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傑:對十八大後啟動政改不持樂觀

音頻 11:30
特別節目
特別節目 RFI

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居住在美國的中國作家余傑推出新書《河蟹大帝胡錦濤》,這是他此前出版備受輿論關注的《中國影帝溫家寶》的一部姊妹作,余傑表示此書是“給胡錦濤的墓誌銘,給十八大的開幕詞”。在新書中文版在香港和台灣出版之際,余傑接受本台電話採訪,談他對目前中國時政及十八大後形勢的分析看法。 

廣告

法廣:北京剛剛公布了十八大召開的日期,同時也宣布了對薄熙來“雙開”(開除黨籍、公職)的處理結果,您怎麼分析這兩個重要事件在此時同時被公布?

余傑:這兩個事件被公布以後,我們看到有些人發表看法,認為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歡欣鼓舞,認為薄熙來進入到司法程序以後,標誌着非常僵化的“毛主義”的垮台。甚至有人預測說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在十八大以後會啟動。我非常不同意這樣的看法,首先,薄熙來的垮台並不意味着“毛主義”的終結,因為“毛主義”的根源並不是在薄熙來身上,而是在胡錦濤身上。薄熙來的垮台並不是因為他在重慶搞“唱紅打黑”這一套,而是因為他直接挑戰以胡溫為主的中央權力,他要想搶班奪權,所以胡錦濤和薄熙來尖銳的矛盾,就好象當年毛澤東和林彪的矛盾一樣,他們在意識形態上、在堅持共產黨的獨裁統治上並沒有差異,這只是一個內部的權力鬥爭,所以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好的消息。

在薄熙來垮台以後我們看到,左的這一套仍然在中國大行其道,比如在最近的釣魚台事件中,大量的民眾舉着毛的像。我注意到他們使用的毛像都是統一的規格,顯然不是每個人從家裡拿出的,否則就會是不一樣的毛像,統一規格、統一製作,是由胡主權從上到下發放的。然後我也看到毛派的教授韓德強,他因為有一位八旬老人不同意重新歌頌毛,他們就用暴力毆打老人,儘管在網絡上掀起軒然大波,但是他(韓德強)並沒有受到任何懲罰,顯然是受到高層的縱容和包庇。所以“毛主義”的這一套仍然在中國大行其道,並不是隨着薄熙來的垮台而終結。

在十八大以後,對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啟動的可能性,我持一個比較悲觀的評估,因為現在中共已經成為一個非常牢固的既得利益集團,僅僅從腐敗這一點上看,這一次當局公布的薄熙來很重要的一個罪名就是腐敗,但是從腐敗這一點來看,從胡錦濤到溫家寶,到每一個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乃至中共的中央委員,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腐敗分子,中央委員 以上的這些中共高層幹部不會有任何一個是清白的、清廉的。

在我三年前寫的《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中我寫了溫家寶家族中很多腐敗的事實,我剛剛出版的《河蟹大帝胡錦濤》這本書中,我也談到胡錦濤的兒子、胡錦濤的女婿、堂弟、堂哥、堂侄等等整個家族超過十人以上的非常詳細的腐敗情況。但是當局他們從來不敢做任何公開的回應。所以我也認為在腐敗和專制的意義上說,從胡錦濤、溫家寶到習近平、李克強他們沒有任何人敢於觸動這種龐大的既得利益,腐敗的情況還會長期的持續下去。


法廣:十八大即將召開,新舊領導班子交接也就意味着胡溫時代的結束,您此前有《中國影帝溫家寶》,最近又剛剛出版《河蟹大帝胡錦濤》,您能談談此時出書的原因嗎?對胡溫十年執政的評價怎樣?

