108案例)》及《王蓉華要立案(60案例)》二本、《捍衛法律,還我訴權》《請支持“我要立案  捍衛法律,還我我訴權”行動(致人大代表、法官、檢察官、律師及維權人士的信函)》等文章若干、“我要立案、捍衛法律、還我訴權”的掛牌4張等。上述扣押物品都是合法的物品,與涉嫌違法根本掛不上鉤,而只證明原告堅守法律、維護公民權利的優良行為,應當表彰獎勵,也證明這次傳喚抄家絕對是錯誤的,又是一場瞎折騰。2011年7月13日起至2012年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410天。

第七次,2012年3月1日下午15:00許,五角場派出所警察葛德強、王水根、陸巍峰、楊浦區國保警察沈國良及上海市國保警察小張等十名警察入室抄家,出具蓋有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區分局公章的檢查證。扣押馮正虎的物品:電腦2台、顯示器2台、手機4部、打印機1台、掃描儀1台、照相機1部、網絡設備若干、書籍文件及其他物品。出具的《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蓋有五角場派出所的公章,並由承辦人葛德強、王水根簽字。2012年3月31日起至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148天。

第八次,2012年3月20日下午16:30許,被告所屬警察陸巍峰、沈國良闖入原告的家,推搡原告至室內的書房,陸巍峰出拳毆打原告,接着野蠻抄家。扣押馮正虎的物品:電話機2台、3月1日扣物清單等文件若干、及其他物品。他們沒有出具檢查證、扣物清單等執法憑證,屬非法搜查扣物。2012年4月19日起至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128天。

第九次,2012年3月23日下午14:30許,被告所屬警察陸巍峰、沈國良及市國保警察小張,還有五角場派出所二名穿警服的警察,入室抄家,翻箱倒櫃,肆意扣物。沒有檢查證,扣押物品也不出具《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整個檢查行政過程沒有任何執法憑證。扣押馮正虎的物品:手機1部、電話機1部、手機卡1個、U盤2個、以往的扣物清單及傳喚證等文件若干、電影光盤若干、其他物品。2012年4月22日起至8月25日,本次扣押物品已違法超期125天。

 

二、原告訴求的法律依據

 

1. 確認被告所屬國保警察、五角場派出所警察於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抄家扣留原告物品超期不返還的具體行政行為是違法。

該項訴求依據《行政強製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過三十日,情況複雜的,經行政機關負責人批准,可以延長,但是延長期限不得超過三十日。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延長查封、扣押的決定應當及時書面告知當事人,並說明理由。”

 

2. 判令被告返還超期扣押原告的全部財物。

該項訴求依據《行政強製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第四項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政機關應當及時作出解除查封、扣押決定:

(一)當事人沒有違法行為;

(四)查封、扣押期限已經屆滿;”

 

 

3. 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賠償金19630元人民幣。

該項訴求依據《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二項的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職權時有下列侵犯財產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權取得賠償的權利:

(二)違法對財產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行政強制措施的;”

原告的電話、網絡設備、手機、電話機、上網卡被被告違法超期扣押,致使原告無法上網及手機通話,而上海東方網絡公司、上海移動公司根據合同自動扣除每月上網費及手機固定費用,還有無線上網充值卡的過期作廢,造成原告的經濟損失。因此,被告理應依法賠償。

經估算,超期扣押的每天平均賠償金為5元人民幣。截止2012年8月25日,九件超期扣押物品案的超期天數合計3926天,賠償金為19630元人民幣。

 

4. 追究違法超期扣押物品的主管人員及直接責任人員的法律責任。

該項訴求依據《行政強製法》第六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違反本法規定行政機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級行政機關或者有關部門責令改正,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

(三)在查封、扣押法定期間不作出處理決定或者未依法及時解除、扣押的;“

 

因此,根據《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二項、《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二項、《行政強製法》相關條款,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法院秉公司法,支持原告的訴求,保護原告的合法權益。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起訴人:馮正虎

 

2012年8月25日

 

 

 

 

 

附件:(所有證據材料已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

1. 馮正虎被被告所屬警察六次抄家扣押物品的清單(合計)

2. 2010年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滬公(楊)(五)行扣字【2010】第453-456號]

3. 2010年8月3日抄家的扣留物品清單(被告未出具《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見證人楊浦區公安局國保處警察李軍。)

4. 2011年2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滬公(楊)(五)行扣字【2011】第3834-3839號]

5. 2011年2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滬公(楊)(五)行扣字【2011】第3840號]

6. 2011年3月3日抄家的扣留物品清單(被告未出具《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見證人楊浦區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

7. 2011年6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單》[滬公(楊)(五)行扣字【2011】第2393-2394號]

8. 2012年3月1日抄家的扣留物品清單原件(在楊浦區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

 

參與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www.can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