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治

官方披露王立軍案內情 薄熙來涉案呼之欲出

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案一審在成都中級法院開庭,2012年9月18日。
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案一審在成都中級法院開庭,2012年9月18日。 路透社援引CCTV

今天(09月19日)下午,新華社發布了6000字長文《在法律的天平上  王立軍案件庭審及案情始末》,官方的陳述展示了中共高層不為人所知一面。《紐約時報》昨天採訪了王立軍的律師王蘊采,她聲稱王立軍所以叛逃,是因為“其生命受到了威脅”,但她並未點名是受到了薄熙來家庭的威脅。

廣告

如果今天官方公布的版本的的種種細節屬實,如“2011年12月底,王立軍身邊4名工作人員被非法審查”,
“2月初,王立軍身邊另外3名工作人員又被“非法審查”,“2012年1月28日,王立軍向薄熙來反映谷開來在“11·15”案件中有殺人嫌疑,29日上午受到其怒斥,並被打了耳光”等。

那麼,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將有“徇私枉法”或“濫用職權”的重大嫌疑,薄直接導致了王立軍以出逃求自保,薄熙來或將受到司法追訴。

協助掩蓋到反戈一擊

與此前谷開來案庭審披露的細節相印證,今天的官方通稿再次從王的角度描述了谷開來謀殺海伍德的過程,介紹了王事前參與密謀、事後協助掩蓋的種種作為,並提供了該案兩大王牌證據之一,谷開來自述殺人過程的秘密錄音的來源。

去年11月13日晚,薄谷開來、張曉軍在重慶市南山麗景酒店將尼爾·伍德投毒殺害,當晚12時許,王立軍與薄谷開來通電話,得知其在酒店與尼爾·伍德見面、喝酒等情況。

第二天中午,薄谷開來在自己住處“市委三號樓”,向王立軍講述了投毒殺害尼爾·伍德的具體經過,王立軍做了秘密錄音。11月15日,尼爾·伍德被發現死亡後,王立軍指派與薄谷開來關係較近的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郭維國(已判刑)負責該案的辦理,並積極協助掩蓋該案的種種證據。

重慶當地知情人士稱,郭維國的長輩系薄谷家庭的警衛員出身,而郭和薄谷又是姻親,因此,郭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與薄家關係親近,地位特殊。

在因種種原因與薄家失和後,1月29日,王立軍安排重慶警方承辦人員重新調取證人證言,妥善保管尼爾·伍德心血等關鍵物證,重新整理谷開來涉嫌故意殺害尼爾·伍德的證據材料,後又將整理的卷宗交由李陽等人轉移、保管。

闖館事件後,王立軍被安全部帶至北京。他提供了海伍德案相關證據材料,還寫信給李陽要其向複查該案的公安人員交出心血等關鍵物證。

王立軍提供的兩大證據最終導致谷開來被定罪。官方描述沒有清晰地解釋,為何在參與密謀掩蓋,並基本成功將此事擺平後,王立軍卻又選擇了保留證據,並以此與其上司薄熙來博弈,最終雙方矛盾爆發。據官方描述,王立軍與薄谷開來關係密切,但並不意味着沒有矛盾。

官方稱, “11·15”案案發前,王立軍和薄谷開來就因為種種原因產生過矛盾。“11·15”案件發生後,薄谷開來擔心案情暴露、採取了毀證等一系列行動,王立軍對薄谷開來不斷折騰、知情面不斷擴大產生不滿。

外界有傳言稱,去年底,王立軍曾受到了北京中紀委的貪腐調查,王希望薄出面保護,但被其出於某種原因拒絕,雙方在博弈中失去理智,最終導致已經被成功掩蓋的案情爆發。
王立軍身邊人員被抓成為導火索

