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志航裸而不露的俯卧撐

音頻 12:36
汶川地震後,被夷為平地的豆腐渣工程為背景,歐志航本人同樣在一座夷為平地的學校廢墟上做裸體俯卧撐,他低下頭對死去孩子們的悼念
汶川地震後,被夷為平地的豆腐渣工程為背景,歐志航本人同樣在一座夷為平地的學校廢墟上做裸體俯卧撐,他低下頭對死去孩子們的悼念 網絡照片

曾是電視節目主持人區志航現在背着照相機在中國從南到北,選擇發生重大社會事件的地點,拍攝下自己的行為藝術照片-----區式裸體的俯卧撐。區志航用自己特有的藝術表現方式----裸而不露的俯卧撐而一次次引起人們對重大社會事件的關注。

廣告

二零一二年年七月的一天,十三年來最強烈的韋森特號颱風橫掃香港,颱風過後大雨瓢潑,大街上散落着被吹倒的物品。區志航來到九龍區的香港浸會大學,在這座香港第二所歷史最悠久的大學前面,他找到了一棵倒在地上的大樹做背景,架好了照相機的三腳支架,調好佳能相機十秒自動拍攝功能。一切準備就緒,穿着浴衣的區志航在他打開的傘下等待着暴雨減弱, 四十多分鐘就這樣過去了,終於等到了他要抓的拍攝時機。區志航迅速甩掉所有的衣服,按動下快門,在鏡頭前迅速做了區式俯卧撐,然後穿好衣服,整個拍攝過程沒有超過十秒。區志航用他特有的藝術表現方式再次記錄下了香港歷史上的又一個重要的時刻。

時政行為藝術家

自從去年年底,中國政府打算在香港推行愛國教育開始,今年四月香港人反對這種洗腦式的強制教育事態開始擴大,直到九月一日近九萬香港人上街遊行。居住在廣東的區志航又感到時機已經成熟,就來到香港拍攝。雖然颱風颳得強勁的時候,區志航不得不呆在旅館裡,但是橫掃一切的颱風讓他鎖定的拍攝大學地點前沒有什麼人影,更何況被颱風連根拔起,倒在地上的大樹和街上的大坑正是他尋找的隱喻的拍攝背景----香港社會正經歷着一場風暴。區志航表示:“我在這個背景前作裸體俯卧撐是想刺激人眼球,吸引人們對這個反洗腦教育的社會事件的關注,讓大家看到不加掩蓋,如同裸體一樣的真實。

“區式俯卧撐”的伊始

其實,今年53歲的區志航專愛拍攝裸體時政行攝影,他從事藝術創作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只要有重大的社會新聞發生,區志航等到時機成熟就會出現在那裡。區志航一次次用他的行為藝術引起人們對重大社會事件持久的關注。區志航的第一次拍攝還要追溯到二零零二年,那時他來到廈門賴昌星的七層豪宅前面,拍攝區式俯卧撐。一九九零年賴昌星走私大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他用金錢和美色腐蝕一批中共高官。二零一一年逃到加拿大的賴昌星被引渡回到中國,被判處無期徒刑。區志航很少在社會新聞剛爆出時趕往現場,表示他本人不是做攝影新聞報道的,而是經常要等到新聞事件有進一步的發展,成為一起被廣泛關注的重大社會新聞時,區志航就會去自拍“區式俯卧撐”。

區志航已經也不是第一次在香港自拍“區式俯卧撐”來紀念重大的社會事件,他早在二零零七年香港人再次組織七月一日大遊行時,就用他的行為藝術記錄著歷史。眾所周知,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在港中主權移交六周年之際,香港首次爆發了五十萬人上街大遊行,這場反對二十三條《香港基本法》立法草案的大遊行,最終迫使中國政府擱置該項法律。從此, 每年“七一”,香港市民都會舉行紀念遊行。區志航認為歷史是由一些有代表性的重大事件組成的,他希望區式俯卧撐能讓人們更長久的記住其中的一些事件,他認為社會事件不斷變換,而藝術卻是永恆的。

區志航其人

區志航來自一個有五個孩子的家庭,從小喜歡攝影。不幸的是,1966年開始了如同一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當他看到害怕出事的長輩們開始焚燒家裡珍藏的照片時,小志航的攝影夢想也隨之破滅。可慶幸的是,區志航保存了一張父母婚禮照片,每每偷偷拿出這張已經發黃的照片欣賞時,母親美麗的婚禮服就讓他感動。與當時區志航生活的現實社會的醜陋有着強烈的反差,他心中有一個疑問: 在毛澤東統治下的生活難道就比一九四九年前國民黨統治時期的生活好嗎?區志航的父親曾經當過國民黨的軍官,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遣送到廣東的偏遠地區修鐵路,單身母親靠東拼西湊,借錢來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區志航中學畢業後去廣東中部地區農村勞動。隨後在恢復高考的第二年參加高考,雖然區志航考試成績優秀,但是因為年齡過大沒被大學錄取。他當時也看不到從事藝術創作會有什麼未來,他在家人的建議下一九七八年學習管理。一九八一年區志航在廣東華南師範大學夜校學習政治,在這五年的學習過程中,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政治觀點。區志航開始分清政治宣傳和歷史的不同,他認為所有建築在謊言上的東西都是站不住腳的。區志航表示他的前衛藝術從眾人關心的事件出發,與社會的不平等抗衡,大家想要了解赤裸裸的真理,那也符合共產黨的最基本的理念。

