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天價切糕事件折射中國現行民族政策已走到盡頭

音頻 05:38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作者: 北京特約記者 周西
22 分鐘

12月3日上午,湖南嶽陽公安局發布微博警情通報稱,當地村民凌某在購買新疆人的核桃糖果(切糕)時,雙方因語言溝通不暢發生糾紛,並引發群毆事件。值得注意的是,該消息稱,新疆人被損壞的切糕價值竟然高達16萬元。目前凌某已被刑事拘留,那16名販賣切糕的新疆人,在得到足額賠償後也被遣返回新疆。(12月4日人民網)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此條微博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質疑,是什麼樣的核桃仁切糕如此之貴,竟然高達16萬!與此同時,對於當地警方的處理結果,也就是涉事一方遭拘留,另一方卻拿着高額賠償安然離開,網友們也有諸多不滿。

廣告

“天價切糕”隨即引爆網絡輿論狂潮,各種形式的惡搞和調侃隨之井噴,一時間,“切糕黨”、“糕富帥”等字眼迅速躥紅。對此,有網友反問道,世界上最昂貴的食品是什麼? 是俄羅斯黑魚子醬?日本藍鰭金槍魚刺生? 還是阿拉斯加雪蟹? 或法國松茸呢? 都錯了,正確的答案應該是:新疆核桃切糕!“黃金萬兩不敵切糕一坨”;“炒房炒黃金都不如炒切糕!一斤切糕北京內環買房,兩斤切糕一線明星上床”。也有網民感慨說,“這是一個寶馬車撞翻切糕車後,寶馬車主也要棄車逃逸的年代”,“現在看一個國家的財力,不是看黃金儲備,而是看切糕儲備”,“切糕恆久遠,一塊永流傳” 等等。

作者胡賽萌的文章說,與此同時,不少網友紛紛現身說法,痛斥自己曾遭遇的“切糕黨”,並總結出“切糕黨”的忽悠三部曲:一、低價叫賣,吸引客源;二、模糊重量,以斤換兩;三、刀棍威脅,強買強賣。網友“夜_十二”憤然質問道:你們怎麼辦的案?16萬的切糕,可以判詐騙嗎?我們納稅人養你們,就是讓你們坑老百姓的錢給詐騙犯的嗎?正在輿論幾乎要呈一邊倒之時,岳陽警方於12月5日上午發布微博就此事進行澄清,稱16萬元切糕系微博發布失誤所致。

在微博中,岳陽警方稱經物價、司法鑒定,被損的16台三輪摩托車、車上核桃仁糖果5520斤的損失以及受害人醫療費用共計15萬餘元。最後,岳陽警方還就之前工作人員未經核實發布了不準確信息一事表示歉意。然而,這條澄清的微博並沒有獲得網友的認可。有網友質問道,一個人毀壞十六輛車的切糕?要不你來試試?開什麼玩笑?也有網友質疑械鬥一說,16個維族的彪形大漢,對一兩個漢族村民,究竟誰會受傷?

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很顯然,稍有正常智商的人都會明白,一輛小推車的切糕根本不可能價值16萬元,除非是黃金。這樣簡單的物品價值估算,對岳陽警方來說應該不難,可是,他們為何如此辦案呢?答案不言自明:由於涉及到民族問題,他們只想息事寧人,所以才會如此“葫蘆僧辦糊塗案”。這也讓人回想起小時候的情景:兩個孩子打架,家長把自己的孩子拉過來,不由分說啪啪就是兩耳光,然後再把對方的孩子勸回去。岳陽警方的上述處理手法和那些不問青紅皂白的家長又是何其相似呢?

博客中國專欄作者楊佩昌的文章說,表面看來,這樣處理的結果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其結果卻事與願違。因為當事雙方都不滿意:自己的孩子受了欺負,竟然還要挨家長的打;另外一個孩子雖然佔了便宜,但內心卻認為:你是孩子的家長,當然得管好自己的孩子。問題的癥結就在這裡:不管你偏袒還是暴打自己的孩子,對方始終認為你是別人的家長。如果上升到民族層面來觀察,我們不難看出,部分地區的少數民族都有一定程度的身份認同問題,不少人甚至認為中央政府對自己的民族並不公平。

實際上,如果非要說不公的話,中國政府在民族問題上其實是對漢人不公平,比如說:少數民族可以多生一個孩子,而漢族就不能;少數民族考生得到特殊加分,而漢族學生卻沒有;全中國唯一沒有公路收費的省份就是西藏。再比如說,在某些領導崗位上必須安排少數民族幹部;甚至在新疆7-5事件發生之後,也要先拿漢人墊底,然後才敢判處那些真正的維族騷亂分子等。所以,抱怨政府對少數民族不公,那就有些不講理了。

有意思的是,儘管政府如此遷就和照顧少數民族,但卻依然爭取不到他們的民心,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答案就是,中國政府截止目前的所有作為,都僅僅停留在最低的交易層次上,也就是:利益收買。要知道,利益只能換取利益,在庸俗的層面上做交易,只能得到暫時的好感和表面的順從。道理很簡單:無論你給別人家的孩子多少好處,他也不會認為你就是他的父母。在感情之上的層面則是思想和價值觀。在這一點上可能比較難辦,少數民族之所以沒有歸屬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並不認同內地社會的價值觀。

楊佩昌的文章又說,在當今的內地社會,信仰嚴重缺失,如果非要說信仰的話,最大的信仰就是金錢。因此,用庸俗的金錢價值觀和有真正宗教信仰的少數民族做交易,不碰壁才怪呢!而最為關鍵的則是,任何人、任何民族都喜歡自由、不喜歡被欺壓,在這個全球化的社會裡,自由民主已經成為世界潮流。如果至今還對此視而不見的話,別說漢族,就是少數民族也不會接受吧?在思想價值觀上面的一個層次則是身份認同。其實,在我們這個社會,很多民族溝壑是人為製造的:比如,在居民身份證上填民族,有必要嗎?

歐美國家為何不填?例如美國,民族成分夠雜亂了吧?簡直是一個民族大雜燴,可他們的證件上並沒有中國人、韓國人、西班牙人或愛爾蘭人這樣的稱謂。可見,公然將自己國家的公民分為這個族、那個族,並不是文明社會通行的做法,可能和前蘇聯的搞法有關。綜上所述,作者孔祥新的文章點評說, 中國政治強調民族歸屬,淡化公民身份,產生了超過軍費的高額維穩成本。“懷柔政策”,滋生於“政權唯大”的心態。“懷柔政策”強化民族身份的認同和優越感,破壞社會公平和多民族國家的統一。

“懷柔政策”是政權有意製造各民族間的不平等,挑撥離間,從中漁利,為鐵血統治尋找借口。美國的公民社會,淡化了民族身份,強化了公民意識,確保了國家的長治久安!蘇聯喪失公平的“懷柔政策”,強化了民族歸屬,顛覆了公民社會,最終導致蘇共和蘇聯的解體。因此,中國文明的當務之急,並非拆掉民房建樓房,而是拆掉特權國家建設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