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中國不可能全面啟動對日經濟制裁

音頻 12:29
特別節目
特別節目 RFI

中日關係因釣魚島而再度緊張之際,抵制日貨、經濟制裁日本的聲音也日漸升高,頗有影響。居住在美國的經濟學者程曉農認為此次遍及中國各地的反日風潮與當年的義和團運動類似,是被政府挑動的、服務於權力鬥爭的行為,因而是否對日經濟制裁關鍵在政府的意圖。而從其政治目的考量,目前並不希望爭端擴大,因而認為中國不會如某些媒體煽動的那樣馬上全面推動對日制裁。以下是對程曉農先生的專訪。

廣告

您認為中國經濟制裁日本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怎樣?

首先看可能性,在可能性背後一個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我們要看到現在實際上中國存在兩個不同的政治傾向,或者說,在上層存在着兩種不同的政治勢力,現在的外交部和政府,我相信並不需要製造這樣一個事端,但是我們同時也能看到,這次全國性的事件,沒有政府部門的參與和策畫是不可能如此輕易地、順利地在全國推行。所以換一句話講,政府的另外一股勢力介入或策畫了這場活動。

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呢?

我個人認為是在十八大想獲得更大權力的群體或者是政治集團,甚至包括一些軍隊的將領,想要通過這次行動,擴大他們的聲勢,同時對主張平和處理國際關係的行政部門的負責人施加壓力,所以應該講這次行動已經初步達到了施加壓力集團想要初步達到的目標。

那麼他們下一步還要希望做些什麼,我覺得現在可能還不能準確判斷,也許他們的目標是國內政治而不是立刻就在國際上挑起大的衝突。因為這次活動本身,我們看得很清楚,它只是用了釣魚島做一個理由和借口。其實在中國過去十幾年的歷史上,軍方從來沒有對失去領土表示過任何異議。比方講,六九年中蘇衝突引起的珍寶島,現在已經有一部分畫給俄羅斯了,軍方沒有表態;當年在對越戰爭當中,中國參戰的犧牲者埋藏的墓地都成了越南領土了,中國軍方也沒有表示過任何意見。所以也就是說,其實軍方對領土問題並不是真的很看重。

那麼為什麼中國的這股勢力對釣魚島那麼看重?最近有十個少將聯名發表一個東西,他們其中有人提得很清楚,就說釣魚島是一個弱點,很容易在國內煽起反日情緒,那麼利用這股情緒他們可以達到更大的目的。這十個少將應該講並不是這次事件直接的組織者,因為他們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多數都是文職官員。真正能夠組織這次事件、包括安排大批軍警化妝成老百姓去襲擊日本商店,這個事情必須是相關的能夠操控軍隊和警察的部門所能做的事情。下一步看,如果要是他們以政治目的為主,那麼應該講在十八大前呢,能夠採取的行動大部分都採取了,如果繼續擴大事端,那麼十八大也就不可能平穩地召開,而十八大的推遲不見得對他們是一件好事,所以也許可以判斷就是過了這個階段以後,事件也許就可以逐漸平息。所以我不認為中國會立刻像一些媒體煽動性的言論那樣鼓吹的,要馬上全面推動對日制裁等等。

對日制裁、抵制日貨這件事情本身在中國事實上不太可能,日本媒體刊登過這樣一些圖像,就是當中國人在砸日本店拍照的時候,手裡用的就是日本相機,中央電視台用的大部分也是日本設備,如果要是真的抵制日貨,那中央電視台就沒什麼設備可用了。同樣的,街上跑的日本車也開不下去了。

對日本來講,可能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目前看來,日本商人還在觀望。

發展到一定程度,日本政府是否也會受到壓力?

日本政府其實現在情況已經很微妙了,今天金融時報的中文版有一個記者採訪一名日本記者,談到這個問題。說日本民眾其實目前並沒有進入一個所謂的非常憤怒的狀態,相反,日本民眾是以一種把中國發生這個事件看做是一個中國形象自己毀壞的一個過程。換句話講,就是日本民眾比較理性地認為,如果這個事件在中國延燒,那麼在國際社會裡,將讓日本在道義上取得佔取更大的優勢,而中國在國際社會將會更加成為異類。

當然日本政府現任首相野田現在已經處於政治上的弱勢,所以今年很可能要下台,而現在最大的反對黨自民黨推出的候選人就是現任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兒子,而且他還有一定的希望當選。所以如果說中國的這個事件造成對日本的壓力,那可能是會把民主黨主權搞垮了,而在日本社會可能讓自民黨政權贏得更大的支持。那麼自民黨政權我想在對華關係上可能立場比民主黨更強硬一些,因為民主黨具有明顯的反美色彩,而自民黨沒有。所以對中國來講,如果繼續沿着這條路走下去的話,產生的結果可能不見得是中國政府想要的。

您分析認為中國官方並不希望激化爭端,從而導致貿易戰,但在民間,我們看到反日、抵制日貨給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影響,您認為這種狀況會持續下去嗎?

