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於軾—在毛的國度捍衛市場經濟

音頻 05:56
中國經濟學家茂於軾。
中國經濟學家茂於軾。

法國《費加羅報》2012年9月17日發表一篇介紹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的文章:在毛的國度捍衛市場經濟的人。在今天的人物特寫節目中,我們就向大家介紹這篇文章的內容。

廣告

《費加羅報》駐京記者Arnaud de la Grange在文章中首先指出,30年來,這位近期獲得了美國米爾頓-弗里德曼自由獎的經濟學者一直面對那些毛時代遺產的守衛者,堅守自由經濟理念。他經常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但卻從不低頭。

這篇文章開篇就結合茅於軾曾是鐵道工程師的經歷,寫道:火車有時候會將我們帶往一個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五十年代,他在中國東北部當養路工的時候,茅於軾根本不會想到有一天他會穿梭於各種國際研討會,會在面貌一新的中國,成為一名與眾不同、受人尊敬的經濟學家。

文章寫道,2012年,茅於軾的確有很多理由露出微笑,不僅僅是因為他獲得了表彰自由的市場經濟主張的米爾頓-弗里德曼獎,也是因為薄熙來倒台對薄熙來所代表的中國新左派中那些毛派勢力的沉重打擊。但是,也正因為他不斷呼籲公開批判毛澤東,他變成了這些新版紅衛兵的矛頭所向。政府也對他的自由派主張多有不滿,2010年,他在準備登上飛機的那一刻,被阻止出行。當時正是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敏感時期。但是,2012年春天,中國總理溫家寶指出文革可能重演的危險時,表達的其實正是茅於軾多年來在沉默中吶喊的心意。

茅於軾刻意與薄熙來事件引發的政治地震保持距離。他向《費加羅報》記者表示,他所看到的不過是高層權力鬥爭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這是件好事。除此之外,他認為這正是一個告別危險的毛主義陰魂的大好時機。他說,他一直在說,必須明確地徹底批判毛澤東。他不明白為什麼沒有人敢這樣做,而現在正是時機。他呼籲公布文革、反右、大饑荒等時期的真相。他認為,這樣做了,大家才可以評判,因為那些相信毛的人並不知道事實真相。

《費加羅報》這篇文章介紹說,毛時代的錯誤,茅於軾有過痛至切膚的體驗。他1929年出生,在一個不同尋常的家庭長大。父母都曾在國外接受教育。茅於軾指出,全家人的潛意識都受此影響。孩子們很早就接受了西方思想。茅於軾的父親是從美國大學畢業的鐵道工程師,當年曾奔赴中國各地,鋪建鐵路。1937年的對日戰爭第一次將他們全家推進磨難。少年茅於軾經常吃不飽,身體不斷長高,衣服總是太小。1949年5月27日,共產黨軍隊開進上海時,年輕的茅於軾擠在人群中,觀看隊伍通過。20歲時,他滿懷希望地走進著名的交通大學學習。但他的希望很快就破滅了。

這位青年鐵道工程師隨後被發配到東北。但是,24歲的他已經很喜歡將觀點梳理成理論發表。1955年,他被調入北京鐵道研究院。兩年後,被打成右派。茅於軾表示,這是他生活中兩次最痛苦的時段之一,影響了他此後二十年的生活,人的權利完全不被承認。1959年年底,他又被發配到山東農村種地。在那裡他體驗了三年大饑荒。有兩千萬到四千萬人在那場饑荒中死去。他自己也險些送命。茅於軾說,當時,他已經全身浮腫,眼睛都難以掙開,只是靠撿螞蚱吃才活下來。但新的災難又隨文革而來。他的妻子被紅衛兵剃光頭髮,母親被剃成陰陽頭,以示她們是人民的敵人,可以在街頭被打。茅於軾自己也曾在挨打,直到滿背鮮血。

1976年,知識分子被平反,茅於軾從工程學轉向經濟,專心改革話題,樂此不疲。80年代中期,他調入中國社科院,幾年內就躋身最著名的經濟學家行列。1986年,他作為訪問學者赴美國,在哈佛大學授課一年。1993年,他組建天則經濟研究所。他還開展扶貧項目,創立富平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在山西實踐小額貸款,培訓進城的農家子弟。

《費加羅報》文章寫道,政府有時候也試圖拉攏他,曾經邀請他加入政協。但當時,他參與聯署了呼籲平反六四的公開信,政府也只好就此罷休。他也簽署了因為呼籲民主而給劉曉波招徠麻煩的《零八憲章》。新左派揚言要燒毀他的書著,出版商也因為出版他的著作受到壓力。但是,這篇文章在結束時指出,茅於軾以他的方式,以他的微薄之力,竭力給這個政權兇惡的守門人灌輸這樣一個概念:特立獨行並不意味着持不同政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