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中美:釣魚島—中日都在演戲 日本先聲奪人

音頻 11:37
中國海軍艘軍艦9月14日在釣魚島附近游弋。
中國海軍艘軍艦9月14日在釣魚島附近游弋。 路透社

日本政府終於下決心把中日台爭奪的釣魚島國有化。此舉自然引發中方強烈反彈。中國在9月14日派出六艘大型海監船,以“前所未有”的規模開進釣魚島海域示威。那麼,釣魚島之爭最後會導致出現何種後果?日本橫濱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楊中美則以為,這場大戲,雙方在演,日本目前先聲奪人,佔了主動。但雙方目前都在努力維持一種可控的狀態,不過誰也不能保證十年之內不會出事。

廣告

法廣:最近日本購買釣魚島,日本採取的這個動作大不大?為什麼日本政府這次要下決心把這個島買下來?

楊中美:我覺得這個既有外部的環境問題,也有日本內部的政治決策者身邊的問題。關於外部環境問題,主要的就是中國對海洋領土的糾紛表現出比以往比較激進的姿態。比如中國以前的海洋政策,對有爭議的區域基本上按照鄧小平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來做。但是,從2007年開始,中國在與各國爭執南海島嶼以及尖閣群島爭執的過程中,打出來一個口號,就是在八字原則前面加了一個“主權在我”。先講主權在我,然後才是擱置爭議,各自開發。這是一個重大的性質變化,就是說把主權定下了這是我的。你不聽我的話,那就是我的;如果聽我的話,可以按照我的條件共同開發。真是有點咄咄逼人的氣勢。這個原則一更改,實際上中國採取了一種前進的政策,要把這些島嶼逐漸收回,讓它們屬於中國。一句話,從外部環境來講,中國隨着它的國力增長,對外政策顯示出強硬的一面。

再來看看內部環境的問題。在日本國內,由於政局比較動蕩,沒有一個有力的政黨或領袖長期主導政權。二十來年,換了二十來個總理,就像走馬燈一樣。今年又好像到了換屆和大選的季節。許多政治上有抱負或者說有政治野心的人,比方說東京都知事石原,他就很可能想通過大選,成為一個領袖,成為未來的首相。那麼,他必須炒作一個話題。炒作中國的話題比較容易,一個是因為中國比較強大。另一個中國在經濟上超過了日本,日本人感到一種畏懼。還有就是中國現在的政策表現的有點咄咄逼人。加之有關尖閣群島的爭執越來越激烈,如果炒作這樣一個話題,那就比較容易贏得輿論的同情和國民的讚賞。那麼在四月份,石原就選擇了這樣一個話題,選擇在美國正好重返太平洋戰略的這樣一個外部客觀環境對日本比較有利的環境,打出這個買島招牌。這樣一來來,就是要把擱置爭議,維持現狀這個以往的原則打破,逼使日本的政府也要動。而日本現在是民主黨政府執政,實際上一些年輕的民主黨領袖也是鷹派人物。包括野田,也都是一些有國際視野的鷹派人物。他們認為現在中國得表現咄咄逼人,日本必須趁早規畫,把這個島變為日本的領土。結果,石原購島的事件一出現,日本政府是半推半就,半被動半主動的,也向這個方向發展。一個原因是從政治層面講,野田不能把買島這件事留給在野黨的石原,因為他本身就有這個政治抱負。但是作為一個政府的首相和政黨的領袖,他又要維持中日關係的穩定。所以他採取了購島這個策略,我覺得還算是一個比較穩健的政策。就是說與其讓東京都買,不如我政府買,性質實際上沒有發生變化。但他可以控制形勢,把島上的現狀維持住,並沒有破壞日中共同維持現狀這樣一個協議。

法廣:但是好像在中方看來,情況似乎並非如此。我不知道是輿論,還是在造這個輿論。中國的一般的民眾,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出的言論來看,似乎給人的感覺是這件事很嚴重。就是說,購島這個行動一發生,事情就好像坐實了,主權就歸日本所有了?

