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岩松中學”的名字和麻城小學生的課桌

音頻 11:48

溫州旅法華僑康治權先生通過本台向國內外的溫州華僑和溫州地方當局呼籲,不要將20多年前著名華僑任岩松先生捐資興建的一所中學的名字改名,這所教學質量和校風都很優異的中學位於溫州麗嶴,校名就是“任岩松中學”。下面請聽本台對溫州旅法華僑康治權先生的採訪:

廣告

康治權先生反映說:任岩松先生是一位已經去世的旅法愛國華僑,他出資捐助的這所學校從1984年開始在溫州的甌海區的麗嶴鎮開辦,已經20多年,培養了很多人才。這所學校教育質量上乘,是當地一所重點中學。兩年前這家學校開始擴建,將遷移到新的校址並改名“甌海區第一中學”。在溫州當地很有民望的任岩松先生已經去世,有沒有後代,但他的愛國精神不應該被人們忘記。康治權先生表示:當中國國內出現重大天災人禍的時候,一些海外華人會無私捐助,但如果由於他們去世就被人忘記,一點痕跡都不留下的話,就令人十分失望。康治權先生呼籲海外和法國的溫州同胞能夠聯合起來呼籲不要把“任岩松中學”的名字改掉。

最近本台聽眾向我們推薦一篇短信,談到他和另外兩位同事報道麻城3000名小學生自帶課桌上學的事情而遭到阻力的事情。這封信的題目為:“親愛的祖國,你怎麼忍心如此對待三個年輕人的美好夢想”。信中寫道:

“ 我,一個23歲的老男人,早已沒有什麼政治理想,連當初的新聞理想都早已大打折扣,唯一倖存的是底線理想,那就是我希望我們生活的祖國能夠在底線之上運作,遵守公民自由和底線,尊重權力道德的底線。但就是這些看似再簡單不過的也難以保證。
因為我和另外兩位同事報道麻城3000名小學生自帶課桌上學的事情,分管領導長江商報副總編輯李平被免職,大家心裡很難過。1、為什麼政府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沒做好公共服務還不允許曝光。2、如果真要免職,也應該免去教育廳長和麻城市委書記市長的職,而不是一個報紙的副總編輯。活在偉大的祖國,忍耐、堅持,這是最大的愛和善意。

這件事最初的本意並不是監督政府,我們知道在十八大臨近之際批評政府就是找死,我們幾個年輕人只有一個簡單的想法:先報道實際情況,然後再呼籲社會力量幫孩子們解決課桌椅,可是當我們募集齊了3000套課桌椅的時候,我們卻不得不放棄這些捐贈,因為各種大家能想象的壓力。一個顯示是黃岡地區的電話號碼多次打來電話恐嚇一位女同事(因為報紙上公布了她的電話),我們怎麼能相信此事和某些人無關?我們三個都不過20多歲,我一個武大男、一個華科男、一個華科女,親愛的祖國,你怎麼忍心如此對待三個年輕人的美好夢想,我們不想要任何獎項,我們只希望麻城的孩子們能用上整齊乾淨的課桌椅。

事情發生後,我們三個沒有見面,我想象着,當我們三個人再次一起出現在辦公室的時候,我們彼此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我們會不會因為幾天前那個荒誕的想法後悔?親愛的祖國,當你不允許我們這些年輕人去追逐美好善良的時候,你就是在暗示我們去墮落,然後我們成為混混,再然後,你來一次打黑,然後再一次圓滿地證明你的正確和強大。

中共中央的機關刊物《求是》今年初曾經發表署名“秋石”的6000 字的長文:駁“社會道德淪喪”論,該文大談社會道德,並下結論說:“中國社會道德淪喪論”的說法是不對的,中國社會主流道德是“向善”的。目前只是“少數一些”的官員、企業和商人、文化名人以及一些公民們存在的道德缺失,雲雲。

一位聽友對以上這篇文章發表評論,發給本台。由於文章太長,只能摘錄其中一小部分,請這位聽友理解。

“當今社會的主流道德是好的,還是道德淪喪了的?眾所周知,任何的空話、大話、假話都是騙不了人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求是》“秋石”先生的文章,將“社會道德淪喪”歸咎於“一些公民們”的存在的道德缺失,其本身就是很不實事求是的,也是很不道德的。

眾所周知,任何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任他有再大的能耐,也根本翻不了“整個社會”的社會道德的天!該文章故意不提千百年來的人民百姓們都眾所周知的“上樑不正下樑歪”的真理,故意不提造成這些社會道德淪喪的根本原因,故意不提當今大量“黨政法機關”及負責官員們的道德淪喪,卻空談所謂的道德理論。

究竟誰才是當今社會道德淪喪的罪魁禍首?究竟是“一些公民們”存在的道德缺失?還是好多“官家”故意黑白顛倒,人妖顛倒“整整20多年,已墮落到了失去“老百姓全都懂得的”最起碼的道德和廉恥呢?而胡錦濤總書記和“中共中央政治局”還好意思不臉紅,還在“言行不一”的唱高調。

以上聽眾之音節目中,為您播出了旅法溫州華僑康治權希望不要把“任岩松中學”的名字改掉的呼籲,和麻城小學生的課桌引發的聽眾來信,以及對《求是》雜誌認為中國道德並未淪喪文章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