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觀察

鍾錦江:對達賴喇嘛的妖魔化宣傳深化了民族隔閡

音頻 07:38
作者: 瑞迪
20 分鐘

2012年12月29日起,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漢藏協會和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漢藏友好協會在澳大利亞城市悉尼組織2012國際漢藏對話會議,希望在中共新領導人上台、而中國境內藏人自焚事件頻發的背景下,為漢、藏兩大民族提供一個對話交流的平台,海外漢族和藏族學者、海外民運團體、流亡藏人團體百餘人參加了這次為期兩天的會議活動。達蘭薩拉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也派出了包括流亡藏人議會副議長、行政中央秘書長、外交部門中文組負責人、以及達賴喇嘛海外代表處人員在內的十餘人組成的代表團。

廣告

這次對話活動組織者之一,請旅居澳洲的鐘錦江先生在首日會議活動後,向我們簡單介紹了會議活動情況。他雖然期待中國新領導人上台能給西藏問題帶來轉機,但對這樣的前景並不十分樂觀。

對新領導人有期待,但不樂觀

法廣:您提到中共新領導人上台後有一些新動作。具體指什麼?新領導層是否有推動西藏問題向比較好的方向解決的跡象 ?

鍾錦江:現在還不好判斷。我們僅僅是從習近平的一些個人作風帶來的變化,來想象整個中國的變化,但這常常是一廂情願,因為中共內部的關係比較複雜,即便是領導人有一些政治改革的想法,但在整個的體制下,未必他能做得到。只是,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每一次新的人事變動,人們總有一些好的期待,但是,從過往的情況來看,恐怕也不敢說非常樂觀,尤其是在和少數民族的關係問題上,這個(問題)比較敏感,恐怕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即便是他們內心有一些想法,但在這種體制下,他未必能夠做得到,何況習近平有這麼多“婆婆”,有江澤民,胡錦濤等這麼多的老人在。所以,我們只能說有期待,但不一定那麼樂觀。

法廣:那麼,民間漢藏交流的現狀如何呢?您提到在藏人行政中央派來的代表以外,漢族方面的與會者大部分是海外流亡團體。所謂的民間漢藏交流是不是仍然處於一種局限於海外人士的努力呢?

鍾錦江:應該說是的。首先呢,在中國大陸,漢族和少數民族,尤其是藏族和維吾爾族之間的民族矛盾現在越來越讓人擔憂,我們認為,造成這些矛盾日漸深化的主要問題是中共的專制統治,他(專制統治)對少數民族 尤其是藏族自由運動,以及對達賴喇嘛的妖魔化的宣傳,造成了民族間的很大隔閡。我們的對話會議的宗旨之一在於為雙方提供一個平台,提供一個機會,使得民間能夠有一種較為正常的交流。我們知道,這種交流在國內是不可能的,只有在海外,在一個自由的國家,才有這種機會。在國內,據我們所知,中共對藏人自焚事件都封鎖得非常嚴密。我們希望能夠通過我們的會議和宣傳,然後,把消息傳遞出去,使國內的人能夠看到海外民間交流的真實情況。

海外華人也仍然受到妖魔化宣傳的影響

法廣:但是,無論是海外的民運團體,還是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他們與北京對話的渠道都不暢通,甚至可以說是處於阻塞的狀態,那麼,這些海外的民間交流怎麼影響國內的民間交流呢?

鍾錦江:是這樣。首先,即便是海外的華人對西藏自由運動,包括對尊者達賴喇嘛的看法,依然受到中共的妖魔化宣傳的影響。我們就希望通過我們的這些對話,使我們,使漢藏兩方,首先從個人感情上,能夠經常有機會坐在一起交流,互相溝通,然後,希望將這種交流與溝通,通過互聯網,傳遞到國內,從而讓國內的民眾知道,海外,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裡,我們有機會讓漢藏兩大民族正常地交往,也讓他們知道,對漢藏兩大民族間的矛盾,政府要負很大責任。

法廣:從流亡藏人的組織結構上來看,達賴喇嘛已經正式宣布退出了政治生活,流亡藏人也已經選出了以洛桑桑蓋為首的新的行政中央。那麼,新的行政中央在與北京對話的問題上,是否有新的政策,是否還是堅持達賴喇嘛主張的中間道路?

鍾錦江:我認為,在這次會議上,漢藏雙方還是強調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西藏人民議會副議長在開幕講話中,主要強調的還是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

法廣:但是,中國境內藏人自焚事件頻繁發生,自焚人數已經接近百人,這是否也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這種中間路線遇到困難呢?

鍾錦江:對於這一點,作為我們來說,不好太多猜測和推測,但是,在會議上,包括漢人在內的與會人士,都強調希望了解真相。尊者達賴喇嘛駐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東南亞的代表在發言中也強調,希望國際組織能夠進入中國藏區,調查和了解實際情況,以便給出真相,這是我們共同的想法。

鍾錦江先生還表示,首日活動中,雖然與會者在一些問題上明顯有分歧,但是,彼此都能以一種真誠的態度,加以討論,希望能化解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