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微博被封未嘗不是好事 堅持中道理性之路

DR

9月11日,有微博用戶發現大陸著名媒體人笑蜀在新浪微博上的賬戶被註銷,隨後,又陸續發現投資人王功權的帳號被註銷、軍事專家趙楚等人的微博被禁言。相關當事人各自通過間接渠道,證實自己已被噤聲。這一波突如其來的管控措施,顯示出輿論環境的繼續惡化。在被封禁之前,笑蜀擁有約41萬名關注者,積極針對公共事件發聲,在輿論界具有較大影響。噤聲事件發生後,多位媒體人和學者都對此表達了不滿和抗議。針對此次封殺事件,本台對笑蜀先生進行了書面採訪:

廣告

法廣:關於此次微博封殺事件,您作為當事人,可否簡要介紹一下情況?未來一段時間準備採取什麼對策?

笑蜀:此次封殺來勢兇猛,四大門戶網站同一天出手,註銷本人所有帳號,無預警,無解釋,無迴旋空間。這在微博歷史上少見。

但我自己倒並不震驚。從2000年初以非常手段查禁我編著的《歷史的先聲》和《劉文彩真相》,到2005年初以非常手段將我逐出北京,到2011年初以非常手段將我逐出《南方周末》,我一生中經歷太多打壓,對打壓已經習慣。當局此次以非常手段註銷我的全部微博帳號,對我來說真的不算大事,我的心態幾乎可用波瀾不驚來形容。

微博不是生活的全部,被封殺之後,正好可以多看看書,多寫寫文章,多做做調研,把原來被微博耽誤的時間搶回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未來一段時間我希望能夠對中國的社會運動尤其是組織化抗爭更有深入的研究,因為我認為這是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或者說是中國必須跨過去的一個坎。這方面的研究風險很高,但不能因為有風險就無人涉及。我願意做這方面的一個探險者。

法廣:在十八大來臨之前,執政者進行“輿論維穩”也不難想象,但為什麼是在這一時刻?而且用這種手法?

笑蜀:註銷原因是否跟十八大相關,我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因為肯定否定都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但顯然跟當局對我的兩個判斷有關,第一是他們認為我提出了組織化維權一整套系統的理論和主張,而且可操作性強,傳播廣,影響大。第二是他們不怕罵,不怕極端的喧囂。極端的喧囂正中他們的下懷,容易為他們所趁。他們真怕的,是客觀、獨立而平和的中道理性。

法廣:關於您提倡的中道理性,輿論界也一直不乏爭議。這次微博被封,讓很多人對決策者失望和憤慨。您又如何看待這種持續打壓之下,仍然堅持溫和改良的合理性?

 

笑蜀:首先要糾正你的一個說法,我主張的中道理性不屬於改良範疇,通常意義的改良,是體制內的自上而下的。而我主張的中道理性,向來是以社會的力量去倒逼體制的變革。對體制不能抱幻想,因為這個藏污納垢的體制不值得對它有任何指望。關鍵是社會自身的成長,社會成長得越快,社會力量越強大,就越是大勢所趨,越容易導致體制的分化,形成體制內外的合力,共同推動轉型。這樣的一種轉型之路,不是用傳統的改良或者革命的二元論所能夠概括的。

這即是說,我主張的中道理性,是堅決推動轉型、堅決推動變革,但它所推動的是最大限度的和平演變,即最小成本尤其最小生命成本的改變。 它不是祈求統治者良心發現,不是坐等自上而下的恩賜。如果說它比較溫和,那是抗爭基礎上的溫和,即溫和抗爭。如果說它比較漸進,那是抗爭基礎上的漸進,即漸進抗爭。抗爭是它的第一要義,抽掉了這個要義來抨擊我主張的中道理性,沒有起碼的討論誠意,不值一駁。

抗爭之所以應該溫和,之所以應該漸進,是因為我主張的抗爭是最大多數普通人的抗爭。最大多數普通人的抗爭當然要考慮抗爭風險,當然要考慮罈罈罐罐。在政府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鎮壓力量的前提下否認有限抗爭的必要性,以旁觀者身份而非當事人身份動輒鼓吹破罐破摔無限抗爭,甚至動輒鼓吹決戰,那就是極端,就是拿別人當炮灰,違反了起碼的人道主義。

我從來認為,沒有最大多數普通人的崛起,就沒有真正的改變。但最大多數普通人的崛起不可能一夜之間,需要一個自我學習、自我訓練、自我成長的過程,而這過程註定了只能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當然我也並不否定激進的價值,適度激進既不可免,也有其歷史必然,特定情況下也可以是正能量。但不能極端,不能以極端反對極端。以極端反對極端,中國就永遠無法走出惡性循環。中國必須改變,但那必須是徹底告別惡性循環的改變。百年惡性循環我們已經受夠了,不應該還在死胡同里徘徊。

中道難,難於上青天。但越難,越是社會所緊缺的,越應該有人去堅持。當下中國不缺極端和暴戾,太需要用中道去制約、去平衡。所以,無論有多少爭議多少打壓,這個立場我不會改變。而且我並不孤獨,從這次封殺我和王功權、趙楚的微博所激起的輿論反彈來看,民間的中道理性同行者蔚為壯觀,這讓我倍感欣慰。在這裡,我必須借貴台一角,向所有聲援我的朋友致以誠摯的謝意,無論他們屬於通常所說的右派還是左派。

-------------
後記:

笑蜀本名陳敏,原《南方周末》評論員,曾任《中國改革》雜誌執行主編,曾主編《歷史的先聲  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並著有《劉文彩真相》,《背上十字架的科學  蘇聯遺傳學劫難紀實》。2011年3月,南方報業集團在壓力之下,以“放學術假”名義將笑蜀驅離崗位,被認為是繼長平事件之後,當局整肅輿論的重手。此次微博噤聲,亦被看作是持續打壓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