與傳統的藝術創作決裂

區志航一九八七年在廣東電台劇組工作,他感到自己不適合當演員,但是自己很愛出鏡。經過培訓,他主持一個談論旅遊,家庭和社會新聞的綜合節目,而且做得相當成功,成為知名主持人。在工作中,他特別對社會中那些與老百姓相關的報道感興趣,這又重新點燃了藏在心底已久的熱愛攝影的激情。區志航表示:“人體的美從來都對我充滿吸引力,我認為軀體是藝術創作表達最強有力的工具。”

一九九四年區志航策畫了《時尚放送》節目,成為中國電視界報道中國時裝的首創,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區志航開始經常旅行,出入高檔豪華酒店的生活。在一次出差旅行中,他從下榻酒店的客房中洗浴出來,他盯着鏡子中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產生了區志航第一次拍攝照片的創作衝動。區志航開始嘗試了拍攝不同姿勢,不同軀體的攝影後,很快對只拍攝裸體失去了興趣。但是,他被自己在陽台上,在窗戶前的自拍吸引,他感到這些融入大背景的自拍照片更有力量,區志航找到了藝術創作的一個新起點。很快,區志航的第一組系列《景, 觀》的“區式俯卧撐”照片誕生了。《景,觀》系列作品以北京的紫禁城,頤和園和巴黎的艾菲爾鐵塔,蓬皮杜中心等名勝為背景,區志航本人裸體做俯卧撐。隨後,區志航拍攝了 《那一刻》系列,他以拉薩的布達拉宮,汶川地震後,被夷為平地的豆腐渣工程為背景,歐志航本人同樣在一座夷為平地的學校廢墟上做裸體俯卧撐,他低下頭對死去孩子們的悼念。

當人們用服飾打扮包裝自己的年代,區志航選擇了裸體拍攝,與掩藏在衣服里形成對比,表達了藝術家一種信念,一種批判,提出了問題,也是一種反抗和自衛。 在十餘年的時間裡,區志航還創作了“國共”和“現代中國”總共四個系列作品。

區志航考慮到自己的藝術行為可能會有風險,他在拍攝時總是單獨行動,為的是縮小行動目標,也不牽連家人和朋友。雖然區志航每次都單獨行動,雖然他總是選擇遊人儘可能少的時刻完成拍攝,但是區志航的藝術創作還是受到中國警察的干擾。區志航2005年選擇在廣東黃村街警察派出所前做俯卧撐,表達對二零零三年被該派出所的警察屈打致死的孫志剛的紀念,區志航被警察拘留了幾個小時。區志航在西藏拉薩布達拉宮前有過同樣的經歷,每次區志航都向警察解釋他是藝術家,有時警察會沒收他的底片,區志航不與警察發生正面衝突,但他會再找機會重新拍攝。

中國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藝術評論家栗憲庭認為區志航是位公眾人物,他用自己的身體,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公共事件上,很重要。英國諾丁漢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部主任保爾•格萊斯頓(Paul Gladston)在評價區志航的作品時表示,區志航的行為藝術可以看成是一種用藝術向中國政府上訴,類似於中國古代文人向天子進的苦諫。

區志航的作品同樣也引起一些人的不解,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在艾未未的參與下,區志航在北京鳥巢體育館前做俯卧撐的照片引起了軒然大波。贊成和反對的人在網絡上討論激烈,有的人認為區志航的作品惡劣,有的人評判區志航炒作,更有人不理解,謾罵區志航。區志航表示:“藝術受到大家的評論很正常,有人覺得我的作品能在中國大陸廣泛傳播很奇怪。我曾經在傳媒工作過,知道不能超過的底線。如果我露出生殖器官,那麼我就會立刻被中國政府和諧。” 歐志航的俯卧撐裸而不露,區志航裸露的行體只是藝術表達的手段, 與黃色下流無緣。

迄今為止,區志航已經跑了兩萬多公里的路程,拍攝了大約三百張作品。他觀察到爆發出來的中國社會問題比以前增加了20%(雖然中國政府不願意透露這個數字),隨着中國社會社交網絡的快速發展,中國人的公民權利意識也越來越高。區志航風趣地說:“二十年來我始終保持着七十五公斤的體重不變,這主要是因為我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這與我不吸煙不喝酒,規律的生活習慣有關係,我希望一直到八十歲還可以做俯卧撐。”

二零一零年區志航獲得第53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PP)新聞攝影“何塞”榮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