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

艾未未:面對腐敗政體不準備繼續上訴

路透社

中國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就被指控逃稅漏稅案上訴,周四上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二審敗訴。艾未未表示,他目前尚未決定是否繳納餘下尚未交足的罰款。一向敢於仗義執言的艾未未2011年4月被秘密失蹤81天後,他擁有的發課公司又被稅務局指控逃稅,連罪帶罰鬚鬚繳付稅款連罰款1千5百22萬元人民幣。

廣告

這項罰款措施在中國網絡上掀起一股自願捐款潮,三萬網友以捐款方式,抗議當局的判決。艾未未交付八百多萬元人民幣押金,啟動上訴。但於今年7月,一審判決被駁回。周四上午的二審終審判決他必須繳納全部款項。

擔任發課公司律師的浦志強接受本台記者楊眉採訪時表示,北京第二中級法院對發課公司做出的二審判決是終審判決,按照法律艾未未公司不可能繼續提出上訴,不過,如果發課公司認為審判過程不符合法律程序,可以進行申訴。

不過,艾未未本人似乎已經放棄繼續上訴的意願,他向本台表示:已經“不想玩了”

 艾未未:我沒有繼續上訴的打算,因為我們已經在公安、稅務、司法各個領域走了很遠,每次都會把我們領入一個非常奇特的領域,比如說我們現在可以去告法官,那麼,之後,我們又得去告誰呢?難道我們要去告國務院嗎?由於這個國家司法的徹底腐敗以及政治體制的腐敗,造成在這個國家打這種官司變成一個十分滑稽的事。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是一個政治陷害,我們開始和他們去爭,每次都按照規定程序,但是他們都不予理睬,現在他們乾脆連裝模作樣開庭都不做了。我們從一開始就陪着他們玩,只要他們開盤我們就陪着他們玩,但是,他們即當家,又作弊,又總是更改遊戲規則,這個遊戲實際上沒法玩,也沒有人能夠繼續玩下去。因為這是一個不受限制的體制,這個體制沒有任何自我糾正的能力,只有自我保護這麼一個原則,沒有其他的原則,只有維穩原則,在這樣的原則指導下,他什麼都能做。他既沒有道德規範,又沒有組織內部規章可以使這個遊戲繼續下去。我們到目前為止所作的一切的意義是為了讓許多人看到我們在努力,既然有三萬多人捐款,那麼,我們也必須做出行動,雖然我們在整個過程之中都十分痛苦,但是我們還是必須走到底。

法廣:下一步您打算怎麼辦?打算繳納罰款嗎?

艾未未:等死唄!我沒有任何打算。我的護照都在他們手裡,我還能怎麼辦?他們既然可以抓我一次,就可以抓我第二次,我們既然可以將我秘密拘押,那就也可以將我秘密消失,這沒有什麼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