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莫言在瑞典為新聞審查辯護嚴重玷污其諾獎得主形象

音頻 05:27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作者: 北京特約記者 周西
19 分鐘

莫言果然是一個會講故事的能手,他真的有本事從一件平常事入手,然後三言兩語便導出一個謬論來。日前,在瑞典被記者問到關於新聞檢查的話題時,莫言第一句就說“我反感所有的檢查”  大概觀眾此刻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後面更為驚天動地的言論,沒想到他卻接著說:“比如坐飛機之前的檢查,但是我認為這種檢查是必要的”。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

廣告

對此,網友紙上建築的點評說,坐飛機之前的檢查當然是必要的,可它跟新聞檢查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碼事,然而莫言卻硬是把它倆巧妙地扯在了一起,用一個證明了另一個,不禁讓人大跌眼鏡。

或許是意猶未盡,莫言又補充說,“我從來沒有讚美過新聞審查這種制度,但我想新聞審查每個國家都存在,但是檢查的尺度和標準都不一樣。如果沒有新聞檢查,大家都可以任意污衊和誹謗人家,所以任何國家都不允許”。對此,有分析人士認為,用“每個國家都有言論審查”來替天朝的真理部開脫,這裡面至少潛藏了兩個邏輯謬誤,首先,不能因為某個行為普遍存在,就認為該行為是正當的。比方說,每個國家都存在“犯罪”,但“犯罪”既不是正當的,也不是值得提倡的。其次,天朝的言論審查同那些成熟民主國家的言論審查,有着本質的區別,不能相提並論,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博客中國網友頤生轉載作者Chinese Netizens的文章說,在成熟的民主國家,審查制度都有明確的法律依據,能夠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比如,德國禁止納粹,那麼德國的法律就會明確規定,什麼樣的言論屬於納粹言論,什麼樣的標識屬於納粹標識,什麼樣的動作(比如”納粹式敬禮”)屬於納粹動作。再比如,很多歐美國家是允許成人色情的,但明文禁止兒童色情,對於兩者的界限,也會在法律上給出很詳細的規定。像澳大利亞甚至規定了,A罩杯的成人女性禁止拍色情片  因為胸部太小,會讓觀眾誤以為是女童,因而有變相鼓勵兒童色情的嫌疑。

但是在天朝呢?根本就沒有具體的法律依據來支持審查制度。比如,咱天朝的各大搜索引擎、各大微博網站和論壇,都會把國家領導人的姓名列入敏感詞,包括長城防火牆(GFW)也會把這些姓名作為敏感詞進行過濾和屏蔽。請問:天朝有哪條法律規定了,國家領導人的姓名要列為敏感詞?再比如,咱天朝的各大門戶網站和論壇,都會把涉及”六四事件”的詞彙(比如:”六四”、”64″、”1989″、”天安門事件”、等等)列為敏感詞,請問:天朝又有哪條法律禁止談論六四事件呢?

文章又說,如上所述,成熟的民主國家,各種審查制度都是有明確的法律條文來支持的,在這些國家裡,負責進行審查的政府工作人員都是光明正大,公開執法。再來看看咱們天朝,所有的言論審查,都是偷偷摸摸進行的,比如,一直到現在,咱們的朝廷還不敢公開承認長城防火牆(GFW)的存在。再比如,每次出現網絡熱點事件,真理部都會給各大網站下髮指令,要求他們刪除相關的敏感詞,但是真理部的這些指令,從來都不敢光明正大地公布出來。

在那些成熟的民主國家,政府部門進行言論審查都會很謹慎,一定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進行,如果政府執法超出法律規定的範圍,民眾可以通過正規途徑,把政府部門告上法庭。反觀天朝,因為審查完全沒有法律依據,而且審查的全過程都是暗箱操作,導致的必然結果就是:負責審查的真理部可以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想封殺誰就封殺誰,想屏蔽誰就屏蔽誰,而審查的受害者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例如,今年3月份,大內總管令計畫的獨生子乘坐法拉利豪車,出了車禍撞死,由於令計畫是前任胡總書記的心腹重臣,真理部當然不希望此事引發負面影響。所以第二天,各大博客、微博網站和論壇都瘋狂刪除跟此事相關的討論,甚至就連”法拉利”都成為了敏感詞。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天朝真理部對言論的審查和管控,完全是隨心所欲,只憑高層領導人的喜好。

綜上所述,網友於伏海轉載作者紙上建築的文章點評說,在去瑞典之前,有人就擔心莫言光顧着找衣服,沒好好準備演講,可別去了說出讓人跌眼鏡的話來,結果衣服倒是“入鄉隨俗”了,一說話卻是“語驚四座”  因為這外國的規矩,總和我們是有點不一樣的,別以為我們的特色邏輯能夠通行天下,如果跑到那瑞典文學殿堂去抵毀言論自由,諾貝爾這塊金字招牌可就算是砸了。瑞典這次頒獎給咱天朝體制內的人,本身就冒了極大的風險,大約是為了證明體制內也可以講真話、也可以有正常邏輯,但他們可能太過輕視天朝體制的同化能力了。這不,剛到斯德哥爾摩,莫言的上述言論已經把在座的老外們都驚得滿地找眼鏡了。

作者Chinese Netizens的文章又說,大夥兒不妨思考一下,莫言為啥會說出這樣的謬論?對此,我的推測是,可能性之一,他是揣着明白裝糊塗,藉此機會美化咱們的朝廷;可能性之二,他是迫於朝廷的淫威,不敢說真話;可能性之三,他“太淳樸太天真”了,居然沒看出天朝的言論審查同歐美國家有着本質的區別。如果是第一種情況,那他就是個黨棍、投機分子;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那他也是個軟蛋、慫貨;如果是第三種情況,那他就是個腦殘;你更願意相信哪一種可能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