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博弈新招:放話國際媒體

音頻 08:32

8月初,在合肥採訪谷開來謀殺海伍德案庭審時,我聽到一個說法,如果受害者不是一個英國人,這場庭審很可能不會發生。如果那樣,現在,谷開來還是富貴逼人的官太太,王立軍還是打黑英雄,他們共同的保護人薄熙來,現在很可能躊躇滿志,正準備打包行李回到北京,獲得更高的權位。不過仔細揣度,也未必盡然。當下的中國,的確已經不再是清末那個軟弱的腐敗王朝。無權無勢的老外在中國內地被殺,已不再是能驚動朝堂的大事。

廣告

谷律師與前情人尼爾對飲威士忌後,用醬油瓶將毒鼠強灌入英國人嘴中,有整個重慶警察系統協助掩蓋,又有巨額金錢讓尼爾家人封口,整個事件直到半個當事人的王立軍冒着生命危險,叛逃到美國領事館才最終被揭露。

據說,堵住海伍德家人的嘴,支付給海伍德大連妻子,高達5千萬英鎊的補償費。對英國政府,也有可觀的利益表達。

這一過程中,多家國際媒體輪番跟進,猛料迭出,雖然被薄的支持者陰謀論地視為與西方利益結盟,但最後許多報道被印證屬實,事實上也摧垮了薄熙來支持者團結抵抗的決心。

選擇性地對國際媒體,尤其是主流英文媒體放料,提供特定政治對手的負面信息,在當代中國政治生活中,以往可能也有出現,但此次十八大前的政界大博弈中出現的頻率與效果,已經不僅是公關手段,而成為打擊對手的戰略性舉措。

9月1日,北京宣布原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畫調任中央統戰部長,原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出任中辦常務副主任後1個多月後,迅速接任大內總管高位。

當時,本台記者接到了一個消息人士關於此事的郵件,他說,此前一直流傳的事情終於證實了。當時,記者還未完全意識到他的所指。

當晚,香港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即在網站刊發預告,稱將在第二天刊發調查報道。

報道涉及令計畫的兒子令古,他死於三月份一場車禍。

3月18日凌晨,薄熙來被解職之後第三天,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學生令古在北京北四環上一場神秘法拉利車禍中身亡,這輛黑色法拉利市價約500多萬人民幣,事發時,車上還有兩名少數民族女性,三人均衣冠不整。

與谷律師的橋段一般聳動,卻又更加 俗艷娛樂的細節,似乎本該出現在娛樂版面或者玄幻小說中,很少出現在嚴肅政治版面,但在十八大前的中國,這類狗血的劇情再次上演。

3月份時,這場似乎在風雲變幻的中國微博上曾有一波流傳,在當時的傳言中,這名年輕的飆車族,因為到場警方官員級別很高,而隨後的刪帖力度之大異乎尋常,在健忘的微博上,類似的傳言總是紛紛竄起,而很快被刪除和遺忘。

這個傳言在6月初再度出現,發布在海外中文政治傳言網站“博訊”上,雖然博訊網在今年的薄案中有驚人的速度和異乎尋常的可靠度,但博訊網關於這次車禍的繪聲繪色的描述,仍然讓人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在南華早報這篇報道之前,許多駐京的外國記者似乎都認為這一傳言似乎並不可信,他們認為很可能是某種力量為了抹黑據稱操盤了對薄案調查的令計畫。

《南華早報》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稱,為了掩蓋車禍死者的真實身份,他們在死者的材料姓名上寫上了“賈”(與假同音)。這一假名引起了各種猜疑。

當時曾有傳言說,死者是賈慶林的孫子或某種私生子。根據《南華》的描述,這一細節激怒了賈,在他發起的秘密調查中,發現了死者的真實身份,並通過某種渠道彙報給了前任中共領袖江澤民,隨後幾個月,江將這一信息轉告給了胡,正是在此期間,關於車禍的網絡傳言出現在了博訊網。

由於中國政治的秘密性質,涉及這一層面的高層運作很少為外界所知,無法通過一般記者的提問查證證實或者證偽。

雖然令的愛子死於3月18日的車禍,但從官方記錄看,令仍然在兩周後,不動聲色地陪同胡出訪韓國、柬埔寨,而這也成為其政治對手非議的細節,南華的報道將其描述為“撲克臉”。

根據《南華早報》的描述,試圖掩蓋這一花花公子死亡醜聞的努力,最後威脅到了令計畫的官場生涯,原本有望成為政治局常委候選人中的“黑馬”的他,被調任到統戰部部長這麼一個相對不重要的位置上。

很快,路透社的駐京主力政治記者儲百亮和Benjamin Kang Lim也跟進了這一報道,報道細節沒《南華》豐富,提供了關於令假名的另一版本,且又提供另一說法稱,令之子在事故中重傷並未死亡。

而《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美國大報也迅速跟進,並通過自己的消息渠道證實了上述報道,他們獲取的信息,似乎來自某些特定官方人士。

《紐約時報》的張彥(Ian johnson普利策獎得主)採訪的黨內官員確認了令計畫之子的死亡、汽車的車型,以及現場有兩名女子,還確認了其中二人,或多人可能正在發生性行為。

該報說,這些不堪的細節十分重要,因為薄熙來被罷黜的原因就是“沒有管好家屬”。黨內許多人員,及其家庭成員,常常違反紀律從事商業活動,或在個人生活有失當行為,但他們有責任保證這一切不為人知。

該報也承認,判斷相關報道的真實性可能有些困難,因為不同派系之間經常會泄漏信息來詆毀對手,尤其是在權力交接期間。

近日一篇在德廣中文網站發表的信息量極大的政治評論文章《北戴河汛期無捕獲》寫到,這篇文章分析了北戴河會議後的政局,對令事件也做了分析,

文章認為,曾經炙手可熱的令計畫,成為繼薄熙來之後的十八大第二大輸家,進政治局的路基本堵死,走杜青林之路,65歲告老還鄉。從另一方面看,令作為胡第一嫡系人物,總算被保下來了。

這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孤立事件”,令人很難抵禦“拼圖遐想”的誘惑。

傳言說,谷開來開庭之前,谷開來母親範承秀為他請了北京律師沈志耕,沈志耕遠去美國,見到薄瓜瓜,取到大量物證,包括薄家財富的全部底賬,以證明“不存在貪腐”。甚至據說還有薄熙來的一張手令,有關海伍德重慶被殺,薄熙來寫下“不管遇到誰也要徹查。”這說明軟禁中的薄熙來已經做了充分準備。

就法拉利事件來說,從法律層面,並不能證明有任何違法行為存在,豪華法拉利可能註冊在某個商人名下,同車的女子可能只是一般友人,但值得關注的可能首先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斡旋。

分析人士認為,在北京將令降職以後,在令似乎已經為此事付出政治代價之後,卻在海外媒體上出現關於此事的大量報道,尤其放料者選擇北京可以部分影響的香港《南華早報》作為第一披露媒體,背後政治力隱現。

當然,記者並非暗示這些報道的基本事實是有問題,也並非暗指這些西方媒體被政治力收買,關鍵是,在嚴密信息控制的中國,這類本來難以獲得特別是難以查證的事實是如此集中地湧現,當屬異乎尋常。

如《紐約時報》分析,令的降職也可能損害權力交接過程,他的派系可能會感覺受到冒犯,這暗示着,為了保證習順利崛起而精心安排的妥協舉措,可能正在瓦解。

而此番對車禍事件的大事報道,是否會激怒令所在陣營,並改變目前的妥協局面,是否會對十八大前政局造成衝擊,只能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