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中國政治改革是必然,不是選擇

音頻 14:26
特別節目
特別節目 RFI

2012年秋季的中共18大標誌着中國共產黨高層最近十年來最大規模的權力交接更替。雖然由於沒有公開的選舉,中國最高領導層的交接更替常年在不對外公開的狀況下秘密進行,帶着某種神秘色彩,也總是伴隨着民間的種種猜測與傳聞,但是,今年初原重慶市委書記、有望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薄熙來突然失勢,使得這一屆高層換屆進程驟然增添了諸多變數。權力交接之際的爭鬥已是不言自明,目前看來幾乎篤定成為取代胡錦濤的習近平是否能成為不少人翹首盼望的政治改革的有力推手?薄熙來事件對中國政治生活的影響是否會隨着薄谷開來案、王立軍案的審理,以及18大高層人事布局定盤而結束?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桑頓中心研究主任李成博士。

廣告

派系鬥爭嚴重並不意味着不會達成妥協

法廣:種種跡象顯示這次高層權力交接並不順利。有人認為,18大雖然可能召開在即,但內部仍然分歧嚴重。您是否這樣認為?最大的分歧會是什麼?是不同派系間權力與利益分配難題呢?還是更多地是在未來改革方向上的分歧?

李成:這些分歧都有。有關於人事的,尤其是關於常委、政治局委員的權力分配,各派系之間在很強烈的互動,討價還價……這本身並不奇怪,是很正常的。在政策方面,在意識形態方面,也有各種不同理解,比如說怎麼更有效地處理薄熙來問題。這個問題應該說有一定的難度。並不是說有人在為薄熙來說好話,而且,我認為,薄熙來事件發生後,中共領導層內部就達成了一致,認為應當把它(薄熙來事件)作為孤立的事件來處理,沒有人會為他說好話。但是,在怎麼處理的過程當中、中國社會又會怎樣反應……這些是有爭議的。

同時,在各個政策方面,包括中國在這次18大在多大程度上引進差額選舉機制?中國的法制建設,尤其是憲政建設是不是要在18大和18大以後有長足的進步?還有關於反腐敗 我們知道薄熙來事件與腐敗聯繫在一起,包括馬上會聽到的鐵道部部長的腐敗案件,如何使中共改變(有很多民眾批評腐敗猖獗),在這個問題上是不是能建立一個有效的機制?這都是討論議題。還有,黨內民主、經濟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要限制國有企業的發展,來促進民營企業的發展,對房地產和股票市場,怎樣引進市場的機制,但同時要保護弱勢群體,等等,所有這些問題上,都有可能存在分歧。分歧是難免的,是正常的,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認為他們不能夠達成妥協,最終他們是能夠達成妥協的。當然,派系鬥爭很重要,也是目前研究中國政治最重要的一個方面,但是,並不是說,這種派系鬥爭是你死我活的,實際上這些派系勢均力敵,大體上是大家利益所在,要維持這樣的派系,不管你是否喜歡,這種派系的平衡會維持下去。更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能夠作為執政黨繼續執政,這是中共領導人的共識。

當然,這種派系鬥爭是否會失去控制,現在評論還為時過早。但是,在最近的幾個月當中,或者說在最近半年內,中共領導人會團結在習近平和李克強周圍,使權力的轉移能夠順利進行。所以,這並是說沒有矛盾,沒有派系,而是他們有更高的共同利益使他們聯繫在一起。

政治改革是必然,而不是選擇

法廣:中國政治改革已經擱置多年,如今經濟增長也出現困難,很多人認為政治改革已經勢在必行。不少人也對習近平上台後啟動政治改革寄予希望?您認為啟動政治改革取決於哪些條件?

李成:首先,很遺憾,在一定程度上講,必須要有危機,因為有危機才能看到中國政治上存在的問題,如果沒有一定的危機,你會認為這是一種中國模式,也就沒有必要,沒有動機去改革。但實際上,溫總理和其他領導人經常講到中國就像一個人的兩條腿,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短的就是政治改革。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

但薄熙來事件的發生,以及中國經濟目前出現的問題 經濟上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講,是因為歐元危機影響了中國的出口,但在更大程度上講,這也反映出中國政治的瓶頸效應。而經濟增長速度減緩,也會更多地反映出政治上的一些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有危機並不是什麼壞事,而且,有危機也給新的領導人帶來新的機會,使他們能正確地處理這些問題,在更佳層次上來推進一整套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方面的改革。我們知道,腐敗、央企的壟斷、貧富差距……所有這些問題 包括中國要從勞動力密集型、出口為主的轉到有創新發展、由服務行業為主導的經濟,而這些方面離不開法制,離不開政治透明度,也最終離不開媒體的開放,從這個角度講,政治上的改革是必然的,並不是什麼選擇。

反日浪潮使中國歷史進程增添偶然性

法廣:那麼現在是否已經時機成熟呢?習近平是否會在18大後,和新領導班子一道,啟動政治改革呢?

