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習近平的“中國夢”

音頻 07:14
作者: 索菲
20 分鐘

世界報辯論欄利用一整版篇幅刊登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兩篇文章,一篇以“爭取中國文學獲得自由”為題的文章為在中國十八大結束後就被當局判刑監禁十二年的中國詩人李必豐的獲釋而努力;廖亦武另一篇文章批評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給中國作家莫言,廖亦武對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莫言無論在獲獎人選擇,還是在獲獎人的文學作品方面都提出疑問;世界報常駐中國記者布里斯的文章強調說,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上台後要給中國人一個新的中國強大的夢想。

廣告

世界報文章指出,習近平新政提出要求共產黨官員勤勉而謙恭,不要鋪張,不要張揚,更不要興師動眾等八項注意,但中國網民會手拿顯微鏡仔細檢查當局落實的情況,就像舉報貪腐的蛛絲馬跡一樣。然而,因習近平的上任是共產黨政權新老一代正常交接班,是延續性的,將很難給人以發生重要變化的期待。

習近平擔任副主席有五年時間,在他的主政之下,中國的南海領土政策就顯示強硬趨勢。中國希望世界包括美國接受認可中國的強大及其在亞洲的影響地位。習近平在他的講話里多次談到中華民族強盛起來的號召,但中國網上卻有評論說,中國民眾將更多追求美國似的強大的夢想,因為美國夢是個人的,是每一個人的夢想,是名符其實的個人夢想;但中國強大的夢想,是國家的夢想,當局的夢想,旨在強化國家的權力。

爭取中國文學獲得自由

世界報發表的廖亦武的文章均由著名法國漢學家侯志明譯成法文。廖亦武在“爭取中國文學獲得自由”的文章中,為詩人李必豐的遭遇鳴不平,李必豐在十一月十九日,中共第十八大閉幕後沒幾天就被重判十二年監禁。廖亦武強調中共這一做法標誌着真正的倒退,廖亦武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李必豐。世界報說,不少知名人士,包括仍然在北京被監視居住的艾未未,在美國的華裔作家哈金,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作家赫塔•穆勒(Herta Muller),被伊朗追殺的作家薩爾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都看過並支持廖亦武敦促釋放李必豐的文章。

廖亦武:避開見證的寫作可恥

廖亦武在批評諾貝爾文學獎頒授給中國作家莫言的文章中指出,莫言是共產黨體制內的人被諾貝爾獎所獎勵。廖亦武指出,儘管他的個人情感不能成為評獎的標準,但他仍然要指出,莫言得獎無論是在獲獎的人的選擇還是在作品的選擇方面都讓令人產生嚴重的疑慮。

廖亦武的批評文章指出,莫言曾在1989年熱衷過街頭政治,但大屠殺之後,他就迅速妥協了。在大屠殺後的二十多年時間裡,莫言在共產黨嚴厲控制下的文學舞台經歷了令人吃驚的官位升遷。莫言從來沒有表達過對這一運動遭到鎮壓的個人立場,從來不對違反人權做任何錶態。對中國知識分子來說,這樣的行為與前蘇聯作家忘記提及古拉格的行為一模一樣。莫言的作品雖然揭露了體制的痛苦,然而那僅是局限在批評地方基層,而從不批判共產黨制度,中國當局也經常批評地方政府,以向人民顯示共產黨領導的偉大,莫言批評毛時代都只局限於官方所允許的範疇。

廖亦武指出,德國社會學家、哲學家阿多諾(Theodor Ludwig Wiesengrund Adorno)說過,“奧斯威辛之後寫詩是野蠻的”。對於中國來說,同樣的避開見證的寫作也是可恥的,莫言的行為甚至超過了簡單的避免。

中國準備在兩年內放棄使用死刑犯器官

法國解放報常駐北京記者格蘭日羅的文章圍繞中國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問題展開並強調說,中國準備在道義領域取得進步,解放報引述上個月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話指出,兩年之內將全面停止器官移植依賴從死刑犯身上摘取的做法。但是迄今為止,中國仍然繼續把死刑犯當成獲取器官的源泉,根據美國“對話”非政府組織調查,在中國飽受摘取器官折磨的死刑犯被執行死刑的速度為每天十一人。一部分被用槍斃或注射針劑執行死刑,其他的大部分死刑犯則是根據某些公立醫院的外科手術的需求而執行死刑。

解放報例舉了2009年9月24日發生在河南省鄭州一家醫院的故事,因雙重殺人罪而被判處死刑的苗秋意(音譯)在被摘去心臟,肝臟或腎臟之際死在手術台上,苗秋意七十二歲的父親說警方給他六千元摘取器官的費用。解放報文章說,為了使器官來源合法化的表象,當局強調死刑犯貢獻器官出於自願,但顯然說服一個已經無法掌握自己命運的人自願貢獻器官不是件難事。

世界報今天在頭版頭條位置還着重介紹中國經濟在幾個季度經濟下滑以後重新加快步伐,十一月份中國工業生產又超過百分之十。

此外,法國全國性報紙今天的頭版頭條各有側重,從法國國內政治、經濟到伊朗人權問題,歐洲薩哈羅夫人權獎明天頒發給兩名伊朗人,就此十字架報着重談越來越多的伊朗年輕人使用因特網及伊朗因特網的發展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