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從傳聞看中共交接權力的詭異政局

音頻 07:59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中共十八大前夕,有關高層人事異動的消息傳聞接連不斷,在周三習近平突然取消原定與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的會晤引發外界猜測後,又接連有外交部發言人未就習近平是否會見丹麥首相問題正面回答、以及習近平會見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等消息傳出,周五(9月7日),中國天網透露當天夜間國內多家媒體突然停休,說官方可能發布重大消息,更是引發各方的關注和猜測。居住在美國的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接受本台電話採訪,談她對近期相關消息的分析。

廣告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說,即將接任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此前會見了被認為是改革派的代表人物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如果這一消息屬實,您認為這從中傳遞出什麼樣的信息?

何清漣:我覺得這個消息是習近平背部受傷這個消息以後,有人故意放出來的,因為我特別注意到裡面講的日期,路透社的報道說,(習近平)會見胡德平是在六個星期之內,它也沒敢講是在背部受傷之後,只說是六個星期內,同時路透社又說,沒法找到胡德平核實這個消息,所以我個人把這個消息當作是一個不重要的參考信息。

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以下兩個消息,一是取消見希拉里。而且美國是分兩次得到信息的。第一次,是說行程有變,後來,美國官員向“華爾街日報”說是,後來又說是背部受傷,但是不清楚受傷的原因和程度。那麼我今天看到一個消息,就是海外幾家親中國的媒體昨天放出來的消息說,(習近平)10號要見丹麥首相,記者看到這一條,昨天就有外國記者問外交部的人,10號是不是要見?外交部的人對此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丹麥首相來了,會按原定安排見國務院的負責人。這就等於沒有證實習近平要見,這個消息就特別詭異。

因為受傷一事外交部說要大家不要隨意猜想,結果引得大家在這裡隨意猜想。路透社的消息是在這之後發生的,所以我不把它當作一個很重要的參考。

同時我還注意到一個消息,過去在薄(薄熙來)汪(汪洋)之爭中,薄熙來是被看作左派的領軍,汪洋是被看作公諸,但是在最近這段時間突然來了一個華麗轉身,帶着一個代表團去高調參觀延安,而且向毛澤東的銅像敬獻花籃。這一事情很費猜疑。因為從汪過去的言行,看不出他對毛澤東的紅色統治有什麼特別的熱愛,而且現在至少是目前要和他一起進政治局常委的另外六個人也沒有誰表現出一種“念毛”傾向。以前的政治局常委,象胡溫這些人,雖然形式上,胡錦濤是去過,但是因為這些時間因為要“打薄”反而不談了。所以我只能猜測,有另外一股勢力比他覺得這些人更強大。他需要作出一種姿態,來解決他的“入常”問題。那麼這個勢力到底是來自哪?這一點很費猜疑。

您對天網所說的有關官方可能在周五晚發布重大消息怎麼看?

何清漣:中國近年來對網絡管理得很嚴,天網發布的消息,說明天網肯定是有它的渠道得到了這些信息。那麼到底發布什麼重要消息?我們大家也都在這裡等着看,結果沒等到,我們也就不亂作猜測了。

但是現在有一個趨勢我覺得是可以看清楚的,第一就是胡溫已經失勢。正因為胡溫失勢,所以最近身處北京的一些知識分子現在都在爭取發言,鄧聿文,原“學習時報”的副編審,中央黨校又是一個各種小道消息流傳之地,所以他一定已經得知了這一點,乾脆以“胡溫的政治遺產”為名,發表了上中下三篇,其要點是在中下(篇),就是講胡溫總體來說,他們執政 的時候,問題大過成就,而且這十大問題一一列舉,從政治、 經濟、 環境到道德,最後就說,這些問題沒有解決好,將留給繼任者。
熟悉中共黨史就應該知道,從來沒有一屆領導還在位時,就有知識界的人敢於去清算他的政績。所以從這裡就可以判斷他(鄧聿文)一定是得到了足夠的信息,認為批評一下胡溫不會給自己帶來太大的(麻煩)。同時還可以再把自己要講的話,在這個題目下講出來。

其次還有劉昀獻在“求是”上發表的中國共產黨在當代面臨的十大執政風險。肯定主要的風險是“內原性” ,其中提到“動搖黨的基本路線產生的風險”
和“淡化黨的意識形態帶來的風險”。說明薄熙來雖然倒了,現在已經被雙方都當作“戲子”。但是薄的思想意識形態,薄要堅持的路線,他的“唱紅”在黨內還是有很大勢力的。

所以我覺得在目前的情況下,我不認為他(習近平)會去見胡德平。因為見胡德平是一種姿態,這種姿態會給他的政治地位帶來一些風險。更何況他的背部受傷,我們現在就根本無法弄清楚,到底是源於運動呢,還是源於其他,當然也有很多人猜測是刺殺,那如果是刺殺的話,那這個交權就已經到了共產黨執政60年還沒有過的一種危局。

我個人覺得現在去講黨內改革、搞政治體制改革,我認為大家想多了一點。目前可能他們要緊的還是先解決權力交接問題,平安交接。交接後分配好權利後,然後在看勢力範圍分布,再說其他的問題,連一向主張改革的汪洋都來了一個180度的逆轉,怎可能去設想在2009年在墨西哥講過那麼一番話,說外國人吃多了飯成天對我們指手畫腳的習近平會這時來一個180度的轉彎?從他在墨西哥講話事件以後,他說比較謹慎,講話不像以前那麼大膽了。

何清漣最後表示,“對於中國現在政治局勢特別詭異的時候,我覺得大家還是要把各種現象綜合起來分析,不要盲目樂觀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