余傑:在這樣一個中共權力交接的時刻,胡溫當局也在用官方傳媒來為自己歌功頌德,所謂的說過去的十年是“黃金十年”,是中國“大國崛起”的十年。但是在我看來,大部分的中國民眾都不會同意這樣的概括。恰恰相反,是中國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的十年,是中國環境毀滅性破壞的十年,也是中國的腐敗到頂峰的十年,也是這種使用暴力維穩的手段、維穩經費超過軍費、每年高達七千多億。這十年本來是有啟動政治改革的契機,有很好的機會,但是卻被胡溫完全放過去了。所以我覺得在未來歷史的評價上,胡溫的地位甚至比江澤民和朱鎔基還要低。

雖然今年十八大很快就要召開了,權力交接就要開始,但是胡錦濤顯然是不願意放棄全部的權力,現在還在用各種手段、各種辦法來爭取他能夠保持相當的權力,能夠繼續再任兩年的軍委主席,能夠對未來的權力格局發揮影響,因為習近平不是他親自挑選的接班人,而是中共各個派系最後平衡的一個結果。所以他非常害怕自己如果全部放棄了權力之後,他個人和他家族的貪腐會受到清算。

另一方面,他也會在新一屆的政治局常委中塞進他們所謂“團派”的很多人物。而這些人,我們看到,他們都是政治改革的堅決的反對者。比如說傳說會進入常委的劉雲山,他是胡錦濤的心腹,而且在胡錦濤時代十年他一直是宣傳部長,他做宣傳部長的這十年是對新聞出版最嚴厲的十年。文革以後三十年裡,這十年可以說水潑不進、密不透風。而且他也製造了大量的文字獄,中國因言獲罪的人也是前所未有之多,比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案件,僅僅因為零八憲章和幾篇評論就被判處十幾年的重刑,而這樣一個臭名昭著的文字獄的製造者,居然還能夠獲得升遷,還能夠進入常委,甚至有人傳說他會做國家副主席。

還有更年輕一代的“團派”人物,比如現在湖南省省委書記周強,他顯然是湖南李旺陽事件的直接責任人。還有現任內蒙自治區書記胡春華,他在內蒙也是非常“鐵腕”地鎮壓蒙族人民的抗議活動。像這樣一些“團派”人物,他們掌權以後,中國自身啟動政治改革的可能性會更低,所以短期之內我對中國政改是持一種比較悲觀的評估。

法廣:外界對習近平和胡錦濤在性格、風格方面的不同,對習領導的新一屆班子在十八大後確實有所期待,您剛才談到您對十八大後啟動政治改革不抱樂觀,但是否會在民主、人權等方面有所改善呢?

余傑:我覺得不會有大的改變,特別是民主化和政治體制方面。雖然習近平和胡錦濤在個性、履歷、派繫上都有比較大的差異,但是我覺得現在中共是一個整個僵化凝固的體制,是幾百個非常腐敗的壟斷中國經濟命脈的家族推舉出一個比較平庸的人來做一個“維持會”會長的角色,無論是胡錦濤還是換了習近平,他們個人的因素在其中不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至多是來維持這樣一種權力格局和平衡。

可能在習近平時代,他掌握權力後,由於他的家世、他更多地在沿海地區任職、我也看到他今年訪問美國時的一些表現,比胡錦濤十年前作為儲君到訪美時的表現似乎更有親和力、更有個人化的色彩,但是我相信他不會有大的魄力、大的動作,可能他會做一些微部的調整,比如說行政制度方面做一些改革,如國務院原來有十個部委、現在並為八個,原來一份申請需要政府蓋十個章,降為八個章…但是這些都是屬於細枝末節、不會傷筋動骨,甚至稍微大步一些的如黨內民主化都不會做,否則的話、我們現在十八大什麼時候開都拖到現在才公布,整個薄熙來案的過程處理看不到法制化的健全,相反比當年審判四人幫的時候還有所退步。

目前看不到黨內民主化的任何絲毫跡象。包括與越南相比,越南在幾年以前總書記的選舉就已經有兩人出來競選投票,這在中國還完全看不到,所有的都是“黑箱作業”,甚至連常委究竟是九個人還是七個人,這七個人是怎麼產生的?是中央委員選舉產生的嗎?所有這些都看不到,包括習近平最近在公共視野消失了十幾天,官方也不做任何解釋。在政治上仍然是“毛時代”體制的一個持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