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參崴亞太峰會:俄羅斯試圖重回亞太博弈舞台

音頻 05:47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周六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海參崴舉行。這次會議主題定為“融合謀發展,創新促繁榮”,凸現亞太經合組織傳統的經濟合作核心,但是歐元區危機影響和中國經濟增長減緩引發的憂慮都難以掩飾這個會晤機制轉向亞太地區大國博弈平台的趨勢。

廣告

亞太經合組織成立於冷戰格局逐步解體時的1989年,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經濟合作論壇。如今,該組織的成員國已經由最初的12個壯大到21個,總人口約佔世界總人口的40.5%。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數據,其成員國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總量中所佔比例也達到53%,貿易總量約佔世界貿易總量的43%。在全球經濟活動中舉足輕重的地位毋庸置疑。

應該說,這次在海參崴峰會是在國際經濟環境低靡徘徊的背景下召開的,一方面歐元區危機持續擴大的威脅並沒有消失,另一方面,近年來被看作是世界經濟火車頭的中國經濟不斷顯現增長減緩的跡象。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周五晚間,也就是領導人峰會開幕的企業,一方面指出“世界經濟面臨的嚴峻問題對亞太地區的影響不容忽視”,另一方面承認中國目前經濟增長下行壓力明顯。根據法新社周五獲得的峰會最後公報草本,本屆峰會將在周日峰會閉幕時表達對歐元區危機的擔憂。另外,根據法新社消息,徘徊多年的圍繞綠色產品自由流通的談判顯然在領導人峰會開幕之際取得進展,一項包含有54類可以享受降低關稅措施的產品名單將送交領導人峰會通過。

但是,在這些經濟議題之外,敘利亞危機以及亞太海域的領土主權爭議兩大敏感的政治議題也正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凸現出大國之間的較量。

敘利亞危機也許並不是這次領導人峰會的核心議題,但是,圍繞危機解決途徑的分歧卻暴露着俄羅斯和美國關係中的某種緊張。峰會啟動之際,俄羅斯外長在與前來參加會議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雙邊會談之後表示,俄羅斯將推動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今年6月底在日內瓦達成的敘利亞過渡解決方案的原則。但是,這項原則協議沒有要求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交出政權,這與此前歐美在聯合國推動的加強制裁、逼迫阿薩德停止鎮壓的立場顯然有相當的距離。在三次與中國在安理會否決制裁阿薩德政府的決議案後,俄羅斯仍然不肯讓步。周四,總統普京針對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立場的批評反戈一擊,要求支持敘利亞反對派力量的西方政府和阿拉伯國家改變立場。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與俄羅斯外長的會晤中,一方面表示歡迎在日內瓦協議的基礎上,再次向安理會提交解決危機的決議案,但另一方面也重申,新決議應當有制裁措施,來應對阿薩德不執行此決議案的情況。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周四試圖淡化美俄在敘利亞問題上持續的立場分歧,表示儘管意見不同,但是美俄關係良好,並由此產生重要的成效。不過,該發言人對普京與希拉里克林頓是否會藉此次峰會之機會晤閃爍其詞。

事實上,自普京再次出任俄羅斯總統以來,美俄關係間的不融洽就再次凸現出來。美國政府針對去年年底俄羅斯立法選舉後的大規模抗議浪潮的立場令普京十分不滿。他曾在去年12月指責克林頓煽動俄羅斯人反對他。今年5月,普京借口要組建政府,沒有出席在美國戴維營舉行的工業八強峰會;而奧巴馬政府也在不久後就宣布不會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參加第一次在俄羅斯土地上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冷戰雖然結束,俄美在國際舞台的較量仍然伴隨着普京政權恢復俄羅斯大國地位的雄心而繼續。

而且,繼美國針對中國的崛起將戰略重心重新轉向亞太之後,普京政權似乎也在宣誓俄羅斯不會在亞太地區缺席。俄羅斯為這次峰會,投入大筆基建資金,將符拉迪沃斯托克整修一新。普京周五也在亞太地區工商領導人峰會上承認俄羅斯沒有給予亞太地區應有的重視,希望藉此次峰會,顯示俄羅斯在亞太與歐洲之間可以扮演的橋樑作用。美國在去年的夏威夷第19屆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推動與部分成員國在跨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關係協定框架下建立廣泛的自由貿易區,普京則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提出連接歐洲與亞太的歐亞經濟聯盟。

與此同時,中美兩國在這次峰會前夕圍繞中國與周邊國家的島嶼主權爭議隔空喊話,預示這次峰會氣氛有可能使領導人的表面和氣難以掩飾背後的關係緊張。希拉里克林頓抵達海參崴之前巡訪亞洲10國,呼籲海島主權爭議相關國家保持冷靜,遵守相互認同的行為準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則在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啟動前夜,呼籲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

如果說,美國對中國附近海域的島嶼主權爭議的關注顯示中美間的抗衡的話,海參崴峰會顯示,俄羅斯也正試圖步入亞太博弈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