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克華死亡真相

網民因轉帖質疑周克華死亡真相遭廣東警方拘留

中國公安部門通緝殺人嫌犯周克華
中國公安部門通緝殺人嫌犯周克華

日前,重慶警方為追捕悍匪周克華,布下天羅地網,周克華最終被兩個所謂“英勇”的重慶警察擊斃。對此,由副總理張德江主政的重慶官方,言之鑿鑿;公安部也投桃報李,在所謂“擊斃”周克華僅僅兩個小時之後,便火速給重慶警方榮記了集體一等功。不過,在官方信用逐步降到新低的時刻,網友們對相關部門的上述“表演”持一邊倒的質疑立場,將周克華案推波助瀾,攪動了整個中國。

廣告

博客中國上作者顧志堅的文章說,有網友聲稱死者並非周克華,也有網友說悍匪本來就不是周克華,更有網友指認,死者是湖南長沙派往重慶協查的便衣警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與之相關的帖子,到網上一搜鋪天蓋地,其中有一篇的標題是:《死亡的周克華其實是一個便衣警察》,網友陳子河將它轉發到博聯社自己的博客上,這個帖子很快便被刪除了,但因為標題後面有陳子河的名字,不注意看,人家還以為那名死去的便衣警察就叫陳子河呢。

果不其然,正因為這個帖子被刪除了,更加激發人們的探秘心理,許多人便把這個標題連同陳子河的名字一起轉發,經過幾番轉帖,死去的周克華就真的變成了所謂的“便衣警察陳子河”。儘管網民們一直要求重慶警方公布死者正面照,讓周克華的母親去認屍體,並讓第三方機構進行周克華和親人之間DNA測試,以正視聽等這些要求,但重慶警方對此卻置若罔聞,不置一詞。同時又發布周克華女友的花邊新聞,博得網民的好奇與驚訝,試圖轉移人們的視線。

與此同時,死去的周克華其實就是便衣警察陳子河的烏龍帖子,卻很快獲得了重慶與湖南警方的回應,稱其為胡說八道。廣東警方更是聞風而動,抓捕了轉帖者陳子河,不由分說便將其拘留7天。並把他和那些吸毒與強姦犯關押在一起,所幸,他通過幫助監獄裡面的老大寫情書,才沒有遭到欺辱。

文章又說,陳子河,武大郎先生的同行,在廣東韶關有兩個鋪子,賣些糕餅為生,日子過的還不錯。閑暇之餘,喜歡爬格子,原創轉帖不限,遭遇拘留,雖有不甘,卻也認輸。個人生死無所謂,膝下兒女,身旁老婆,都是牽掛。不過,他心中一直想說:如果你們不刪除我的帖子,外界就不會誤認為被警方打死的所謂周克華就是便衣警察陳子河了!誰願意平白無故被宣傳成遭警方打死了呢?我也是受害者啊!屏蔽者沒事,受害者反而遭罪,這是什麼國家?!

此外,韶關警方還警告他不要和任何人談及此事,但博客則必須繼續寫。由此可見 ,即使社會千瘡百孔,民眾生不如死,但面孔上都必須糊上和諧牌牛皮紙,來裝點門面。不過,陳子河卻戰戰兢兢,不敢動彈,至今尚沒有一滴筆墨落在網絡上。陳平福先生呼籲民主自由,已經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了,陳子河又能奈何? 陳子河先生的恐懼,我心有戚戚焉,為他鼓與呼,就是為自己壯膽。讓我們高呼:戰勝恐懼,我們團結一心。

北京周西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專稿

附一:陳子河,你在哪裡? 余小勇_新浪博客 (2012-09-03 )
尋人啟事
陳子河是一位思想進步的博客手,在博客中國和博聯社小有名氣,以敢言著稱。半月前,陳子河是最早報料“擊斃者不是周克華”的博客手。8月16日中午,陳子河分別在博客中國和博聯社發表文章,標題為《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便衣警察》。更因網友轉載該文時混淆格式、沒有分隔標題和作者,產生烏龍,變成“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便衣警察陳子河”,使陳子河名噪一時。

可自8月20日看到陳子河發表博文《感謝中國青年報為我澄清謠言》後,便“失蹤”了,我曾兩度在QQ上留言,也未見回復。請諸網友幫忙查找,謝謝! 2012年9月3日

 

