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立軍案看中國的所謂“異地審判”的做法

音頻 06:12

前重慶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本月18日將在四川成都中級法院審理。四川成都檢察院向成都中級法院提交的起訴書表示,王立軍被控犯有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受賄罪。王立軍是前重慶官員,為什麼要在成都受審?聯想到前不久剛剛進行的對谷開來等人的審判,所謂異地審判的做法越來越受到關注,也引發許多爭議。

廣告

中國國內司法界有觀點認為,近年來,為了有效排除、預防審判干擾,最高法院明確要求各地法院根據個案具體情況,採取異地審理的做法。省部級高官腐敗跨省異地審理,廳局級幹部腐敗案件省內異地審理,已是相對固定的司法慣例。這些年來審理的異地管轄案件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異地審理最大程度防止了地方權力妨礙審判的獨立性和公正性,有效排除了案件查處中的各種干擾和阻力,也有效消除了一部分社會公眾對審判工作的擔憂和誤解,是目前應對官員腐敗很有效的司法模式。

眾所周知,刑事管轄屬地原則是一項普遍的原則。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都奉行屬地管轄原則。在中國,異地審理也應該只是例外。不過,據報道,隨着近年來中共官員落馬的頻率和密度的加大,跨地區官員貪腐案件的增多,90%以上的高官腐敗案件開始由屬地管轄轉為異地審判。如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天津受審、廣東政協主席陳紹基在重慶受審、公安部長助理鄭少東在陝西西安受審等。實行異地審理,意在跳出受審人的“勢力範圍”,最大限度防止地方權力對審判獨立性和公正性的滲透,

雖然中國的刑事訴訟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上級法院可以指定下級法院將案件移送其他人民法院管轄,但有分析指出,異地審判有效避免地方保護和不當干擾的同時,在制定管轄的規定上仍帶有籠統性。一方面,給司法機關以無約束的自由裁量權,比如什麼樣的案件應該採取異地審理的方式,中共最高法還未形成具體的評判標準,且尚無規範的制度可供遵照;另一方面也容易因為條件不明、標準欠缺而疏於適用。此外,異地審判還涉及異地偵查、異地羈押等實際問題,需要公檢法三機關的協調配合,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可能影響異地審理實效的達成。還有的法律專家認為,目前中國國內的官員貪腐案件實行異地審理,只是慣例,並非強制性規定。

根據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的起訴書,被告人王立軍身為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明知薄谷開來有殺害尼爾.伍德的重大嫌疑,卻違背職責、徇私枉法,以使薄谷開來不受刑事追究,已構成徇私枉法罪;在履行公務期間,擅離崗位,叛逃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已構成叛逃罪;未經批准或者偽造批准手續,違法使用技術偵察措施,已構成濫用職權罪;利用職務之便收受巨額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已構成受賄罪。被告人王立軍的上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以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刑法室主任韓玉勝接受香港大公報採訪時表示,王立軍在成都中院受審,符合大案要案異地指定管轄的法律規定。他稱:“王立軍長期在重慶工作,特別是曾擁有公安局長的特殊職位,在重慶審理肯定不合適。因此指定四川省來管轄,符合法律的規定。”他說,重慶市是直轄市,和四川省應區別開來,因此王立軍案屬於異地管轄。而放在成都審理還有一個好處,即成都距離重慶較近,檢察院和法院調查、了解、核實證據時,都會比較方便。然而律師劉義祥按認為,刑事訴訟的地域管轄原則是行為發生地和結果發生地。王立軍有四個罪,依刑事訴訟的管轄原則,這四個罪的行為與結果所涉及地區的司法機關都對王立軍案有管轄權。王立軍叛逃的行為是自重慶至成都,結果就發生在成都。因此,毫無疑問,成都法院對本案當然有管轄權,根本無需什麼“異地管轄”理論來解釋。國際媒體認為,對王立軍的審判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決定,在對王立軍的審判尚未開始之前,可能對他的判決在高層就已經作出,在此背景下,當地審判與異地管轄並無什麼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