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遊行示威是非常好的政治學習

音頻 05:19

中日兩國因釣魚島主權歸屬而發生的外交衝突,在本周繼續升溫。中國各地的反日示威也更加洶湧澎湃,甚至出現“文革式”打砸搶燒的街頭暴力,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中國民眾反日示威的分析評論。

廣告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雖然內地也有示威者高舉‘理性愛國,反對暴力’的標語,奈何敵不過洶湧的群眾。”“內地部分群眾在反日示威中的‘打砸搶燒’行為,不單針對日式、日資企業及日系汽車,連政府設施及不相關的酒店也遭波及,既動不了日本政府分毫,更屬是非不分藉機發泄的肆意破壞及搶掠行為,令無辜百姓財產利益受損,對保釣運動百害而無一利。”

香港《明報》署名林泉忠的評論稱: “2005年中日因‘歷史問題’爆發衝突,遍及全國主要城市的反日遊行也出現暴力行為,使中國的立場和主張未能獲得國際輿論的支持,甚至使中國不得不在‘歷史問題’上草草收兵,甚至苦苦思量如何為自己找下台階。7年過去了,中國已取代日本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而,國人的素質提升了嗎?當愛國者變成暴徒、傷及無辜的時候,他還是‘愛國者’嗎?”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盧峯的評論稱:“誰都知道,中國政府向來視群眾運動為洪水猛獸,任何人膽敢自發組織抗議集會都會被無情打壓。”“這一回幾十個城市數以十萬計群眾上街,衝擊社會秩序以至執法的公安,沒有中國政府的首肯以至支持根本不可能出現。換言之,上街反日保釣的民眾是在官方包庇默許下採取行動的,是在明知公安部門不會明確有力執法下抗爭的,他們自然不會放過機會,把年來的怨氣、怒意一股腦兒的發泄出來,令情勢變得失控,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鄧聿文的評論稱:“就此輪反日示威看,一些砸店燒車衝擊日本人的舉動,並非真的是想通過此舉來表明其反日愛國之心,不過是藉此來發泄平日被壓抑的對現實的強烈不滿。因為他們知道,在中國,愛國具有極大的政治正確性,在愛國的名義下,即使做出過火行為,政府也很難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假如政府將其法辦,他們就可把自己塑造成被打壓的‘愛國人士’,政府也將出現合法性問題。”

北京《環球時報》的社論稱:“怎麼批判街頭打砸行為都不過分,但輿論應當有能力把打砸分子同依法示威的廣大民眾區分開來。混淆二者是對依法自發遊行者的不尊重,是對他們的愛國熱情潑冷水。” “這並不是說中國各地遊行出現少數暴力是‘合理’的,零暴力應是中國社會的堅定目標。我們反對的是不應因為出了個別暴力,就把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看扁,認為中國在世界上‘特別的壞’,甚至由此反推是國家保衛釣魚島‘煽動’了民意,整個保釣運動都是‘錯的’。”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於文軒的評論稱:“這次遊行示威和以往的反日遊行示威相比,有幾個明顯的特點:一是部分城市的暴力事件的數量和危害達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撇開坊間各種謠傳,有幾個問題非常值得思考。什麼人參與了這次遊行?為什麼他們要以暴力表達訴求?他們要表達的是什麼樣的訴求?二是此次遊行示威中互聯網出現了一面倒的反盲目反日,反遊行示威中的暴力的聲音,對人民表達政治訴求進行了相對冷靜和客觀的批判性思考。三是大多數城市的遊行示威相對客觀理性,示威群眾和組織者打出了理性愛國、理性散步的召集原則。在遊行隊伍中一些民眾高舉條幅,提醒和呼籲遊行示威參與者冷靜理智。四是不少地方出現了由警方規畫管理監督地非常有秩序的遊行示威,表現了這些地方政府對大型群體活動應急應對管理的專業能力。這次中國民眾大規模的遊行示威對政府和民眾而言是非常好的政治學習(Political learning)的機會,把握這一機會進行反思和學習對未來中國政治發展和民主化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