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性休眠

音頻 09:37

什麼是“制度性休眠”,它對一個社會的發展有什麼害處?如何解決“制度性休眠”問題?網上的《公民》月刊刊出木然的相關文章。文章首先解釋:所謂制度性休眠,是指已經制定的憲法和法律失去功能,已經存在的制度不起作用,已經制定的明規則失去效用,已經制定的規範流於形式,而社會通行的是潛規則,暗規則,黑社會規則。

廣告

有人說現在不是制度性休眠,是因為根本沒有眠,只是裝睡,這樣說似乎有道理,但細想起來還是問題,裝睡只是制度的產物,而不是 制度本身,其解決問題的方式也是大不同,如果是裝睡,喊醒了就是了,如果是制度性休眠,那就只有通過制度去解決了。

文章說,制度性休眠使制度主體缺位。制度主體包括人大代表、政黨、公民等。比如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具 有立法權、監督權、審議權等功能,要使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發揮作用的前提條件就是議會化,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專業化、專職化、政治化,提高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 專業素質和政治素質,具有參政、議政的能力,這需要兩種基本知識,一種是政治學的基本知識,一個是法律學的基本知識。僅從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來看,她兩個 方面的知識都不具備,只具備有一種非理性的盲目的忠誠。如果從最近幾年發生的幾十萬起的群體性事件來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都集體失聲、集體缺位。不但如此,有些群體性事件就是官員兼人大代表破壞維權打擊維權造成的。再比如,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是中國的基本政治制度,這一制度框架下其它黨派的監督功 能萎縮。公民缺少基本的政治參與渠道,參與政治的公民甚至被視為敵對勢力的有之。

文章作者認為,制度性休眠使權力擴張。上訪制度變成截防制度,上訪的制度邏輯被地方政府綁架,上訪的權利得不到任何制度保障,上訪的成功率變成了地方政府的黑污點。維權 事件刻意變成政治事件,維權政府被動,變成政治事件後政府由被動變主動,維權事件變成了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的活動,結果使憲法和法律形同虛設。強征土地、 強制拆遷、憲法規定的財產權、人權、公民權利受到嚴重侵害,從而導致維權事件大量湧現。如果官員尊重憲法和法律,第一不會產生如此眾多的維權事件,第二即 使產生維權事件,也會通過司法程序去解決,而不會動用暴力、濫用暴力去解決,出動警察、城管、甚至動用黑社會。

另外,制度性休眠使地方政府黑社會化程度越來越高。有睡覺的,就有醒着的,制度休眠意味着制度監控的缺失,如同馬路的紅燈綠燈壞了,致使塞車和交通擁擠,開車好 的而品質差的司機就會左衝右撞。同理,制度性休眠使官員更加為所欲為,肆無忌憚,這可以從官員的“六氣”中看得一清二楚。一是官氣,什麼都愛擺譜,當官願 意聽別人叫他某某長;二是匪氣,說話象土匪、辦事象土匪。有例為證,2012年5月31日,兩幅標語在網上熱傳,標語是:“誰阻礙華騰焦化工程誰就是汪洋 的罪人”、“阻礙項目建設 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網友評其為“匪氣標語,讓人非死即殘”。這種雷人標語,反應的一個基本事實就是政府匪化,這與科學發展觀的以人為本相悖。又有網友爆料:貴州六盤水市婦女李石芬因對政府野蠻征地推毀了她養豬場抗議,被押解到縣公安局毆打後竟然扒光她衣服赤身裸體拉到大街上示眾達二個多小時然後送進 瘋人院。而前來討公道的9位親友也全部被關進“戒毒所”;三是嫖氣,欺男霸女,把強姦幼女視為嫖;河南省永城市市委常務副秘書長李新功姦淫幼女。李新功身為市委副秘書長,同時兼任四城聯創主要負責人,不幹工作,在他辦公室及車中查到大量安全套,潤滑劑,壯陽藥等,電腦上查出大量黃色圖片,幼女QQ號,成人群,學生群等大量犯罪事實,另有一本五十萬元人民幣的存摺,每個被姦淫幼女QQ號都註明孩子的生日等相關信息;四是黑氣,公事以黑社會的方式辦,強征土地、強制拆遷動用黑社會;五是霸氣,說話霸道、辦事霸道;六是腐氣,有媒體還聲稱要理解適度腐敗,媒體為腐敗搖旗吶喊,千古奇聞。這些“氣”歸結在一起就是政府已經失去地氣,不講人氣,嚴重地脫離了政府執政規範,失去了執政的合法性。

