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王雪梅質疑尼爾·伍德死因為谷開來案更添迷霧

音頻 07:30

最近,供職於中國最高檢察院的資深法醫、中國法醫學會副會長王雪梅在其個人博客上發布的博客文章《嚴重質疑尼爾·伍德死因之認定》引起了境外媒體的報道和中文網友的許多討論。王雪梅提出,在合肥中院對谷開來謀殺案的審判中,認定的尼爾·伍德死於氰化物中毒的結論,“嚴重缺乏事實與科學依據”,她說,對涉及尼爾·伍德死亡事件的偵查、起訴、審判活動最終所認定的事實與結果“深表遺憾”。

廣告

王雪梅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她並不懷疑谷開來謀殺了尼爾·伍德,但對尼爾·伍德死否最終死於這一毒殺有疑問,她強調自己發文質疑並無政治背景,只是出於法醫的職業責任。

王雪梅的文章的文章分成毒物技術分析和心理狀況分析兩部分。

首先,王雪梅提出,用於殺人的氰化物具有“閃電式”死亡的致命效應,一旦毒物接觸口腔及消化道粘膜,受害者即刻就會出現明顯的致命性中毒表現。

無論是從王立軍主動向政府提交的薄谷開來與其詳述殺人經過的秘密錄音中,還是從薄谷開來與張曉軍在法庭上的殺人供述中,都沒有尋找到兩個“毒殺者”提供的本該親眼見證的一系列出現在受害者身上符合科學規律的中毒表現:既缺乏來自呼吸系統閃電式窒息的尖叫反應,又缺乏來自中樞神經系統閃電式痙攣的軀體動作,毒殺者既沒有親眼目睹被害人閃電式的昏迷,又沒有發現被害人閃電式的呼吸心跳驟停。

死於氰化物毒殺的屍體,由於血中氰化正鐵血紅素的形成,其屍斑及血液必然會呈現出明顯異常的鮮紅色。在中國,只要是個法醫,就應該一眼識破這樣的異常。

這樣的一個突然發生在高檔賓館的涉外命案,在當時的重慶,一定不是個小案件,公安機關必然會按常規對死亡現場和死者屍體進行必要的現場勘查及屍表檢驗。

對警方來說,氰化物的心血檢驗非常簡便易行,這是由於氰化物的致死量極微,一般無需定量分析,血液樣品中的氰化物不經分離就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進行定性檢驗,命案中最基本最常規的毒化檢驗。

在尼爾·伍德死亡事件發生的當時,也就是死者的屍體還沒有火化之前,公安機關通過科學的毒化檢驗並沒有發現死者的心血里有致命性的氰化物。

她認為,有理由對此案的死因認定提出嚴重質疑:尼爾·伍德真是死於氰化物中毒嗎?如果另有死因,那麼,真正的死因不排除系他人用柔軟物襯墊在死者的頸部導致的機械性窒息死亡。

此前,本台採訪谷開來一審參加者中,谷開來的辯護律師蔣敏曾提出這一質疑。

蔣敏提出,尼爾的最初屍檢,並未發現氰化物中毒的主要典型癥狀(瞳孔放大、眼球突出、粘膜出血),僅有肺水腫與腦水腫等氰化物中毒次要癥狀。

尼爾血液第一次檢查,未查出氰化物。案發四個月後第二次查出氰化物,含量正好為氰化物人體中毒下限。這期間發生了血液樣品脫離司法程序,被王立軍及其他幾名重慶高級警官違法隨身攜帶,因此不能排除這一樣本的可信度有疑問。

王立軍案庭審時,也曾提及,王在谷案中並未查出氰化物,並曾因此聯繫美國法醫大師李昌鈺,試圖求助,但不久即發生了他的出逃事件。

對此,谷開來的律師、安徽省律師協會會長蔣敏質疑,“毒物的來源不清晰,不能證明該毒物為氰化物。”但未被法官接受。

王雪梅在博客中也強調,根據公布的有關庭審資料,絕不懷疑薄谷開來有明確的殺人動機、殺人預謀和殺人行為,但是,她很懷疑薄谷開來用來毒殺尼爾.伍德的“致命毒藥”是否真得致命?

