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專家看中日如何走出釣魚島衝突

音頻 07:03

中日釣魚島主權衝突近日來隨着兩國代表各自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講而進入高峰,雙方唇槍舌劍、互不相讓,日方誓言將不會做出任何退步,而中方則毫不客氣點名道姓譴責日方竊取釣魚島,另外,對日方提出的將主權爭議遞交國際法庭仲裁的提議,中方則不屑一顧地回答說,這是日本以國際法作幌子自欺欺人,釣魚島衝突一時間似乎沒有任何緩解的可能。那麼,遞交國際法庭是否正的是自欺欺人,法國的專家學者以及外交界人士對此有何看法?中日如何才能夠走出釣魚島衝突?本次法國輿論看中國為大家綜合法國多位漢學家以及外交界人士對此一議題的看法。 

廣告

尼凱:中國不實現政治過渡釣魚島衝突就得不到解決

法國著名的亞洲問題研究專家,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亞洲問題負責人瓦雷利•尼凱向本台表示:

我認為類似的衝突在短期內不可能獲得徹底的解決,即使能夠得到暫時的緩解,也只不過是短期性的,不久又會出現新的衝突。只有當中國實現政治過渡之後,因為中國政府目前必須將政權的合法性建立在應對對外衝突的基礎上,就像當初前蘇聯時期的東德政府必須將他存在的合法性建立在同西德政權的對立之上,對今天的中國來說,最理想的外部敵人就是日本,而且,釣魚島衝突還可以使中國得以顯示他已經擁有足夠的實力來維持他在亞洲地區的主導地位。最近幾年來中國的所作所為充分顯示了這一點。因此,只要中國的政治體制沒有出現根本的變化,中國與周邊國家之間的領土主權衝突將不斷持續的發生。就目前而言,中日衝突如何能夠得到緩解,關鍵要看北京政府駕馭衝突的能力以及作出何種選擇,如果是以發展經濟為主導,這就意味着中國政府將儘快平息衝突,與周邊發展睦鄰友好關係,如果北京認為在輿論尤其是網絡輿論的壓力之下政府已經沒有任何退讓的餘地,那麼,下一步將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多姆納克:中國立場越強硬美國就越有借口介入

法國著名漢學家、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國際事物研究中心(CERI)研究部主任Jean-Luc Domenach多姆納克向本台表示:

他對短期內解決危機並沒有什麼具體的建議,要使危機不至於急劇惡化,唯一可以向中國人解釋的是他們在領土爭端問題上立場越強硬,就越給美國人提供介入衝突的借口。如果他們不希望美國出面干涉的話,最好採取比較溫和的立場。中日兩國之間的關係十分複雜,對日本來說已經不簡單,而對中國來說,則更加複雜,只有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才有可能化解分歧,因為雙方之間的互不理解是結構性的。此外,多姆納克還認為中國對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的反應實在過激,因為日本政府的解釋並非空穴來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讓以反對中國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購買釣魚島的話,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高敬文:給中國政府一個建議 --忘了釣魚島。

法國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目前在香港浸會大學國際政治部擔任主任的高敬文教授本月25日在法國《費加羅報》觀點欄目發表文章,標題是:給中國政府一個建議:忘了釣魚島。高敬文解釋說,他這麼說的並不是要否認中日之間確實存在領土主權爭議,歷史上釣魚島究竟應該屬於誰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但是,必須指出的是中日之間的主權衝突無疑是兩大強國爭取奪勢的結果,一個日落西山,而另一個則旭日東升。最令外界擔心的是中共執政黨、中國軍隊以及中國海上保安部門等所有國家機構似乎都忘了鄧小平當初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提議,中方以為可以以強勢壓陣。然而,這正是危險所在,因為日本政府不會也不能退讓,再加上日本受到美日安保條約的保護,另外,中國的強勢立場也會周邊國家也會因此而擔憂。高敬文最後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很難理解為何歐盟在此一議題上顯得出奇的沉默,歐盟應該呼籲中國通過法律的途徑來解決爭端。

法國前駐華大使:歐洲北海主權衝突由國際法院仲裁的先例值得借鑒

說到歐盟,法國前駐華大使皮埃爾•莫萊爾Pierre Morel 本周在法國巴黎軍事學院的一次中國問題討論會上就中日主權衝突提議說,歐洲對北海資源的開發給相關國家帶來了源源不斷的經濟收入,北海資源的開發權是由國際法院仲裁決定的,也就是說,通過法律程序之後,歐洲各國的能源開發商們才得以和平的開發北海的天然氣資源,才能夠給歐洲帶來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因此,這些都是已經被事實證明可行的先例,歐洲完全可以列舉北海的例子告訴那些有主權爭議的國家,歐洲的經驗證明上告國際法院是一條可行的途徑。另外,法德和解的例子也是一個可供借鑒的例子。仔細觀察中日歷史,尤其是中日自1932年至1949年期間的歷史,就不難得出中日之間完全有可能達成某種和解,當然,這並不意味着雙方忘記一切,不再追究。歐盟對中日兩國的下一代或許可以介紹一些寶貴的經驗,當然,歐盟不應該象過去那樣顯示居高臨下、什麼都知道的姿態,今天的優勢就在於經過數百年的互相歧視,中國與西方終於可以平起平坐地平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