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王立軍案的速審速決

音頻 05:42

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為您介紹了有關王立軍案的異地審理問題,今天我們將談談此案的速審速決問題 。象王立軍這樣的大案,在任何一個獨立、公正的司法制度下,無論是在一個大陸法系國家,還是在一個英美法系國家,都不可能從開庭到宣布判決結果,僅僅只有一周的時間。根據當局擬定的罪名,被告人王立軍身為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明知薄谷開來有殺害尼爾.伍德的重大嫌疑,卻違背職責、徇私枉法,以使薄谷開來不受刑事追究,已構成徇私枉法罪;在履行公務期間,擅離崗位,叛逃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已構成叛逃罪;未經批准或者偽造批准手續,違法使用技術偵察措施,已構成濫用職權罪;利用職務之便收受巨額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已構成受賄罪。這麼多的刑事指控,怎麼可能僅用一周時間就可以定罪量刑?

廣告

美國哈德森研究所訪問研究員韓連潮最近撰文指出,在專制制度下,無論當事人是誰,要得到公正審判比駱駝穿針眼還難。究其緣故,一是司法不獨立,公檢法機關是黨的附庸工具;二是沒有保障被告得到公正審判的具體規則和措施;三是法律規定被告有限的權利往往是一文空紙,難以實施。以谷開來案為例,假如谷開來案在美國開庭審理,首先,因為美國自立國來即採用無罪推定原則,所以在法庭證實和判決其犯有謀殺罪之前,谷開來會被認定是無罪之公民。而在中國,雖然1997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確立了無罪推定的精神和罪疑從無的原則,但並沒有使用無罪推定的規範性表述。在實施中,有罪推定的觀念和隱性規則仍然佔主導,逼供信的刑訊十分普遍。特別是,在美國,被告有權要求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適用。 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和後來第十四修正案規定的這一原則是公平審判的基石,保障被告所有權利的核心。它要求任何權力的行使都不得超越法定的程序,任何審判都要公平平等,不偏袒任何一方,聽證爭訟機會均等,結案及時,被告律師有權竭盡全力取得對被告有利的證人證據,法庭必須按程序容許被告方的證人證據呈堂。保證公平正義的審判最重要的前提莫過於一個獨立和公正的法庭,以及公開的、陽光下的審判。這在中國也是不具備的。

王立軍案也屬於同樣情況。無論王立軍本人是否有罪以及罪行的輕重程度如何,都應該保證有一個公正的司法審判。但人們看到的似乎只是一場走過場的司法審判戲,一邊是官方媒體報道說,王立軍在法庭上表示:“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我知罪、認罪、悔罪。”他說:“我的行為是犯罪行為,希望通過審判挽回和消除在國際國內所 造成的嚴重影響,同時希望通過審判警示社會,讓更多人從我身上吸取教訓。面對培養關心我的組織、社會各界和親人,我要在這裡真誠地說,對不起,真的對不 起,讓你們失望了。”另一邊是中國司法部門宣稱,王立軍在法庭上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在兩天的庭審中沒有對檢方的指控提出異議。於是司法當局表示,被告人王立軍後來要求重慶市公安局有關人員對薄谷開來涉嫌殺人案重建檔案、調查補證、保留物證,向國家有關部門反映薄穀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的問題,幷提供有關證據材料,積極協助複查,為公安機關偵破該案起了重要作用,可以對徇私枉法罪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王立軍犯叛逃罪後自動投案,幷如實供述其叛逃的主要犯罪事實,屬自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之規定,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王立軍犯有數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應當數罪幷罰。被告人王立軍揭發了他人重大違法犯罪線索,爲有關案件的查辦發揮了重要作用,有重大立功表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八條之規定,依法可以減輕處罰。 

從上述情況看,預計王立軍將不會被判處死刑。有分析認為,中共當局可能很希望此案能在十八大召開前結案。當然,透過王立軍案,人們關注更多的是未來對薄熙來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