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

北大學生會致日本首相公開信被指充斥文革語言

北大學生會致日本首相公開信網頁。
北大學生會致日本首相公開信網頁。 網絡 截圖

近日,網絡上熱傳一封落款為“北京大學學生會和研究生會”,寫於9月15號的《致日本首相野田佳彥的一封公開信》。有網友表示,讀罷此信,頓時覺得冷汗嗖嗖直冒!並反問道,這就是那個代表着“民主、科學、文明和理性”的北京大學嗎?這就是那個曾被無數讀書人心嚮往之的知識聖地北大嗎?一五一十上作者祝振強的文章說,在這封“公開信”里,我們看不到作為一個學子和讀書人所應有的平和、善意,看不到深厚的學養以及書卷之氣,也看不到一個現代社會的文明人,對待別人、對待自己所應有的起碼的禮貌和尊重。

廣告

與此相反,在這封公開信里,無處不充斥着非禮與“挑釁”,甚至不乏激動而又氣急敗壞的漫罵。人們不禁懷疑是否時空倒錯,這個社會又重新回到了“文革”時期,那種對“美帝和蘇修”的口誅筆伐之中,例如“在此,全體北京大學學生可以明確地告訴您……”;以及什麼“醜陋行為”和“懸崖勒馬、迷途知返”;“政治人物所展現出的智慧與愚蠢”等等。而信中最為驚世駭俗的一句話則是;“我們從不怕流血與犧牲”。

對此,文章點評說,很難想象在一個正常的國度,一個一流大學的社團組織,不去鼓勵廣大學生人人擁有正常的心靈,以及正常的理性與判斷,讀書成長,知識報國,而是咬牙切齒地揚言什麼“時刻準備着去流血和犧牲”,這與那些極端分子和恐怖組織又有什麼區別呢?!一個時刻準備着“流血”的人,該有着怎樣扭曲、變態的靈魂?一個時刻準備着“犧牲”的人,又該有着怎樣非理性的衝動與人體炸彈般的破壞性!我相信,中國現在與未來的教育,都不是以培養這樣的時刻準備“流血”、“犧牲”的二桿子和小混混為己任的。

因此,有必要反思我們的教育,培養出的竟是這樣的一幫激進分子、好戰分子,或許這只不過是幾個學生會領導,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投機鑽營之舉,則北大的全體學子有必要要求這樣的學生會領導道歉,並罷免他們的領導職務。當今世界,崇尚文明、理性,所有的矛盾、問題,都可以通過對話、合作、協商、談判加以解決,國際組織、聯合國也有相應的法律和裁決機構。作為大學生、研究生,不是熱愛和平、熱愛人類,而是試圖以“流血”、“犧牲”的叫囂,威脅、影響國家外交以及國策制訂,繼而禍亂中國、禍害世界,把世界綁上對立與仇恨的戰車。這樣的北大學生會和研究生會,其目的、動機和頭腦其實已經不簡單。

網友川人轉載的這篇文章最後強調說,近一個時期以來,北大醜聞頻出,北大領導身先士卒,垂範引領,在全國民眾面前,鬧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笑話,這我們並不奇怪。我們奇怪的是,“北京大學學生會,北京大學研究生會”何以在中國社會面臨轉型、中國的發展道路面臨重大抉擇、歷史與現實均面臨著嚴峻考驗的關鍵當口,竟然以不惜“流血”、“犧牲”的面目跳將出來!試問,這到底是想把中國引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