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領導人面臨的挑戰

音頻 05:22

費加羅報“辯論與觀點”欄今天(26日)刊出西班牙前外相安娜.帕拉秋(Ana Palacio)的文章, 闡述中國新領導人所面臨的挑戰。帕拉秋最近到中國進行過考察。在此之前她本認為,中國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於刺激國內消費才能維持其經濟增長節奏,但中國之行之後留下的印象卻更為複雜,中國是個摻雜着既自信又不猶豫不決,既沉穩又焦慮不安。

廣告

今天法國大報有關中國的文章不少:法國世界報中心頁“世界之眼”欄里用兩整版篇幅圖文並茂地介紹中國和印度等新崛起的經濟大國的大學生出征全世界;到二零二零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兩億零四百萬大學生當中,百分之四十將來自中國和印度,美國和歐盟將只佔百分之二十五;費加羅報國際欄發自北京的文章聚焦中國第一艘服役的航空母艦;關於中日島嶼主權爭端,解放報說,面對中國,日本堅定不移,與所有預期相反,東京不準備向北京妥協;費加羅報“辯論與觀點”欄刊出西班牙前外相的文章,闡述中國新領導人所面臨的挑戰。

西班牙前外相安娜.帕拉秋最近到中國進行過考察。在此之前,帕拉秋本認為,中國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於刺激國內消費才能維持其經濟增長節奏,但是中國之行之後留下的印象卻更為複雜,對中國是個摻雜着既自信又不猶豫不決,既沉穩又焦慮不安的複雜印象。

中共十八大的召開在即,但是仍有許多謎團,連舉行的日期也一無所知,大概是在十月份舉行。對於十八大的籌備工作也是一樣,相信習近平將接替中共總書記職務,而對於習近平,任何人都無法能夠用半分鐘說清楚他的政治理念,但是習近平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兩個星期卻引來各種各樣的猜測。對習近平的“神隱”也讓人想到另外一個問題:也就是一位如此神出鬼沒的領導人可以有效地管理好世界經濟第二大國的事務嗎?

其實,中國領導人儘管表面上的團結一致,但受到與內部因素相關的非安全感受到侵襲之際,在經歷各派矛盾的考驗的同時,還要表現出信心十足。

不可否認的中國經濟成果與非安全的危機緊迫感相抗衡。中國領導人遇到兩個糾結的問題,第一個集中在中國社會當中民眾的要求及其不滿日益嚴重,第二個問題與中國對外政策的選擇有關,西班牙前首相提出疑問道:那麼未來的中共領導班子能夠回答這兩個關鍵的問題嗎?

在中國國內,中國從一個貧困人口眾多的國家走向經濟發展與日益昌盛,但是社會不滿此起彼伏,去年竟有十八萬起“群眾性事件”。中產階級在城裡與日俱增,但是本來非常有組織的農村已經無法忍受貪污腐敗的現象,希望擁有一個負責任的政府,能有衛生的水和空氣,食品與醫療保健的安全,並且擁有一個獨立的司法制度。司法沒有保障,老百姓只有各顯其能,或着逆來順受,忍氣吞聲。與此同時,中共領導人卻把尊重法制掛在嘴邊,但中共領導人對法制的詮釋創造力極為豐富,西班牙前首相認為,最近清洗薄熙來事件中國如何創造新地“尊重法制”的實例。

儘管如此,如果中國領導人希望滿足民眾的緊迫要求,並且平息他們的不滿情緒,中國領導人就應該真正服從法制。

以上摘譯了西班牙前首相安娜.帕拉秋圍繞“未來中國領導人所面臨的挑戰”為題的文章。

此外,今天法國全國性報紙頭版頭條各有側重:從馬里局勢到法國監獄或者法國已退休的一代和法國失業大軍等主題都有。馬里針對日益猖獗的伊斯蘭分子要求聯合國採取軍事行動,世界報說,馬里向聯合國呼救;為了解決監獄人滿為患和防止屢教不改的現象發生,解放報說,法國司法部長竇碧拉希望方便代替性制裁;法國失業人口十五年來首次衝破三百萬心理大關,保守報紙費加羅報強調法國政府在失業問題上的無能為力;十字架報關注危機下的退休一代的狀況,提出退休的一代是否是風光的一代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