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反對藏人自焚的赤列塔耶多吉

音頻 05:16

與伍金赤列多吉(Ogyen Trinley Dorje)形成第十七世噶瑪巴雙胞之爭的赤列塔耶多吉(Trinley Thaye Dorje),12月份在印度多次公開表示反對藏人僧侶自焚。12月11日,他在新德里接受《印度斯坦時報》獨家專訪時“強烈希望立即停止自焚”,因為那“絕對不是修行”。他認為“自焚不僅傷害自身,也給他人的精神造成困惑”,他呼籲藏人“回到修行上來”。12月18日,他又在印度佛教聖地菩提迦葉表示自焚“嚴重違背了佛教教義”。這是自藏人2009年2月開始自焚以來,首次有流亡藏人精神領袖公開以違背佛教教義的理由反對自焚。

廣告

不過當時國際媒體正被歐美國家就藏人自焚事件的表態所吸引,無人關注赤列塔耶多吉的反對聲,對此他似乎也早有預料。他在專訪中表示“目前對自焚的總體意識極為強烈,我的聲音可能只是僅有的反對聲”。果然,他的講話被《印度斯坦時報》、印度亞洲國際新聞社和印度報業托拉斯等印度主流媒體報道後,沒有在流亡藏人和國際社會激起任何反響。

赤列塔耶多吉一歲多時被第十四世夏瑪巴仁波切認證為十七世噶瑪巴,十歲逃離西藏,開始在印度的流亡生活。據傳由於夏瑪巴仁波切與印度情報部門關係密切,使原本因轉世身份不為達賴喇嘛承認而處劣勢的他,擁有比其競爭對手伍金赤列多吉更大的活動空間。赤列塔耶多吉在新德里擁有一家以“噶瑪巴“為名的國際佛學中心,在伍金赤列多吉困守下達蘭薩拉上密院的同時,赤列塔耶多吉卻經常走訪歐美、台灣甚至香港,在世界各地廣結佛緣。

在《印度斯坦時報》以《我強烈希望立即停止自焚》為題發表的獨家專訪中,赤列塔耶多吉說“慈悲與智慧和對佛法的實踐,是藏人為世人熟知的偉大傳承,自焚絕不是修行,必須立即停止。”一旦“精神被狂熱的情緒左右,就會採取激烈的行為”,自焚“中斷了和傳統精神的聯繫”。

在回答主張什麼樣的抗議方式時,赤列塔耶多吉說“藏人必須回到修行上來。當我們感到不明和困惑時,必須求助於靈性,找到解決問題的有建設性的方式”。他認為“頭腦清醒,手段透明,就能實現目標”。“要讓藏人重新回到清澈和幸福的生活狀態,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能達成所有的目標。”

他說自己站出來公開反對自焚,是因為“佛法要求保存肉身,並通過它達致神奇,得到解脫。佛祖本身也說過要維持身體,保持清醒的良知”。“我們必須記住我們的哲學:非暴力不會產生如此激烈的方式。人生就像是佛廟,只要我們還活在人間,就要延續這種物質存在”。

在被問及是否因轉世身份不被達賴喇嘛承認而感到遺憾時,赤列塔耶多吉表白自己“對達賴喇嘛的最崇高敬意”,並稱讚達賴喇嘛“在佛教哲學及各方面的博學多才”。他還承認與噶瑪巴的競爭者伍金赤列多吉存在利益衝突,但拒絕做進一步的說明。

在回答“中國新領導人是否會改善西藏的情況”時,他以“修行者對政治不了解也不關心”為由,加以迴避。但他認為西藏的自由“取決於藏人如何運用精神遺產,需要採取仁慈的方法,而非激烈的手段”。他希望給中國人和藏人帶去這樣的信息:“我們必須有崇高的思想和積極的行動,我們必須在美德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12月18日,他在菩提迦葉告訴印度亞洲國際新聞社說:“在政治上謀求獨立,是出於世俗的考量。從一個修行者的角度來看,世界總是會變的。無論我們今天有什麼,明天都可能一切皆空。無論我們明日失去什麼,都可能失而復得。這麼說來,一切都是無窮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