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楊恆均: 無末日 但應避免人為的末日亂象

音頻 08:07
作者: 林蘭
21 分鐘

2012年12月21日是盛傳瑪雅曆法中的世界末日,正像此前多次出現的末日預言一樣,當周五的太陽再次照常升起的時候,各種危言聳聽、充滿想象的說法不攻自破。有統計說,這是自古羅馬時期迄今所出現的第183個末日傳言,面對種種離奇的說法,有深信不疑者,有將信將疑的人,更多地是不予理會或者視為笑談。然而,為什麼一個被科學界一再證實為虛有的說法如此泛濫全球,塵囂一時?尤其是在非宗教國家的中國,2012的末日說引發如此高的關注?官方甚至動用警力彈壓,抓捕近千名“全能神”人員?就此話題,居住在澳大利亞的獨立學者、博客作者楊恆均接受本台的採訪。

廣告

世界末日說起源複雜,不能一概而論

楊恆均:世界末日說是很複雜的,起源於人類的原始宗教,每一次出現,有些是邪教組織提出,有些是宗教傳出的,包括這次瑪雅,所以不能一概而論。而末日的傳說經常是在政治、經濟包括信仰出現危機時出現,所以我認為對世界末日這個說法沒有必要做太多的追究,但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國沒有宗教信仰的國家,這一次反而出現“風傳”。

個別人因傳言所出現的行為不應被過度誇張

談到對於中國出現的諸如搶購、拋售、商家趁機斂財現象的分析,楊恆均表示:(媒體的報道)有些誇張,比如“人民日報”說網絡很亂,世界末日有網絡推手在後面做,這就有點誇張。它揭露的一些事實,比如一個人把一百萬都捐出去了,躲到深山老林里,還有一些人買蠟燭之類,我覺得過分誇張了這種現象。

我說沒有世界末日,但是你如果把這些反應作為世界末日亂象的話,那其實是經常有、經常發生的。比如過去幾年股票市場每一天都讓一些人失去一百萬,一些人房子被拆遷、官員貪腐等等,(讓人感覺)好像看不到明天一樣,包括中國道德低下等等,各種現象都是有的。但社會上少部分人因某種傳言而做一些事情,我覺得是很正常的。

末日說在中國的流行是源於信仰、道德缺失和人心思變等多因素

對於有分析說,末日說現象是現代迷信,需要科學啟蒙,楊恆均表示:末日說之所以在中國狂熱是由於信仰缺失、道德(低下)、人心思變等多種因素所致,不認為世界末日之說可以用啟蒙來解釋。這其中的原因太複雜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啟蒙”的了,顯然是太高深了。很多宗教確實相信有最終的審判,你這樣不是要推翻別人的宗教嗎?

但是我覺得在中國利用這個末日之說作出了很多事情,例如,一些人以此來發泄,說這個世界反正不公平,末日來了,看看你們這些權貴、貪官污吏還怎麼樣?我覺得這倒是我們值得警惕的社會現象。

末日不會來,但要避免人為製造末日亂象

對於中國逮捕了大約一千“全能神”教人員,楊恆均表示對其內幕並不很清楚,不清楚這個教,但他說,如果是邪教,應該依法對付,他說,在共產黨的歷史上,也確實有過錯誤地利用一些東西製造輿論來抓宗教人士,比如在1949年後,包括我們的祖父輩、父輩在內,中國人有很多都曾經有一些很純樸的信仰,如信仰土地神、到佛堂拜神等等,但都被說成是迷信、邪教,一概打掉,搞得中共執政後的27年沒有一個信仰,所有的都被說成是迷信。我對這一點是有看法的。但對於你說的“全能神”教,我不清楚,我不發言,但我認為如果是邪教,應該依法懲處他們,千萬不要擴大化、搞得世界末日沒來,你卻借這個世界末日反而把世界搞得亂七八糟、法制不彰、搞出世界末日的亂象來。

其實中國人對所謂世界末日相信的並不多,你看澳大利亞的總理就在電視上出來開玩笑,在中國這裡,卻把它當真了,“人民日報”居然從世界末日說到什麼“網絡背後的推手”,好像要整理網絡,有這個必要嗎? 世界上有183次世界末日傳出來,網絡才十年,這就是有些人在故意利用末日說,反而在製造末日亂象。

一些媒體分析說,中國政府反映出害怕宗教團體,擔心其進一步發展,因而採取的行動較其他國家更加“嚴肅”,對這種分析,楊恆均認為有一定的道理,末日不會到來,但對有些壓迫信仰的政權或者意識形態來說,一旦大家有了宗教信仰之後,大概就是他們的末日。

末日說出現的意義並非總是負面

楊恆均:世界末日說,有些似乎給人的感覺很負面,但實際上,經過我們理性的思考,和一些知識分子理性引導,它其實有正面的意義。例如,它讓我們思考,我們生活在一個地球村,要珍惜地球,讓我們在平日的忙碌中想到“愛”,還有,我覺得世界末日不會到來,但利用世界末日好好思考一下人生、地球、生與死的意義,就很有價值。

世界末日傳說後,很多地方的宗教人數就會增加,大家會重新思考宗教信仰,因為對於中國人來講,特別是對於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來講,世界末日是什麼?世界末日就是死亡,“人死如燈滅”,任何一個個人,他死亡就是世界末日,世界對他來講就沒有了,因為他沒有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