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邦交四十周年 不惑之年?沮喪之年?

音頻 07:07

再過兩個星期,也就是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在這個原本應該隆重慶祝的紀年,本來就難以和“不惑”相聯繫的中日關係,因釣魚島爭端再起而驟然緊張,雙方早自去年就開始籌畫的紀念活動或停或懸,未知所終,而人們所能聽到看到的,是即將千帆齊發釣魚島的報道和劍拔弩張的反日風潮。法新社17日發自東京的報道說,再沒有比之更令人沮喪的40周年紀念了。

廣告

據日本的共同通訊社13日的報道﹐受釣魚島問題引發中日關係緊張升級,影響到的交流計畫包括,中國著名作家余秋雨九下旬出席在日本京都召開的紀念中日建交40週年活動,中華全國 青年聯合會拒絕接受日本授予的為日中友好作出傑出貢獻的“日本外務大臣獎”﹔日本國會議員訪華團原定本月下旬訪華計畫﹐他們是為出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 的中日建交40周年慶典訪華的﹐共同社報道稱慶典活動也可能被取消,此外,被宣布取消的還有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原定九月下旬在北京國家大劇院舉行的紀念中日建交40週年演唱 會。報導稱。相繼被取消的交流項目都是中方提出的。目前被取消的多半是紀念建交40周年的活動,尚未波及政治與經濟層面的交流。

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之際,中國互聯網上,在熱門關注釣魚島爭端發展的同時,也有眾多針對中日關係發展40年得失的討論,我們在此摘錄若干。

眾多的新浪微博留言中,大部分是對日本政府釣魚島國有化上影響兩國關係的批評,署名“紀念九•一八事變” 的網民說,今年本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但日本政府公然侵犯中國領土主權,嚴重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今天,中國多地將通過拉響防空警報等方式開展紀念活動。

署名“黃天笑”的網民說,今年,中日建交整四十年,孔子有句話,四十而不惑。說實在的,我不奢望你們能不惑,但若能不禍害,那我就已經感到很欣慰了。

署名“航小賀”的網民說:釣魚島問題害了中日邦交關係正常化40周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中日攜手有走過的40年真的正常嗎?國人激情抵日背後的究竟是什麼作祟?不是國人無知,不是國人偏激,是國人等待一聲道歉已經等了40年!

署名"左昕宇同學"的留言代表了更為強硬的觀點,說,有些同學說 主張開戰,有些不主張開戰,我只是說 領土問題沒有談判只有戰爭。為什麼在三十年前中日國家領導人會擱置爭議呢?我說 是因為當時在中日建交的大背景下,然而現在是日方先挑釁的,中國該亮劍了。

也有不少留言對中日建交40年,友好難言,仇恨再現的狀況表達憂慮和無奈,署名達陣烏龜的網友說,中日關係40年來最不祥的一年。親華的丹宇一郎被換下,西宮沒上任就病逝。中日建交40年的鬼月,事情真的多。

署名“春蔚”的網友說 :中日建交40年,中德建交40年,中英建交40年,中澳建交40年…這個不惑之年,惑之不解…

網民說,日本“購島”終於戳破了中日建交時模糊處理的擱置之爭議,點燃了國人內心的憤怒。但更有不少網民對歷史的處理存在質疑。

署名"石皮龕_秦奮"的網民說,有幾個人認真研究過釣魚島爭端的往世今生?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初,周恩來說過什麼樣的話,現在又有幾個人知道。

網民"聞道也不死"說,毛鄧時代跟日本簽的兩個重要文件72年的《中日聯合聲明》78年的《中日友好條約》,全都沒提到兩國有領土紛爭,更無一個字提到釣魚島。72年中日建交是跟日本交涉的最好時機,起碼也應在《聯合聲明》寫上一筆。但是聯合聲明不僅隻字沒提釣魚島,甚至連日本的戰爭賠償,毛澤東們也都一筆勾銷,全都放棄了.

網民"政治改革是無法迴避的改革"說,釣魚島從“無人荒島”、家族產業,演變成為日本右翼“籌款購島”,到出動政府“收歸國有”,雖是雙簧也是鬧劇,卻跟日本已故歷史學家井上清描繪的“尖閣列島歷史真相”毫無差別。

網上的討論中也有對中日關係更深的層次分析。署名“Vinc”的網友說,不是很熟悉近代史,只知道45年抗戰勝利,72年中日建交,短短27年間就可以將兩個相互仇恨的國家握手言和,並且共同發展東亞經濟,兩國間貿易往來也逐漸增多。猜想當年是不是每天播報中日和平往來,幕後輿論控制者的能力可想而知。現如今釣魚島事件就可以充當中日摩擦的爆發點。幕後的算盤到底是怎樣?

居住的美國時事評論員何清漣也在推特上留言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時,充斥人民日報的是“中日兩國一衣帶水,中日友好源遠流長”,日本遣唐使與李白“日本晁卿辭帝都”、鑒真大師都成中日友好的重要象徵,並要求中國人民不要糾結於歷史。現時中宣部糾結於歷史,從甲午直到八年抗戰,日本再成敵國。

署名“徐健鵬sam”的網友說,中日建交的時候,政府鼓勵民間活動,越火熱越好,南京大屠殺根本隻字不提,研究死傷三十萬?沒關係沒關係,咱倆關係好,過去就讓他過去,有幾個做慰安婦的也不用管!中日關係惡化的時候,在自己家摔相機砸汽車打自己小孩!這算什麼事情,沒有底線,沒有對與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歷史與尊嚴都可不要!

這就像一位網民所說的,“中日邦交40年之際,成了真正的四十而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