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朝鮮

平壤官方駁斥中國公司投資朝鮮被騙的指責

近日,朝鮮中央通訊社罕見地點名指責了中國企業  遼寧西洋集團,這家公司此前因一場出了麻煩的合資交易而對朝方感到不滿。8月2日,西洋集團通過其微博和博客稱,該公司從2007年到2011年,總計投入2.4億元人民幣,在朝鮮建成了一個現代採礦廠,包括年產50萬噸鐵精粉的選礦廠以及相關的配套設施,但投產後朝方卻提出各種借口撕毀了合同。沒想到,過去與他們稱兄道弟的朝鮮兄弟,如今卻反咬了這家中國企業一口。

廣告

朝中社9月5號援引朝鮮對外經濟協作委員會發言人的話,駁斥了上述中國公司“投資朝鮮被騙”的指責,稱遼寧西洋集團應對其和朝鮮公司的合同毀約負主要責任。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在朝鮮方面十分渴望中國企業投資的情況下,平壤官方仍然對中國進行如此公開的批評是極不尋常的。對朝鮮這個窮國而言,中國是其唯一的主要盟友和經濟生命線,一直以來,朝方接受大量的中國糧食和燃料援助,緩解朝鮮疲弱不堪之經濟與民生。

博客中國上作者邱林的文章說,不久之前,朝鮮二號人物張成澤到中國訪問時帶有兩項任務:一是借錢,二是招商,但儘管如此,朝鮮卻並沒有放過對遼寧西洋集團的指責。對此,中國一家企業領導人在其微博中表示,中國不應鼓勵國內公司到與世隔絕的朝鮮去投資,因為該國仍然缺乏保護外國投資者的條件。這次遼寧西洋集團被朝鮮合作夥伴“騙了”,反而還受到朝方的指責,對今後到朝鮮投資的中國企業,將是一個明確的警示。

今天,中國不但是朝鮮最大的商品來源國,也是最大的民間投資來源。不過,中國企業在朝鮮遭遇的花樣翻新的陷阱,早已令他們對朝方招商引資的橄欖枝望而卻步。有資料顯示,2007年,中國萬向集團與朝鮮採掘工業省合資組建的惠中礦業合營公司,共同開發朝鮮最大的銅礦  惠山青年銅礦,但是,由於各種原因造成停產。2009年,該銅礦終於恢復生產,但讓萬向集團沒有想到的是,朝鮮方面卻突然收回了礦山的全部所有權,並拒絕支付給萬向集團任何賠償。

由此可見,對於那些與朝鮮有過往來的中國企業來說,朝鮮的所謂“投資機會”,更多時候只是投資陷阱而已。因為朝鮮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在諸多的風險分析中,除了政治風險外,道德風險往往不會被拿出來說事,在法律失效的狀態下,這一項實在沒什麼說的必要。不過,一些人對朝鮮新領導人上台執政抱有很大希望,認為該國將推行新的經濟政策,國內也有媒體在頻頻宣傳朝鮮要學習中國改革開放,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朝鮮的對外開放與規範投資環境並非一日之功。

文章最後強調說,對中國企業來說,在投資前必須對朝鮮的政策和法律有全面詳細的了解,同時意識到朝鮮的管理結構和中國有非常大的不同,謹慎做好風險控制。對於超常的利益回報的誘惑,要保持清醒的判斷。

:朝中社駁斥中國公司“投資朝鮮被騙”指責 2012年9月6日 環球網 原標題:中企稱在朝投資是噩夢 朝駁中企“投資被騙”指責

博客中國網友川人的點評:“環球”不簡單,彎來拐去,還是借他人之口,幫朝鮮把責任繞到了雞飛蛋打、血本無歸的中國企業頭上。能如此“大義滅親”者。堪稱“國際共產主義”之典範也!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朝鮮中央通訊社5日發表朝鮮對外經濟投資協作委員會發言人的談話,駁斥中國公司“投資朝鮮被騙”的指責,稱中國遼寧省西洋集團應對其和朝鮮公司的合同毀約負主要責任。今年8月,西洋集團在網絡上發文稱,該公司投資朝鮮2.4億元人民幣“被套”,遭朝鮮單方面毀約,引發關注。該集團高管5日還稱,中國政府鼓勵中國公司到朝鮮投資是錯誤的,“因為朝鮮嚴重缺乏保護外國投資者的條件”。

韓聯社5日就此評論稱,朝鮮就中朝經濟合作過程中發生的問題以及國外媒體的報道內容逐條進行駁斥“非常罕見”,其主要意圖是防止該事件引發外界憂慮。8月2日,一則題為“西洋集團在朝鮮投資的噩夢”的文章開始在網絡上傳開。文中稱,西洋集團從2007年開始到2011年9月4年多時間,總計投入人民幣2.4億元,在朝鮮建成現代採礦場,年生產50萬噸鐵精粉選礦廠,2011年4月開工。