楊中美:我覺得這好像只是一種現象,還是一種宣傳的姿態和一種法律層面的強調。現在我們知道,中國和日本在政治上還是停留在法律和外交的層面上。就是說你發表聲明,公布領海基線,你購島等等,都是法律層面的問題。為什麼這樣講呢 ?因為從一個日本國民的東西,變成一個東京都的東西,或者變成國家的東西,那個屬性沒有改變。不 過是從右手到了左手的變化。沒有什麼大的區別,性質上沒有改變。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和日本的一個國民發生爭執,和東京都發生爭執,和日本國發生爭執,性質上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現在中國政府的抗議和日本政府的做法都還是停留在法律層面上,想維持現狀的,並沒有走到更危險的地步。但是,如果再走下去的話,如果控制不住局勢的話,那麼就會向軍事層面的方向發展。這個苗子已經存在了。比方說日本已經強調,根據日美同盟美國可以保護劍閣島。他們的首相跟防衛大臣都已經講,如果發生問題的時候,他可以出動自衛隊,保護釣魚島。還有一個就是他在八月份的軍事演習當中已經明確地把奪島這個演習放了進去,這是針對釣魚島,萬一被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以後,那日本就要把它搶奪回來。所以說, 日本方面已經在做軍事層面作鬥爭的準備,但中國還是停留在外交和法律層面上。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 日本比中國走的多了一點,快了一點,激進了一點。而中國是被動的,跟上去的。但雙方還是停留在法律層面上。我覺得形勢還是可控的。並沒有像外界所想象的那麼險惡。

法廣:好像還是讓人覺得有點險惡,比如中國派出大批海監船。還是您會認為這不過是在走老路,做做樣子,你還是要來的,你來了,他就把你趕走?是不是?

楊中美:這沒有什麼稀奇。你進去還是被人家趕出來,還是停留在法律層面上的一個鬥爭。性質上還是一個可控的狀態。雙方都要向外界表明,“主權屬於我”。中國也不想在本國人民面前,在國際上把臉面輸掉。日本當然也要繼續維持這樣一個可控的局面。就是這樣一個大戲,雙方在演。

法廣:您剛才講日本已經做好了軍事鬥爭的可能性,提前走了一步,那麼,有沒有擦槍走火的可能性?

楊中美:我覺得日本是先聲奪人。因為日本感覺到中國在對待菲律賓和越南時候,在南海島嶼爭執當中,表現出一個武力的傾向。比方說黃岩島事件,儘管中國出動的是海監船,但中國的力量那麼強大,菲律賓那麼弱小,一個海監船就把菲律賓的軍艦給鎮住了。並不是人家的軍艦不能打你的海監船,而是人家怕你背後的海軍的力量。所以說,如果菲律賓開了第一槍的話,他就知道,逃不了被打的命運。所以菲律賓的船上並不是掛着國旗,而是掛着白旗來跟你對抗的。這種情況就顯示中國是以強大的實力做後台,用強大的力量來威逼的。菲律賓在這件事上,實際上是被中國計算了,就是被中國的實力給封住了。那麼日本看到了這樣一種局面,他必須要有一個更好的對應。要想得更多一點。我認為日方是這樣想的。

法廣:那您的結論就是這次的釣魚島之爭,日方採取的姿態,與中國傳統政策變得激進以後,變得咄咄逼人以後有很重大和直接的關係?

楊中美:中國在海洋政策上採取了一種前進的政策,節節的爭取的政策。就是把靜態的東西變成動態的,把以前的守成的東西變成進取的,因此把一個經典的八字原則變成十二字原則。這是一個大的原則變動。

法廣:根據你的判斷,日中雙方還基本上停留在法律的、外交的層面,儘管日本更主動。但雙方還都採取了可控的地下交易。但是,根據你的判斷,日中關係會不會走向更危險的地步?

楊中美:我覺得不會。中國也沒有做好這個準備,中國在十八大之前根本也不想挑起這個事件,日本在換屆的時候也沒有這個心力準備。 但是中國和日本的長期對抗和摩擦,那是肯定存在的。尤其在今後十年以內,那種擦槍走火的事件是不是會發生,是很難保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