附二:“陳子河”:如果他們不封我的文章 應該不會有謠言 2012年08月20日 來源:中國青年報

周克華到底死沒死?這在中文互聯網上又成了一個問題,有人指名道姓地指出,被擊斃的不是周克華而是湖南便衣警察陳子河。8月19日,重慶公安通過微博闢謠,“悍匪周克華已被擊斃毫無疑問”。而被烏龍的事件主角,網友“陳子河”則表示,“如果他們不封我的文章,應該不會有此謠言。”“陳子河”成了周克華,“陳子河”當然不是周克華,他是最早一批質疑被擊斃者不是周克華的網民。

8月16日中午,網友“陳子河”分別在博客中國和博聯社發表文章,標題為《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便衣警察》。文章彙總轉載了一些認為周克華沒有死的網絡質疑  認為周克華的穿着與警方便衣相似,一代身份證有作假嫌疑,而現場展示的證據有一張重慶到長沙的火車票,說明被擊斃的可能是一名長沙的便衣警察。此外,文章還貼出了一些周克華標準照與被擊斃現場照的對比分析,認為被擊斃者的體貌特徵與周克華不符。

不過,這兩篇質疑文章現在都已經被網站刪去。由於重慶市公安局沒有公布擊斃時的監控錄像及DNA檢測報告,擊斃者是不是周克華確實成了部分網民的疑問,“陳子河”的彙總文章也被頻繁轉載引用。然而到8月17日,網上出現了新的傳言  “被擊斃的‘周克華’其實是便衣警察陳子河”。彼時,試圖理清錯誤出現的最早源頭已經很難,有人推測,這是轉載的過程中文章題目與作者沒有清晰間隔導致的烏龍。

用檢索引擎檢索“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便衣警察”不難發現,博聯社的文章引用格式多為“重慶被擊斃的是長沙便衣警察_陳子河_博聯社”,而也有網站用類似於“重慶被擊斃的是長沙便衣警察/陳子河”這樣作者與題目分隔不明顯的標題格式。8月18日,“陳子河”這個名字進一步得到了傳播。當天,作家張宏傑用微博發布了一條重慶因為防火而封山,居民需要身份證才能進出的新聞。

雖然重慶每年8月左右都會防火封山,但封山這樣的關鍵詞在周克華被擊斃後還是迅速引發了關注,截至8月19日晚,該條微博已有上萬次被轉發。而“8月14日被擊斃的不是周克華,是陳子河”的消息也在轉發的過程中不斷出現。有網友甚至說,“人民網上傳擊斃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湖南長沙的一個便衣警察名叫陳子河……” 這是指人民網評論頻道8月18凌晨轉載的,署名“屏山石”的評論文章

  《面對質疑,重慶警方的淡定急死人》。但這篇指向重慶警方面對謠言不作為的評論,明確點出了“死去的‘周克華’其實是湖南長沙的便衣警察陳子河”這條謠言是轉載“陳子河”這篇文章所引發的誤會。教育部前新聞發言人、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在8月19日早上7點也轉發了網友對周克華和“陳子河”身份的質疑,並評論道,“公安部該說話了。”

王旭明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我看到流言的時間已經很晚了,看到後也很着急。我轉發的意思是,請公安部門趕緊站出來說話,止住流言的最好辦法就是拿出事實、表明態度,一定要讓真相跑在流言的前面,而不要讓流言傳遍天下、上了跑道。” 而“陳子河”的烏龍更是早就被很多網友發現。在官方闢謠之前約2個小時,微博網友“冷冷的北風”就指出,“周克華”變成“陳子河”是“陳子河”的博聯社文章被轉發時的格式讓人混淆所致。

博聯社總裁馬曉霖還轉發了這條微博。在重慶警方闢謠後,也有人覺得力度還不夠。學者章立凡轉發了官方的闢謠微博,並評論,“對這樣一個在逃重犯的結局,說話要有證據,須公布屍檢報告、屍體圖片、DNA檢測報告等相關證據,以釋群疑。” 中國青年報記者聯繫到了“陳子河”,他謝絕了採訪,只是表示轉載的這篇文章用詞嚴謹、專業讓人信服,並且“如果他們不封我的文章,應該不會有此謠言”。

“總體上看,警方闢謠較慢,易導致流言快速瀰漫。微博時代,危機發布宜遵循1小時黃金原則,在1個小時內迅速發布闢謠信息,否則闢謠難抵傳謠。”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張志安對記者說,“簡短回復未必能澄清質疑,民眾疑惑永不可笑,政府應謙卑應對,詳細的數據若公布則更具說明力。”
本報北京8月19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