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外交將對中國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音頻 04:43

本周一法國財經報紙回聲報刊登了題為《鄧小平你在哪裡?》的分析文章,由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特別研究員多米尼克•莫希撰寫。莫希認為:近日來,中日兩國間關係緊張升級顯示出:中國在外交政策上日趨強硬,而這只會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造成負面影響。莫希在文章開篇指出:2012年不是亞洲和歐洲面臨戰爭變更前夜的1914年,儘管中國的所作所為顯示出:一個強國急於渴望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但是今天的中國與昨天的德國不能同日而語。目前中國海上的緊張最後不大可能引發中國和日本之間的貿易戰;更不要說戰爭了。

廣告

莫希認為:因尖閣列島/釣魚島命運引發北京和東京之間的危機,其解決的先決條件是兩位主角更為節制和自我控制。

當然,日本應擔負自己的一份責任。由民族主義者,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發起的購買釣魚三島嶼,在中國看來只能被視為一種挑釁行為。但是北京當局再次反應過度,這與數月以來,甚至近年來,北京實施的亞洲政策同出一轍。

在此,文章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鄧小平你在哪裡?你在國際層面保持低調爭取時間的韜光養晦政策正被你的繼任者損失殆盡!

文章寫道:此次中日關係緊張升級處於中國在整個亞洲地區收緊其外交政策的背景下,而這只能對中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事實上,正是採取了這一收緊政策,北京不僅迫使許多亞洲國家投向華盛頓的懷抱,(即使他們不願意這樣做,如越南),而且還將日本恢復為美國在亞洲的首要盟友,這一地位此前被印度所取代。

在亞洲,日本始終無法象西德在歐洲那樣,成功求得原諒, 中國還試圖把日本列入侵犯者的角色。儘管日本在亞洲繼續不討人喜歡,可是中國更讓人害怕。所以,日本可以利用其受害者的形象:昨天是大自然在福島的暴虐;今天則是全球觀眾在電視上隨時看到中國的反日抗議示威。那麼不免會有這樣的疑問:日本會不會成為鄰邦瘋狂民族主義的受害者呢?

莫希認為:權力與責任是一對,缺一不可。現在的亞洲強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而不再是日本;中國要作出更多的努力來自律。

當然,日本1931年入侵東北,9.18八十周年的不幸紀念日引發中國反日民族主義的爆炸,在很大程度上是自發的,這與在阿拉伯世界穆斯林爆發的反美浪潮、或者與目前的反西方浪潮一樣;但是在中國的網絡上,可以找到所有反日民族主義的言論,從開始時的保持距離到今天鮮明的反日言論,與1898年到1901年間反西方和反基督教的義和團運動具有可比性。

為什麼北京當局要在國際上尤其是在中國國內打出如此危險的民主主義牌?因為,一個處於正在向全世界開放階段的非民主政權,鼓勵民眾走上街頭是非常危險的,民眾可能會嘗到甜頭,進而將對外部敵人的不滿,轉移到當局的身上。

文章認為:對這次中國民族主義的浪潮最好的解釋是:它不是事先計畫好的,而很可能是目前這一過渡階段的產物。新領導層尚未落實,舊的不再能完全掌控;日本政府一方也是處於選舉前夕,目前發生雙方緊張升級和不負責任的舉動風險最大。

最後文章指出:中日兩國彼此需要。現在可能是需要架設北京和東京之間“熱線”的時候了,就像此前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的情況一樣。

周一法國各大全國性報紙的頭條主要聚焦法國國內政治、左派內部問題,及國內外的各種社會問題。

右派費加羅報指出:在總統民意支持率下滑的情況下,環保的“綠黨向奧朗德發出挑戰”,因為“綠黨對歐洲財政條約投了反對票“。巴黎人報也承認,社會黨、綠黨聯盟的關係正在複雜化,這家大眾報紙說;多黨派聯盟面臨嚴峻的考驗。

左派解放報則關注,卡塔爾建立用於法國城市郊區改造的一項基金。法共人道報則以“反對緊縮,否定上升”為題,指出 :歐盟條約在法國左派內每況愈下,歐洲生態環境---綠黨聯盟委員會的大部分成員對此投了反對票。

在財政預算方面,財經報紙回聲報則詳細的列舉法國國內二十項稅收上浮,指出:這一上漲針對的是富裕家庭和大型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