“朝方為了拉西洋集團去朝鮮投資,採用欺騙加許願的手段。”文章稱,經過3個多月中方手把手的培訓,朝鮮工人掌握了鐵精粉生產技術,生產出3萬多噸鐵精粉。但2011年9月,朝方突然提出與合同完全相違背的16個問題,包括中朝兩國工人同工同酬、繳納土地租賃費、工業用水使用費和資源稅、禁止排放污水、廢水等。遭西洋集團拒絕後,2012年2月,朝方單方面終止合同,並驅逐西洋集團中方人員。

該文章引發廣泛關注。韓國《東亞日報》當時曾發表社論稱,西洋集團的遭遇是正常國家的商業交易中難以想象的,“中國等同於朝鮮的救命恩人,連中國企業也敲詐的朝鮮肯定會不把與其他外國企業簽訂的合同當回事”。但也有人質疑,西洋集團投資朝鮮的計畫過於急功近利,因為據其董事長周福仁稱,在其看來,投資朝鮮該鐵礦項目,每年利潤可達15億人民幣。

一個月後,朝鮮開始反擊。朝中社5日的文章稱,在有關朝中兩個經濟區開發合作聯合指導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前後,一些媒體紛紛轉載西洋集團的有關文章,並摻雜反朝敵對勢力惡毒誹謗朝鮮制度和政策的資料,隨心所欲加以分析和炒作。縱觀朝鮮嶺峰聯合公司和西洋集團簽訂和履行合同及有關糾紛過程,西洋集團並不是對毀約沒有責任,從法律上分析履行合同義務的情況看,西洋集團反而負有更致命的責任。

自合同生效後近4年來,西洋集團以實物兌現自己的出資義務只有50%左右。因此,合同雙方就一期投資完畢時間表和開工問題重新進行協商,但未達成協議。至於西洋集團所稱的朝鮮違背合同的16個問題,該發言人稱,雙方在合同中明確規定,“根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合營法”簽訂合同,因此從法律上來看,與之相應地履行合同是理所當然的義務。

就銷售樣品貨款的處理問題,西洋集團無視有關財政管理規定,執意提議單方面的處理方案,以圖在中國境內解決自己的債務。文章最後稱,朝鮮在先軍威力確保國家安全的條件下,一如既往地按照時代發展的要求和國際投資關係發展的規律,不斷改善環境以進一步擴大和發展國際投資關係,保障願意在互相尊重、平等互利、遵紀守法的原則上發展國際投資關係的所有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5日,西洋集團副總經理吳希勝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稱,中國政府鼓勵投資朝鮮的政策是“錯誤的”,“這不只是我們公司的遭遇,朝鮮說歡迎外資,實際上沒有保護外資的法律和社會基礎”。《環球時報》記者在投資朝鮮的中國商人中有一些朋友,對朝鮮投資環境有一定了解。在相當一段時間裡,朝鮮的投資環境都不盡如人意,但現在,這一切都在發生較大的改變。

對一家企業在朝鮮投資失敗發出的抱怨,朝鮮政府能給予回應,是不多見的。這也從一個側面表明,朝鮮現在非常在意本國投資環境的形象,開始重視中國民間資本對朝鮮的投資。對中國企業來說,投資前必須對朝鮮的政策和法律有全面詳細的了解,同時意識到朝鮮的管理結構和中國有非常大的不同,謹慎做好風險控制。對於超常的利益回報的誘惑,要保持清醒的判斷。

西方媒體對這場罕見的爭吵顯然很感興趣。韓國CBS網站5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西洋集團投資朝鮮難以為繼的根本原因是,朝鮮規定合作開發資源朝方必須佔49%以上的股份,但嶺峰聯合公司違背朝鮮中央政府的規定,以25%對75%簽訂了合同。路透社5日評論稱,對於中國企業指責在朝鮮投資是“一場噩夢”,朝方作出了強烈反擊。

這表明該國在引入外資的過程中愈發強調自身的經濟權益和政治獨立,即使是中國這樣對朝鮮有着極其特殊意義的國家,也不能免於這一原則。《華爾街日報》稱,除了地緣政治和安全上的利益,朝鮮也極其看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但是這並不能掩蓋兩國在合作時所存在的各種矛盾。對朝鮮而言,中國企業看起來似乎希望控制更多,而中國資本則認為朝鮮的政治環境“缺乏安全感”。

【環球時報駐朝鮮特派記者 周之然 程維丹 環球時報記者 程剛 韓相烈 盧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