我覺得所謂的中國民間是假的。因為我們看到互聯網上、國內的微博上,主流的聲音是一面倒地譴責這些參與鬧事的人,那麼同時我們也看到同時又大批人參加遊行。國內有人分析過,參加遊行的有幾種人,其中主要的骨幹是身份不明、明顯受過訓練,組織上很嚴密,有人號令指揮。從他們的統一着裝及外觀看,更像是軍隊的成員。也就是說是軍隊冒充的。那麼接下來的是一些所謂的“憤青”,當然還有一部分是看熱鬧的,所以最重要的不是看熱鬧的和憤青,而是在其中領軍的人、一批批的人。比方講有人注意到,遊行完了後這些遊行者都會統一到某個地鐵站,而且不使用當地居民通常使用的那種加值票、就是可以多次使用的票,而是買單張票,說明這些人根本就不是本地人,是外地來的。也就是說,從這些人的行動特徵來看,這次活動的主要組織者是官方,作為打砸的行動者也主要是這些人。

如果官方想繼續用軍隊的這些人,這些戰士,武警也好、特警也好、正規軍的戰士也好,那麼它當然可以組織下去,但是我們看到九.一八那天政府其實已經開始改變態度了,也就是說現在只剩下少數憤青在嚷嚷了。但是我們知道的很清楚,憤青從來是看政府眼色行事的。他們不過是政府使用的一些木偶。只要政府稍微臉變一變,這些憤青全都啞巴了,所以憤青們的行為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或者政府裡面試圖製造事端的那股勢力。

我目前為止的看法是,這股反對日本的勢力,它的真正目的不是日本,而是國內政治,而是十八大上的位置。所以他們是眼睛朝內,拿着日本做戲,當然他們也不會遵守法律或者國際規則,比如不能襲擊外交官的車或者損壞外國企業的財產,對這些規則來講,他們是完全不遵守的。因為他們本身是規則的破壞者,包括破壞中共黨內的規則。竟然他們的目標是國內、是高層政治,我們可以拭目以待,因為距離十八大沒有幾個星期了。

那麼您對十八大後新領導層會如何處理釣魚島問題及中日關係如何預期?

我覺得現在需要觀察十八大新的政治局常委組成和軍隊在這樣政治局內的成員增加了多少,這是個最主要的指標。因為實際上這些鬧事的勢力爭取的就是這個。所以軍隊要在高層有更強的聲音,有更多的位置,從而能夠讓軍隊獲取更對的資源,掌握更多的權力,能不能成功現在我們還不知道。因為中共的各次黨代會,向來是有中共辦公廳操盤,嚴密操控,從是否允許代表在大會上任意發言,到那個代表投誰的票,都是嚴密控制的。現在我們就不清楚自從令計畫被調走以後,原定的那個操盤十八大的班底能否順利操盤?還是說十八大將由現在正在鬧事的這股政治勢力操盤? 現在我們還看不出來。

從經濟角度分析,如果一旦發生中日貿易戰,哪一方承受力會更強?

因為日本是私營企業,所以它的損失是私營企業的損失,所以談不上對日本政府有多大的壓力,頂多是日本政府會面對一些民間的呼聲,但它無可奈何,民間企業也沒辦法;對中國來講,真正的損失不是和日本貿易戰的損失,而是一旦中國破壞了這個國際規則之後,將引起全世界對中國的投資環境的恐懼和擔憂,會引起其他國家各種資本大筆外逃,本來中國現在的經濟就已經夠糟的了,各國資本正在猶豫不決呢,有一部分已經開始撤資,如果中國政府此時再把這件事挑起來,那最後帶來的是大批外資撤退,那對中國經濟的傷害就不是中日貿易這點小小的影響了,它會導致中國整個經濟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