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張偉國:路透對中國官場的解析有助推動中國政治透明

音頻 08:17

在今年中國“兩會”召開前夕,路透社在網上推出了一個名為“鏈接中國”(Connected china) 的新聞網站,介紹中國權力高層的人事、組織及相互關係,網站採用了網絡技術的新概念,以大量交互式的圖表、鏈接,將中國廳局級以上官員的社會聯繫、任職、派系關係網羅其中,一些網民將此稱為“兩會”的一個“重磅炸彈”。

廣告

就路透社在此時推出有關中國官場關係網站, 我們採訪了香港《動向》雜誌主編張偉國先生。

張偉國:我感覺他們(路透社)做了個很好的工作,中國現代化最缺少的就是政治透明度,老百姓的知情權往往都是要通過“翻牆”、通過外媒來了解的。這些信息在一個正常的國家裡,是由自己的媒體,包括當權執政機構、政府機構公布給老百姓知道,那現在有路透社和其他海外媒體來做這件事,一個反應出中國這方面的缺失,另外一方面也是對中國媒體、新聞從業人員的一個示範。

中國“兩會”就要在下周召開,您對路透社在此時推出該新聞網怎麼看?

張偉國:我相信這一類工作其它媒體陸陸續續也都做過,類似的圖表式分析我在網上也看過,如《紐約時報》、彭博社等。可能不搞研究的人不知道,其實國際上這方面的研究是很多的。有專門的年鑒等。象香港、日本都是做得相當地道。有的不比路透社的差,只不過他們做的是一種商業產品,每年有新的版本在更新的。 所以這種消息對於做研究的人來說,並不是新聞,但對於普通大眾、對於一般的讀者來講,那這個消息拿來後,對照兩會將要發生的新聞焦點、人也好,事也好,就可以比較準確地去把握其間的關係,不至於被外面的小道消息、或者一些有意放出來的“空氣”所左右。

您對路透這個網站透露出的信息可信性怎麼看?

張偉國:路透社是一個比較權威的國際媒體,它有自己獨立的和合作的消息來源。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知道,隨着中國開放以後,路透社和新華社之間的合作,和中國官方媒體間的合作也是挺廣泛的,合作方面的信息應該也是不會少的。現在吃不準的是,這是它獨立研究的一個成果呢,還是裡面有多少有中方(的因素?)我們從一個善意的角度考慮,那就是說,老百姓現在不是要求官員公布財產嗎?大陸民間知識分子也有強大的呼聲,要求推動陽光法案,政務公開,中國自己來做這件事情如果有困難的話,假手路透社這樣的有影響力的國際媒體,讓它幫個忙,不管是個人的合作還是他們傳統之間的官方合作,把這件事情推一推,這個我想還是有積極意義的。尤其是在兩會前夕,大家對中國的政治,權利運作的(關注),處於一個焦點狀態的時候,這樣一些權威信息泄露出來,為大家提供一種參考,可以確實去貼近中國政治的脈動。

路透這個網站的內容非常豐富,您怎樣看其中 所反應的出的中國機構官場關係?

張偉國:這是一個缺乏監督制約的、一黨專制、集權壟斷的國家體制,在某些方面是相當封閉的,靠一些關係在運作,並不是靠制度在運作。前些年,很多親北京的外國學者,因為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任權力的交接,認為中國好像有了一種制度化的發展,由此把中國模式推到了一個“ 如雷貫耳”的地步。那現在結果2012年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政治鬧劇,很多人有走到另外一個極端,好像中國的事情沒有什麼規律,宮廷政治非常黑暗,也非常血腥,在這種情況下,有這樣一些比較權威的資料,擺到檯面上來,對中國體制的認識就比較理性一些。我們可以看到中國集權統治的本質,並沒有因為外界的主管願望有根本的改變,但是它在運作上,也不像外界想象的那麼簡單,它也有它自己的一套系統。所以這種機制在西方看來,完全是不合理的,也是反民主的、反文明的,但是在中國比較實用主義、機會主義心理文化背景下,注重解決眼下的問題、忽悠敷衍眼前危機的能力倒是超出外界的想象的。

此前《紐約時報》等國外媒體因報道中國高層內幕而受到中國報復性行動的回應,您怎樣預期中國官方對此次路透的報道會有什麼樣的互動?

張偉國:要分幾種情況,一種情況如我們前面提到的,假設是官方有意透露給路透社的,就談不上什麼報復了。還有一種可能,是體制內的部分人,或者某一類人、某一個利益集團的人希望披露(這樣的消息),吹吹這樣的風,那麼這就涉及是否涉及國家機密,如果涉及到機密,上面要認真追查的話,那也許有的人要倒黴。

如果也沒有涉及到高度的機密,只不過是路透社一個長期資料積累發表出來的結果,那一般來講,現在中國當局反正臉皮也厚了,死豬不怕開水燙,基本上會不大理會,因為它也知道,越打得厲害、批判得厲害、封鎖得厲害,實際上等於在做反面廣告,看的人會更多。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因為對新聞媒體的壟斷性控制是一種政治機制,實際上有很大一部分人、很多機構都是靠這個活着、靠這個吃飯,有一個強大的慣性,哪怕是最高封存要改了,風向變了,但下面的慣性還是很大,還是在原來的軌道上運行,(他們)看到(路透)有這樣的東西(出來),來反擊呀、 批評呀、或者組織一些對抗性的動作也完全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