另一方面,從此次官方公布的信息來看,薄熙來方面採取的抓捕王立軍身邊人員的激烈動作,使王立軍深感自己安全受到威脅,導致了雙方最終的攤牌。這一戲劇性的細節在今年2月份海外博訊網就有所披露,未想最後終於獲得官方證實。

雙方第一次顯著的衝突是, 2011年12月底,王立軍身邊4名工作人員被“非法審查”。官方稱,此事說明“王立軍和薄谷開來的矛盾越來越大”,事實上,抓捕王立軍的司機、秘書和保鏢等人,不可能僅由沒有任何官方身份的谷開來一人決策,谷開來的丈夫薄熙來的角色已若隱若現。

雙方的衝突在今年1月28日完全爆發。

1月28日,王立軍向當時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反映了谷開來在“11·15”案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29日上午,王立軍受到薄怒斥,並被打了一耳光。

有當地的傳言稱,王被打耳光後,自稱“耳膜穿孔”住院。當時在場的郭維國在該案的訊問筆錄中稱:“打了王立軍,這個矛盾就公開化了”。

2月2日,王立軍的重慶市副市長工作分工被薄調整,不再兼任公安局局長,2月初,王立軍身邊另外3名工作人員又被“非法審查”。通稿稱,王立軍感到自身“處境危險”,遂產生叛逃的想法,此前的官方通稿也談及,王立軍叛逃“事出有因”。

本台此前得到的消息顯示,王立軍身邊工作人員被薄的秘密小組抓捕之後,至少有一人“非正常死亡”,此事在重慶警界流傳甚廣,但外界一直無法找到上述被非法抓捕的王立軍身邊工作人員。

王立軍進入美國成都領館後,請求美方提供庇護,並書寫了政治避難申請。

據此前《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王立軍前往美國領館前,還安排親信在自己深陷囹圄後,向英方發送谷開來殺人案的信息,當時外界對海伍德被殺案一無所知,王安排的這名親信,也曾向一名採訪過王立軍的中國記者(褚朝新)發送過該案信息,本台曾從他這裡證實了短信的存在。

《華爾街日報》分析,身為刑偵專家的王的這一安排,使自己不至在高層的斡旋交換中處於被消聲或被犧牲的處境。、
重大立功表現

官方披露了王立軍兩起受賄的案情,對此王立軍在庭上並未否認。

2009年4月,王立軍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期間,其一直系親屬(應為其女兒王某)調北京某部門工作,因為沒有房子,收受大連實德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明出資人民幣285萬餘元在北京購置的兩套住房。同年7月,王立軍接受徐明的請託,指令重慶辦案部門將已羈押的潘某、王某、張某予以釋放。

2008年9月、2009年11月,王立軍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局長期間,大連世源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於俊世(薄家親信)先後兩次為其支付在重慶租住的別墅租金共計20萬元。2009年10月,王立軍接受於俊世請託,指令重慶辦案部門將已羈押的楊某某予以釋放。

最值得關注的是,官方認定,王立軍在接受調查期間,揭發了他人重大違法犯罪線索,為有關案件的查辦發揮了重要作用,有“重大立功表現”,上述“他人”是否是薄熙來,仍有待該案的進一步發展。

官方通稿說,王立軍在法庭最後陳述時表示:“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我知罪、認罪、悔罪。”他又說,我要在這裡真誠地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作為公安部的樹立的刑偵英模,王立軍長期以來頗受普通網民追捧。他的的出走,掀開了中國權貴生活的陰暗一面。對於重慶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主要執行者,他的選擇,不僅僅是個人的選擇,直接引發了薄熙來的下台和極左“重慶模式”的崩盤。王立軍的選擇,讓許多重慶模式與薄熙來個人的崇拜者痛恨不已,但他本人就是重慶模式的一部分,無論其中的榮光或者背後的陰暗,他都難以被完全切割開來。

對那些不喜歡重慶模式的人,他則選擇改變了方向。資深媒體人王曉林就說,“某種程度,他救了中國,改寫了歷史的可能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