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解放軍304醫院泌尿科捲入一起器官買賣醜聞

位於北京的解放軍304醫院
位於北京的解放軍304醫院 DR

一宗中國迄今為止被公開起訴的最大規模的非法買賣人體器官案件被媒體披露。據9月10日出版的《財經》雜誌,這起案件涉及51顆活體腎臟,涉案金額超過1000萬元,被起訴的16名被告包括組織者、中介、掮客和醫護人員。知名的軍方醫院北京解放軍304醫院泌尿科也牽涉其中。

廣告

在該院泌尿科主任葉林陽的協助下,這家有正規器官移植手術資質的部隊三甲軍醫院,將“黑市”器官“洗白”。

30多歲的鄭偉是這個團隊的組織者。2012年2月底,因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鄭偉及他的15名手下被海淀區檢察院提起公訴。因被告人患病就醫等原因,此案延期至今,尚未開庭。

三年前,鄭偉結識北京解放軍304醫院泌尿科主任葉林陽,他聲稱自己有辦法買到全國各地死刑犯的腎臟。其實,當時鄭偉並沒有把握能找到死刑犯的腎臟。

葉林陽對腎臟來源並不關心,他只是對鄭說,“你注意點,千萬不要給醫院找麻煩。”二人隨後達成合作默契,葉林陽對外將鄭偉介紹為醫院工作人員。得到葉林陽的承諾後,鄭偉開始自己組織人馬摘取活人腎臟,冒充死刑犯腎臟。

根據《財經》雜誌記者徐凱獲得的卷宗,海淀檢方的統計表明,從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間,在鄭偉的組織下,他僱傭的醫生周鵬、趙健等人在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火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共手術摘取了20餘顆活體腎臟運往北京出售給尿毒症患者。

他在徐州還租了房子,作為供體術前住所和術後療養場所。

2010年6月,一場交通事故導致三顆腎臟無法使用,此後,鄭偉在北京海淀區頤和山莊玉華園設置了新的基地。

他花費50餘萬元,陸續購買了摘腎手術所需的所有醫療器械,包括病床、手術燈、手術刀等,建立起一個沒有搶救設備的專做摘腎手術的“黑醫院”,並聘請徐州醫生前往北京執刀。

通過互聯網及同行轉手,鄭偉在全國大規模“招募”腎源。

這些賣腎者,多數是涉世不深、經濟困難的青年。鄭偉僅支付給他們每人約3萬元,他的成本還有這些人的來回火車票和在京食宿、摘取等費用。而官方破獲的眾多案件顯示,許多賣腎者賣腎後遭遇了身體健康的滑坡,也有部分人從賣腎者轉變成為腎源中介。

從鄭偉的地下賣腎網絡買腎的尿毒症患者要支付的價錢,最低是21萬元。多餘部分,歸他的“銷售人員”提成。

通過QQ群,鄭偉和全國各地的同行,尤其是那些養供體的中介們保持聯繫。一個全國性的腎源中介網絡已經成熟,共享資源,互相配合,甚至能相互“紮貨”。

鄭偉將腎源中介分一類、二類和三類。一類能獨立組織腎臟移植手術,二類是專門養供體管理供體的,三類是幫助二類找供體、受體跑跑腿兒。

此案還涉及一家山東法院出賣死刑犯腎髒的黑幕。、

2010年,鄭偉在中間人趙某的介紹下,結識了山東省一家地方法院工作人員劉軍。

在預先配型之後,鄭偉在死刑執行當天,被劉軍帶至刑場,等待犯人被注射執行死刑。在這裡等待的,不止鄭偉一人。死刑犯的器官除了腎臟,還有肝臟、角膜等都會被取出來。與之對應的掮客,同鄭偉一併等着。

除了知道他是法院工作人員以外,一無所知。依據“行規”,他不能問劉軍任何問題。“沒有任何手續,連被處決犯人的個人情況都不能問。問了,劉軍就不會再打電話過來。”

通過這一渠道,鄭偉先後買到了四具死刑犯屍體上的8顆腎臟,共支付給對方73萬元,平均每顆腎臟9萬餘元。

此案案卷中未披露劉軍的具體職務以及此人是否受到司法追訴。

按中國的《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活體器官捐獻限於近親屬,即配偶、直系血親或者三代以內旁系血親,或者存在因幫扶等形成親情關係的人。死者的器官,需要本人生前或者家屬的書面捐獻證明,這一規定也涵蓋了死刑犯。

但鄭偉的團隊偽造了全部的文件,“葉林陽從來不會核對這些”。這些虛假的文件也從未成為完成器官移植的障礙。

在中國,每年有150萬人急需器官移植,而每年記錄在案的手術僅為1萬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