文章說,制度性休眠使維穩走上不歸路。因維穩而亂,由亂而強化維穩,由強化維穩而引發暴力,而強化暴力而引發社會動蕩、社會騷亂、政治崩盤。維穩最終導致了維穩的 反面,最後達到社會不可治理、不可收拾狀態。最近幾年,群體性事件增多,維權事件增多,社會報復事件、騷亂事件出現次數增多,群體性事件呈現出錯綜複雜的 局面。5月10日,雲南巧家縣白鶴灘鎮花橋社區發生一起爆炸案件,致4人死亡16人受傷。此事件在網上熱炒,一個強征土地的事件變成了立體多維的維權事 件、政治事件、騷亂事件和社會報復事件。

此外,制度性休眠使政治價值虛置。政治價值與政治制度密不可分,互為表裡。現代政治制度都有一整套的正義觀在規範、指導、制約着制度,離開正義觀的制度會失去執 政的正當性與合法性。制度的存在就在於為正義觀提供製度性的保護。政治價值虛置就是主導思想非主導,非主導思想受擠壓,制度本來應有的正義規範虛空。實踐 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的提出,標誌着中國思想已經進入世俗化功利化的趨勢,這一方面使思想服從和服務於實踐,另一方面讓思想失去了獨立性。與此同時,中國就已經由過去一種思想、一種主義、一個領袖,現在是多種思想、多種主義、多個領袖。表面看來,主導思想、主導主義的背後與一大串名字有關,這一大串的名字包括 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這些主義與思想儘管表面上一脈相承,實際上相承起來很困難。馬列主 義與毛澤東思想基本上是革命的理論,革命的理論與後來的建設理論是對立的,不可能一脈相承,而且這些理論的權威性也受到質疑。改革開放後,各種思想和主義 都湧入中國,都與中國的實踐進程相呼應,這些主義包括民主社會主義、自由主義、民族主義、文化保守主義等,這些主義都對主流思想提出了嚴重的挑戰,而主導 思想在回應這些挑戰時拙招技劣,缺少說理性,往往都是敗退而歸,不得不承認西方主義的一些合理性,諸如民主、法治、平等、公平、尊嚴等理論,大批判的以進 為退戰略表明的是主流理論的黔驢技窮。不管主流理論承認與否,價值的多元鼎力、多元角力的時代已經到來,多元主義已經成為中國不爭的事實。多元主義的到來 對於一些固守主導思想的人的第一反應是“亂了”,第二反應是要加強主導思想的建設,其結果是花了大量納稅人的錢,什麼思想問題都解決不了。解決思想的多元 化需要建設憲政民主制度,實現價值的多元共識,並使二者相互促進。

制度性休眠使中國難以培育出具有長遠眼光的戰略政治家,多有短視的維穩官僚和政客。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日前發表評論認為:當今中國社會已失去進行長遠思維 的能力。在權貴資本主義上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團又過於注重眼前,既無古代帝王對子孫後代的責任,又有無貴族的超脫和超越精神。對於所有眼前遇到的問題無一不 草木皆兵;對於關乎子孫後代、社會長遠發展的問題則一概視而不見。

文章最後說,制度性休眠使人治大行其道、使法治不彰,使憲政民主建設困難重重,是歷史的大倒退。制度性休眠的實質是被休眠,是絕對權力絕對濫用的產物。毛澤東讓人民代 表大會十多年沒開會,使政黨制度癱瘓。現在地方政府的每一個縣官、縣委書記都類似於小皇帝,他們把制度當擺設,把憲法當廢紙,把公民意志當敵對意志。如果 絕對權力不受制約,制度性休眠就會長眠不醒,社會性動蕩將會風起雲湧。底層抗爭將會變成底層動蕩,中國頂層將危如累卵,大廈將傾之時日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