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鮑彤:我希望新領導人有新的使命感

音頻 11:10
前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助手鮑彤先生
前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助手鮑彤先生
作者: 肖曼
27 分鐘

鮑彤先生說:“我對所有的領導人都抱有希望。任何一個新領導人,他擔負一個新的責任以後,他應該有新的使命感。領導人也是人,過去也會做過錯事,也會講過錯話,那個已經過去了。重要的不是過去,重要的是現在,重要的是將來。” 

廣告

習近平等7人組成的中共最高領導班子提出“不說官話套話,重實幹”的口號,在受到輿論歡迎的同時,有人也注意到“不說假話”仍未被中共新領導人提到應有的高度。習近平在參觀《復興之路》的展覽後,對“空談誤國,實幹興邦”的強調使人想到鄧小平當年“不爭論”的說法和習近平用“吃飽了沒事幹”來拒絕批評的舊事。什麼是“空談”?什麼是“實幹”?如何解讀中共新領導人最近傳遞出的不同信息?在今天的特別專題節目中,我們採訪原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趙紫陽的助手鮑彤先生。

法廣:中共新領導班子傳出不盡相同信息,您的看法是什麼?

鮑彤先生:我是積極樂觀地看這個問題。我覺得新的領導習總書記還有他的同事提出來“|不要空談”,這講的非常好,說明他有一種緊迫感。他提出要實幹,說明他也決心要實幹。你可以設想一下:作為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他當然有一種使命感。他的肩膀上的任務是很重的。這個很重的任務不可能靠空話,而是要靠實幹來實現。他提出不要空談要實幹,首先就是表明他自己不空談而是要實幹,他的這種表態非常好,是非常富於使命感的一種表態。

現在提出來的任務是要翻一番,如果空談,能翻一番嗎?現在提出來最大的危險,即“亡黨亡國的危險”,就是在反腐敗還是不反腐敗之間,那麼反腐敗能空談嗎?如果到了開19大的時候,經濟狀況不能得到新的進展,腐敗不能減輕, 那就是一個很嚴重的政治責任。

除了習總書記提到這個問題以外,王岐山常委他也着重提到這個問題。他們的任務就是要實現“小康”目標。“小康” 目標中,別的指標我們不知道,但知道的一個指標是GDP。如果這個五年不能為下個五年打基礎,到了100年的時候不能實現GDP翻一番的目標,那不變成空談了嗎?所以一定要實幹。如果在這個期間發生了亡黨亡國的危險,那不就是說明反腐敗不力嗎?反腐敗的任務是總書記首先擔當的,中央紀律委員會在第一線承擔防止亡黨亡國的艱巨責任,如果靠空談能夠反腐敗嗎?

你設想一下:如果不能達到GDP翻一番,或者說GDP翻一番,腐敗翻兩番,那個情況又怎麼解釋呢?我看這也是必須防止的一個現實的危險。我認為現在處在第一線的習總書記和王岐山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首先感到極大的責任感。從他的講話,我想反映了他的考慮,所以這一點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挑這個擔子的人可能以為空談實幹無所謂,但這兩位領導人首先考慮的是一定要實幹,一定不能空談。我對這一點是非常清楚的。

法廣:看樣子您對新班子還是有信心,很多人對反腐等等已經沒有什麼信心了,您為什麼還有信心?

鮑彤先生:他們說“要實幹不能空談”,這一點就足以燃起我的信心。如果他們說“應該空談不要實幹”,那就會使我喪失信心。我注意到你剛才講的,你問:為什麼他們沒有說“不講假話”呢?我想 :“假話”本身至少是一種“空話”,所以“反對空話”應該包括“反對假話”這樣的意思在裡邊的。如果只“反對空話”,不“反對假話”,“空話”是反不了的,“反對空話”又變成了一句 “空話”。或者說“要實幹”又變成一句“假話”了。我相信這絕不是他們的本意,所以現在我沒有這樣的擔心。

法廣:您最近提出來反腐敗要從官員公布財產入手,這是不是很困難的一步啊?

鮑彤先生:這是很艱巨的一步。反腐敗不僅僅是領導人及其家人公布財產,而是整個制度的問題,但是整個制度的系統工程必須要有一個根本的基礎。我認為:領導人及其家屬公布財產,這是最容易着手的第一步打基礎的工作。困難當然是大的,你只要想想:這個事情,黨向老百姓提出來就有多少年了?年復一年,我們沒有看到這個事情付諸實施,這就可以想到:過去是在空談,現在要紮紮實實做了。我相信:這一步既然要實幹,就非干不可。不幹這一步,那麼實幹幹什麼呢?

你剛才提到我對這兩位領導人抱有希望,我想補充一句:我對所有的領導人都抱有希望。任何一個新領導人,他擔負一個新的責任以後,他應該有新的使命感。領導人也是人,過去也會做過錯事,也會講過錯話,那個已經過去了。重要的不是過去,重要的是現在,重要的是將來。

新領導人現在就應該紮紮實實地解決發展的問題。我想:經濟發展的最大問題在中國就是市場問題,中國應該有自己的國內市場,關於國內市場,我想應該是普通老百姓的購買力問題,也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消費收入的問題。這個問題就牽涉到比如基尼係數問題,牽涉到貧富差別。這些問題如果不解決,國內市場無法建立,或者說無法形成真實的國內市場。

作為一個小國家,完全沒有國內市場,完全依賴外貿,這是可以的,世界上有很多先例。但是中國作為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如果不開闢不形成自己廣闊的國內市場,這是難以為繼的。這樣,解決GDP翻一番目標也就和解決國內貧富懸殊的問題聯繫在一起了。多麼複雜的問題?這就跟過去要解決的國進民退問題聯繫在一起了。你想一想,這是多麼艱巨的問題?這也就和要形成完整的中國市場制度聯繫在一起了。要解決這麼艱巨的問題,靠空話行嗎?不實幹行嗎?所以我想:一切戰線上,不光是反腐這一條戰線,其他戰線的問題,比方說:國進民退的問題,污染的問題,環境的問題,資源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都牽扯到最後能不能實現,能不能健康地實現,平穩地實現翻番的任務。

如果孤立地解決翻番的問題,可能會引發更複雜的矛盾,引發更複雜的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所以我想所有戰線,(我講戰線,這是流行的說法,一般國家很少用戰線的說法,但在中國,總書記是拿總的,其他六位常委就是分兵把口管六條戰線) 如果其他常委不配合,光靠習總書記和王岐山常委,就孤掌難鳴。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志同道合,同心協力。大家都不講空話,大家都干實事。

我不是黨員,我是被共產黨開除的。但是作為一個老百姓,我有一個非常強烈的要求:要求共產黨履行自己的責任,把大家帶到正路上,帶到守法的道路上,不要走邪路,不要走犯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