李成:我們希望這樣,但是,我們不能肯定,因為有很多偶然的事件會改變歷史的進程。現在中國反日情緒十分高漲,而且,很多城市都出現大規模遊行,這種情況不會短時間消失,而且,還會有很多無法預測的事件發生。在這種情況下,歷史的進程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逐漸地,在中國領導人,尤其是在薄熙來事件以後,越來越多的知識界,越來越多的民眾,越來越多的領導人意識到政治改革的必要。包括一些曾經對政治改革、對法制、對憲政有很多批評的領導人,現在也開始提出憲政民主。這些都是非常好的現象。

高層對如何處理薄熙來事件仍有分歧

法廣:您剛才提到領導層內部在處理薄熙來事件上已經達成了一定共識,但是,擔心社會上會如何反應。為什麼中央高層對薄熙來事件的處理意見,會和社會上的反應有差距呢?

李成:首先要解釋一下,所謂共識是在某些方面達成共識,就是要嚴肅地處理他,要以黨紀國法來處理,在這一點上有共識,而且,在中共最高領導層中,並沒有人在為他說好話。但是,到底怎麼處理?馬上審判,還是過一段時間進行刑事訴訟?如果判刑,又怎麼判?法庭怎麼布局?最終民眾會有多大反應?在這些問題上,可以想象,是有不同意見的,而且,有不同意見是非常、非常正常的。這是中國政治中,尤其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發生的最大的事件,甚至可以說他實際上影響了中共的合法性問題。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謹慎,這完全是正常的。但是,具體怎麼不同,最後怎麼處理?我們現在還只是猜測,王立軍的審判會給我們更多的信息。

薄熙來案:要相信民眾的判斷力

法廣:薄熙來事件對中國政治生活的衝擊和影響是否會隨着18大召開、高層人士布局確定而塵埃落定、告一段落呢?近日的反日遊行中出現了支持薄熙來的橫幅,出現了毛澤東畫像,如何排除薄熙來和極左勢力在民間的影響?

李成:薄熙來的案子本身並沒有結束。現在只是把他軟禁或者抓起來了,並沒有告訴民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薄熙來到底犯了什麼罪:是腐敗呢,還是參與謀殺呢,還是掩蓋謀殺呢,還是建立自己的重慶政治王國呢,等等,現在我們並不知道對他提出的指控是什麼。而且,這些指控完成以後,中國民眾會有一定的反應,而這種反應現在也很難估計,所以,這件事並沒有完結。

但是,當然,中國現在是一個大國,中國也逐漸變得多元化,所以,有各種各樣不同的聲音,應該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必須把握住:不能以一條標語,一條微博,一個網站的觀點就認為這是中國民眾的觀點。我們首先要尊重中國老百姓本身對事情的判斷能力。如果說薄熙來在重慶執政的時候,帶來一些新的氣象,但是,隨着他的醜聞公佈於眾 尤其是他要走迴文革之路,我覺得,大多數中國民眾會做出正確的判斷。當然,現在有很多不滿,這些不滿和腐敗有關,但是,至少現在我們知道,薄熙來和他的家庭也並不是那麼清廉。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中國的民眾會有一個正確的判斷。

薄熙來案或許可以凝聚政治改革共識

法廣:就是說,薄熙來事件的後續影響會隨着對他的經濟犯罪、對他的受賄嫌疑審理、對他是否參與掩蓋殺人案等嫌疑的審理,而完結么?

李成:我覺得這有一個過程。薄熙來事件真正的意義在哪裡需要時間。他可以是對中國政治一個非常好的促進因素,使中國領導人意識到制度上的一些問題,要避免這樣蠱惑人心的政客,要更多地引進黨內民主,從而走上真正的民主,但同時,他也可以是一個不好的轉折點,很多政客會以更極端的方式出現。所以,到底如何,我覺得需要時間。但是,總體來講,我覺得這是壞事變好事,像中國歷史上一樣:十年文革帶來了改革開放,1989年的民運是一場非常嚴重的悲劇,但是,也使中國在經濟上逐漸向世界開放、融入世界經濟體、成為經濟大國。如果說薄熙來事件最終能夠有好的結果的話,就是中國領導人和中國各階層達成一個新的共識:政治改革是中國下一步要追尋的主要目標,然後,從真正意義上改變目前這種非常不利的政治、社會、經濟狀況。

法廣:那麼在您看來,薄熙來事件處理的一個比較滿意、比較好的結果是怎樣的結果?

李成:應該是能使民眾重新對政府有信心,這是最關鍵的。公正,合理,向全國人民做一個比較全面的交待 這很重要。我們知道,在谷開來案件中,存在着很多問題,尤其是根本就沒有提到薄熙來,尤其是根本說不過去她到底為什麼謀殺海伍德 只說受到威脅是說不過去的,所以,這裡有很多問題。但是,值得注意的地方,這個案件中,有兩個可喜的進步,第一,審判有一定公開的成分,可以說它是半公開,或者四分之一公開,但畢竟也許家屬或其他人來旁聽,媒體也廣為報道;第二,谷開來認罪。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現在的共產黨領導人是得分的。但是,案件在我們所知道的部分中,有很多迷惑,很多疑問,有太多的問題。從這一點來說是不盡人意的,而且,這些問題以後還會重新提出來。

李成:美國知名學者,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研究主任。新近出版書著:《通往中南海之路  十八大前高曾領導群體》。由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