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

海南農行副行長犯案後藏匿山林8年 上演現代版白毛女

曾經轟動全國的海南金融大案,中國農業銀行海南臨高支行原副行長陳建學涉嫌貪污、挪用巨額公款2000餘萬元一案,近日在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依法派員出庭支持公訴。

廣告

2003年12月,農行海南省分行對臨高縣支行加來分理處進行例行檢查時,發現巨額現金短款,臨高縣支行原副行長陳建學聞風潛逃。經海南省人民檢察院調查,此案不僅是2003年海南案值最大的經濟案,而且案情最複雜,涉案單位幾乎是“全員作案”。檢方共立案查處涉嫌貪污、挪用公款案34件34人,另有包括9名銀行行長、副行長在內的63人被陳建學“拖”進了農行海南省分行的行政處分名單。

據《法制日報》的報道,陳建學隱姓埋名潛逃8年,期間,公安部曾將他列為B級通輯犯,懸賞10萬元全國通緝。其實,這8年他並未逃遠,就在臨高老家附近的山林里挖山洞藏身,喝溪水、吃野菜,上演了一場現代版“白毛女”一般的生活。8年潛逃期間,陳建學的妻子入獄,孩子吸毒,父親也癱瘓在床,飽受精神壓力的他,熬不過良心的譴責,終於鼓起勇氣,於2011年11月8號,來到海南省人民檢察院投案自首。該報記者採訪多個部門,了解到陳建學一案的詳情以及他在潛逃期間複雜的心路歷程。

1969年9月22日,陳建學出生於海南省臨高縣加來鎮寶龍村,其父是農業銀行加來營業所會計。1990年,陳建學退伍後,開始做生意創業,在進入銀行工作前已是擁有數百萬元資產的大老闆。1995年,他進入農行系統工作,2003年升任農行臨高縣支行副行長。一些與陳建學共事過的農行人士透露,陳建學連字都認不全,文化水平很低,念講話稿都結結巴巴的,講起金融產品,更是半天也講不清楚。但能受到領導的賞識,說明他做事有魄力,有一定能力。

近日,陳建學向《法制日報》記者回憶起他那不堪回首的潛逃經歷,令人唏噓不已。案發後不久,大批民警開始地毯式搜山,我躲在一個山洞裡,用大樹葉兒蓋住臉,只見有的警察端着槍,有的拿着警棍,慢慢走過來,警犬在周圍呼哧呼哧地跑,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嚇死了。說起這些,陳建學仍心有餘悸。整整兩天,他不敢離開洞穴。實在餓得不行,就趁天黑用手捧些溪水喝。幾天後風聲稍弱,陳建學開始日夜不眠不休地挖地道。他說,“一共挖了3個,每個不大,但可以容納下我。

選的地方很隱秘,每次躲進去,上面蓋上樹枝、樹葉,從外根本看不出是地道。時間最長的一次,連續在那裡睡了兩個多月”。天氣炎熱時,山區蛇蟲多。陳建學很多次遇到毒蛇,但因為怕暴露行蹤,他不敢放手驅趕,只能硬着頭皮保持姿勢一動不動,讓毒蛇靜靜地從身邊爬過。嚇得他一身冷汗。蝸居山林間,他時刻提心弔膽,怕突然搜山的民警,怕不期而至的村民,一有風吹草動,汽車聲響或狗叫,總驚得他坐卧不寧。其間,陳建學也曾想潛逃到外面打工,但想到出外無親無靠,害怕途中被抓,最後還是決定“按兵不動”了。

在陳建學看來,8年間露宿山洞“白毛女”般的生活無法用言語表達,他哽咽着說:“下雨的時候,渾身被淋濕,尤其是冬天冷得發抖。夜晚,一個人在漆黑的洞穴里任由蚊蟲叮咬,餓了就偷偷鑽出來,到山上挖紅薯、吃野菜,渴了就喝溪水”。“身體痛苦可以忍受,最飽受煎熬的是我對家裡人的掛念,”陳建學最放心不下的是年邁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每到春節,聽着遠處的鞭炮聲,他就越發地想家。一個人晚上躺在寂靜的山洞裡,望着星空,聽着蛙聲和鳥叫,就會倍感傷心,不知不覺就淚流滿面。

潛逃期間,陳建學和妻兒近在咫尺卻不敢現身見面,直到投案前夕,陳建學才和家人擁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足足半個小時後跪倒在妻子面前表示懺悔。他向妻子承諾,等服刑期滿,回到出生的村子,夫妻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平淡的日子。陳建學告訴記者,在潛逃時他幾乎一直都剃光頭,但潛逃前的一頭黑髮現在已變得花白了。

“陳建學出事,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陳建學做事向來大膽,不按常規辦事,喜歡顯擺辦事“呼風喚雨”的能力,銀行的政策法規對他而言形同虛設。在他擔任農行加來營業所主任期間,給當地居民貸款蓋房從不要任何抵押。在法庭上,陳建學也坦承,虛榮、好強、講義氣的壞毛病害了他。他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主要貪污和挪用公款事實無異議,全部供認不諱。

在最後的陳述中,陳建學為自己犯罪原因總結了三個方面:一是不懂法律,認為沒有不可以做的事,只有行不通的方法;二是在處理人際關係上感情用事,重哥們兒義氣;三是追求享樂,錢多了,還想再多。對不起黨和組織的培養,希望法庭給他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來源:法制網法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