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中國會否出現戈爾巴喬夫式的變革

音頻 03:49
作者: 安德烈
16 分鐘

今天出版的費加羅報觀點專欄發表法國政論家亞歷山大•阿德萊爾有關中國前途的長篇分析。文章開宗明義:美國總統大選接近終點,全球輿論漸漸明白,即將開幕的中共全會製造的懸念與前者同等重要,產生的後果亦同樣嚴重。

廣告

但是作者認為,就體制層面而言,鄧小平統治的晚期已經做完了這一切:鄧試圖把中國置於毛時代不可測的時時發生的悲劇性的政治風暴之外。但是,鄧時代中國社會並未出現真正的多元化。而黨內精英為掌控決定權進行的持續的鬥爭有時引發真正的革命風暴。最後一場這樣的幾近於人民起義的事件就是爆發於1989年六月的天安門運動。中共當時的新民主派代表,共產黨總書記趙紫陽以為能夠利用群眾蓬勃的力量來推翻黨內決策層越來越佔上風的保守勢力。

作者認為,從六四大悲劇發生之後,中共黨內重建新的規則,這使得黨內爭議從此秘而不宣。如果說鄧小平在其晚年實質掌權時期為了拯救改革進程,迫使保守派接受這樣一套妥協的但能夠延續的規則的話,鄧同其他人一樣承認,必須由一個多一點制度化,少一點意識形態的組織來替換這個他們創建的老黨,這個組織承擔使最高層達成妥協的使命,但仍然根本沒有讓持有不同觀點的中國人出面見證。

從那以後,這一高層制定的新的紀律能夠運作並且滿足了各派的需要。另一方面,經濟的超級增長也打消了懷舊的、主張計畫經濟的左派以及希望繼續開放的右翼反對派的顧忌。作者認為,在江澤民主政時期,這位中國的勃烈日涅夫,在經濟管理上比後者有天賦的領導人一度主導了保守傾向的重歸,但最後被兼具經濟與政治天才的朱鎔基所平衡。

就這樣,中國政治的這樣一個定理得到了證實:中國在其發展崛起的每一階段都遇到已經滅亡的蘇聯碰到的同樣難題,但每次都成功度過:重掌權力的鄧小平開啟了去斯大林化,但不去批評毛,實際上全面顛覆了毛的社會經濟體制;江澤民最後讓官僚體制平穩過渡同時避免了蕭條。

作者在結論部分問道:現在中國面臨的是什麼?作者自問自答:如果歷史以同樣的節奏前進,中國是否處於安德羅波夫、戈爾巴喬夫的階段,是否面臨當時蘇聯出現的體制內破裂、重新建設國家的階段?可以說是,可以說不是。毫無疑問,目前階段的膨脹的民族主義更多的表現出的是失去薄熙來之後的左派精英層的恐慌。

作者認為,其實,戈爾巴喬夫掌權之前,同樣發生了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強烈反攻。在中國也如此,這些人目前在向新的領袖習近平施加壓力,使其能夠把各種不滿轉移到想象的目標上,比如轉向日本和美國。作者最後說,可以打賭,中國領導人很快會找到新的積極的妥協,把內部發展擺在優先的地位,並與美日重建穩定的環境。

法國解放報今天刊出題為“尖閣諸島 衝突淹沒日本工業”的長篇報道。該報派駐日本記者寫道:在日本購買幾座中國宣示擁有主權的小島後,東京正為中國歇斯底里的反日活動承擔後果。豐田在中國的銷售量根據路透社的說法九月份下跌了30℅,根據讀賣新聞下跌了50%。日本生產的汽車遭受打擊最大。

該報報道說,上個月,在中國各地發生了騷亂,日本店鋪和飯店被洗劫,日產車被燒毀,日本工廠被搗毀。西安一個人遭到人群攻擊後癱瘓,因為他開着豐田車。自從這一波暴力發生後,伴隨着巨大的抵制日貨運動,領土爭端演變成經濟戰爭。

解放報最後寫道:這場危機一直會發展到什麼地步?中國當局制止反日示威的速度同反日示威爆發的速度一樣迅速。在街道上,再也沒有人攻擊佔中國汽車消費市場四分之一的日本車,但是,只要當局一旦再打開綠燈,抵制規模就會擴大,示威就會重新開始。現在,被賠償申請淹沒的幾大日本保險公司,周五宣布他們不能繼續為日本在中國的業務提供保險。

今天是周六,法國各大報頭版五花八門。世界報頭條題為“對國民陣線在部分國土紮根的透視”。報道關注的是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四十年來在法國發展的過程,報道對國民陣線準備在下次市政選舉中全力攻克的77個城鎮進行了仔細的解剖。費加羅報頭版則報道說,受法國政府財政收縮影響,盧浮宮、凡爾賽宮和蓬皮杜文化中心都要勒緊褲帶過日子。巴黎人報在頭版對一名遭到兩名警察強姦,現在居然被當局以“妨害風化罪”送上法庭審判的突尼斯婦女進行了專訪。該報在提要中指出,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見證! 這件事發生在阿拉伯之春一年半之後一個艱難地尋找新的標準的國家的中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