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層

法廣獨家:王立軍薄熙來1月27夜曾密談谷開來案

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案一審在成都中級法院審理,2012年9月18日。
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案一審在成都中級法院審理,2012年9月18日。 路透社援引CCTV

王立軍在成都因四項罪名被判有期徒刑。薄熙來在該案中的角色令外界有多重猜想。據本台記者獨家獲得的消息,王立軍薄熙來1月27日曾徹夜長談谷開來案,雙方似乎已經達成妥協,但第二天(1月28日),王立軍就此案向薄熙來做正式彙報時,卻與薄熙來發生了激烈衝突,王被薄熙來打了一耳光(據新華社說法)。

廣告

據參與谷開來系列案件庭審,原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辯護律師,安徽省金亞太律師事務所王亞林律師的看法,至少就目前的庭審信息來看,薄王發生衝突前,薄熙來似乎對谷開來涉嫌殺人並不知情。

庭審中出示的證據筆錄顯示,王、薄兩人在1月27日曾徹夜長談,交流應涉及谷開來案,當時,二人似乎“談攏了”,據王的說法,薄頗為動情,並與王握手道別。據另一涉案人徐明的旁證,王立軍建議薄熙來與谷開來“切割”,對此,徐明斥之為“狂妄”。

薄熙來為何當晚和顏悅色,但第二天卻如此暴怒,不得而知。據說,王立軍去美國領事館前,曾邀徐明專程來渝勸薄,稱勸解係為“民族大義”,否則會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徐明和於俊世乘私人飛機來渝後斡旋,最終王仍選擇出走。

目前還不清楚的是,王立軍與薄熙來交談的準確內容。王是告訴薄,他的妻子谷開來僅是涉嫌此案?或者告訴薄,自己已經掌握了該案的核心證據,甚至掌握了對谷開來自述殺人情況時的錄音。

知情人士透露,王立軍曾“濫用職權”協助谷開來監聽海伍德。新華社報道說,2011年11月12日,經與薄谷開來等人商議,王立軍以尼爾·伍德涉嫌毒品犯罪為由,安排對其實施監控。

王立軍在此前曾提出,以海伍德涉嫌在重慶販毒並拒捕,在重慶將其亂槍打死,但此後這項計畫並未執行。庭審信息顯示,谷開來曾想郭提出“擊斃”的想法,被郭維國當場拒絕。

旁聽者介紹,另一個未披露的細節是,11月13日,即谷開來谷當晚,曾多次致電王立軍,但王一直不接電話,原因不得而知。

11月15日,尼爾·伍德在南山麗景酒店被發現死亡後,王立軍立軍又打電話給已到案發現場的分管刑事偵查工作的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黃偉,並要求已到場的南山區刑警撤回,並指派與谷開來關係較近的郭維國等人負責該案的辦理。

熟悉重慶警界的內部人士介紹,谷開來並無官方身份,但在重慶高層卻因其身份而權力極大。郭是谷開來點名調到重慶,在重慶公安局的東北籍高級警員中,王立軍將李陽、王智、王鵬飛等人視為親信子侄,而郭維國則自成系統。

據筆錄,王立軍主動向四名負責該案的高級警員提示,稱海伍德的父親死於心臟病,以便引導下屬提出海伍德酗酒過度心臟病發的說法。

另一個插曲是,在海伍德案的現場,當時重慶法醫確實沒有化驗出氰化物這種被稱之為三步倒的藥物,王事後也感到奇怪,甚至立卷後擬將心包血送李昌鈺檢查,而海伍德被殺現場,則有不明身份者的腳印等,這一細節也被谷開來的律師蔣敏提出,作為案件仍有疑點的依據。

“1115”案後,王立軍、薄熙來、谷開來在,因種種原因產生了嫌隙。

新華社通稿中說,“ 2011年8月12日,薄谷開來之子薄某某有事想見王立軍,王立軍人在重慶市區但不想見他,就讓司機說自己在萬州,結果薄某某在夜赴萬州的路上差點出了車禍,薄谷開來因此對王立軍很生氣。”

谷和海伍德的衝突,據旁聽者介紹,庭審中曾展示薄瓜瓜一份海伍德的電子郵件,內容大致為“我不記得,你為我們家做出多少貢獻,值得我付給你1200萬歐元,你是威脅我嗎?我們也會採取行動的(大意如此)。”

另一可能的因素是,王立軍此前曾對谷、薄提出,希望能在薄進京後,能進入重慶市常委。王的女兒在薄谷面前也曾委婉談及,但被拒絕。

王立軍此前可以隨意進入薄、谷在重慶的寓所,但在這一階段,王發現,這一特權被取消,他前往覲見薄、谷時,被要求登記車牌身份並通報。

在王立軍在北京出差期間,谷開來曾經帶隊,率郭維國等人,進入王立軍在重慶公安局的辦公室里,試圖搜查出可能隱藏的證據材料,並將王立軍放在此處的數十雙鞋撬開檢查。

1月28日上午,王立軍以下屬警員在調查海伍德案中,發現谷開來有嚴重嫌疑為由,向薄熙來彙報,王立軍的說法是,薄熙來對着他的面部給了一拳。當時辦公室只有他二人,郭維國在外間的會議室等候,看到王出來時,面部出血。

據新華社此後的報道,當時在場的郭維國在訊問筆錄中稱:“打了王立軍,這個矛盾就公開化了。”

王立軍在和薄熙來攤牌前,曾要求郭維國、王鵬飛、王智等人寫辭職信,以調查海伍德案中,發現谷開來涉嫌,壓力巨大等理由辭職。並將信件交給薄熙來,薄熙來大怒。

郭維國在筆錄中承認,他拒絕按王立軍上述安排寫辭職信,其他數人均按王要求寫了辭職信。王立軍親信王鵬飛在王立軍被安全部門帶往北京後,被薄控制下的重慶市紀委抓捕。

知情人士認為,“王此時不僅口頭彙報,還安排屬下整理谷的卷宗。王甚至和下屬說話都偷偷錄音,以撇清自己,他的目的不是破案而是要挾。”

王和谷都是多疑的性格,很可能導致了這一系列對抗的加劇,王身邊多名工作人員先後兩次被非法拘捕,更讓王立軍感受到了危機,直接導致了王的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