王雪梅隨後繼續分析谷開來的精神狀況。

司法精神鑒定的結果提示,薄谷開來的精神狀態存在明顯問題。

王雪梅認為,“在我大腦儲存的記憶庫中,類似薄谷開來這樣的身心分裂之異常,在她那個現實的生存空間其實並不罕見。”

王雪梅認為,薄谷開來殺害尼爾-伍德的犯罪動機絕非如她在法庭上供述的為保兒子的生命。以薄谷開來現實的社會背景,尼爾-伍德這個普通英國公民,並非真的會對在美國生活的薄某某構成生命上的威脅,如果薄谷開來是在這樣的動機支配下實施的犯罪,那麼,她的犯罪動機一定是非現實的、病態的,在司法精神醫學中,這樣的動機被定義為“被害妄想”。

有鑒於此,導致薄谷開來殺害尼爾-伍德的犯罪動機一定是具有現實意義的,那就是尼爾-伍德與薄谷開來之間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讓這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永遠地消失,就是薄谷開來正常的、明確的、具有現實意義的殺人動機。

此外,從整個案件經過來看,薄谷開來極度信任和信賴王立軍。對於一個精神並非健全的人來說,這種信任和信賴是非常可怕的,其必然結果,就是薄谷開來的思想和行為非常容易受到王立軍的心理暗示。

換句話說,王立軍可以很輕易地利用薄谷開來做自己想做而又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王雪梅最後質疑,“尼爾伍德之死,最大的受益者會是誰呢?”

此前合肥谷開來案庭審中,案庭審記錄顯示,在13日晚至15日案發之間,尼爾所住房間有外人進入陽台的痕跡,此外還有另一重要細節:兩被告人均供述,離開房間時,尼爾是頭靠床頭。發現尼爾屍體時,尼爾橫卧在床上,床上有滾動痕跡,說明尼爾當時可能並未死亡。

當時,谷開來的律師蔣敏據此做了案件有疑點的辯護,但法庭認為,並無充分證據證明有人闖入。

記者分析認為,不能排除,該案捲入極深的王立軍曾回到現場並留下痕跡的可能。

在該案中,王立軍先提出了設局誣陷海伍德販毒,以拘捕為名將其亂槍打死的建議,谷開來向郭維國提出後被拒絕,又安排重慶黑社會販毒分子提供了“三步倒”毒藥給谷開來,王在這場謀殺案中捲入極深,甚至被前律師李莊等人認為有共犯或者煽動者的嫌疑。

王立軍出身刑偵,有很強的自信和好奇心,用遼寧土話說,“彪”,因此,存在王回到現場查看、取證,甚至如王雪梅所估計,出手讓仍在掙紮的伍德“機械窒息”死亡的可能性;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第三方“幕後黑手”遣人到場查看的可能性。

而該案庭審中另一細節,即谷開來在謀殺案後當晚多次給王立軍撥打電話,但王立軍都未接聽,或者也為這一猜疑增加了可能性。

王雪梅的質疑為薄熙來的支持者提供了炮彈,鼓足了勇氣。但這些人未必願意承認的是:從谷開來公認不諱,事發後對王立軍坦承過程並被錄音,謀殺案共犯張曉軍的旁證等可以看出,證據相互印證,谷的殺人罪無法推翻。

王雪梅在博客中也強調,”根據公布的有關庭審資料,絕不懷疑薄谷開來有明確的殺人動機、殺人預謀和殺人行為”。

但對尼爾-伍德是否死於氰化物,或者是“三步倒”這種非法毒藥中不知名的成分,甚至是死於某個神秘的第三者,有關司法部門不願橫生枝節,對該細節進行深入調查和辯論,如果王立軍的確曾經回到現場,檢方也不願深究讓案情更加複雜化。

目前中國司法公信力如此低落,對薄熙來的評價上,中國社會有巨大分裂,該案也沒有真正公開審判,許多薄熙來支持者甚至堅持認為出庭並認罪的“谷開來”只是替身,對這一如此戲劇性的案件產生的種種疑雲,並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