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言論自由

公民記者李建軍因網絡曝光山西水利廳長被京警帶走

李建軍的新浪博客
李建軍的新浪博客 網絡DR

公民記者李建軍連日來在其微博上曝光全國人大代表、山西水利廳長潘軍峰以及山西、臨汾水利系統官員在2月15日導致上萬人受災疏散、太原鐵路局南同蒲線數次列車停運的山西曲亭水庫潰壩中的種種黑幕。

廣告

今天(3月5日)上午,李建軍疑似因此事被被北京市警方帶走,截至記者發稿時,李建軍仍然被扣押在北新橋派出所。
知情者稱,李建軍今天上午在中青報與友人見面時,被警方傳喚,隨後,警方將其帶至住所,在下午2點多,李建軍被帶往東城區的北新橋派出所。得知此事後,多名媒體同仁與法律工作者趕往北新橋派出所聲援交涉。

在現場的王誓華律師透露,一名警官對其透露,對李建軍所髮網貼,警方正在“調查、甄別”,並有警員訊問李建軍,發帖有無人“指使”,側面證實李建軍的確因網絡言論被警方帶走。

李建軍從業傳統媒體多年,曾服務於《山西晚報》、《成都商報》,後因捲入成都商報龍燦事件等原因離開成都商報社。
此後,李建軍以公民記者身份活躍於網絡,連續爆料等多起山西官場醜聞,包括臨汾市紀檢委書記沈慶華年齡造假事件;原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蘇浩的“私生子”事件,蘇浩此後被調職;李建軍還在微博上首發了導致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下台的女博士後常艷的長篇紀實文章。

事發2月15日前後的山西省洪洞縣曲亭水庫潰壩事件,根據官方說法,2月15日7時,山西省臨汾洪洞縣曲亭水庫因灌溉輸水洞洞頂垮塌,導致壩體出現管涌。

官方稱,各級領導紛紛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分管領導“親臨一線指揮”,經過27小時的全力搶險,“有效延緩”了大壩坍塌時間,防止了大壩瞬間決口危險,但終因建於1959年的涵管老化嚴重而漏淘,形成壩體塌陷,致大壩於16日10時在涵管處塌陷過水。

而李建軍的網絡報道則指,官方稱,曲亭水庫“1959年建庫,水庫老化”,事實是從2004年7月至2010年,一直都在進行以“病險水庫除險加固”為中心的工程建設,前後耗資六七千萬元以上,並獲得“優良工程”評價。

此前,原《山西晚報》記者、現《中國經營報》記者李旭東找出了2006年3月刊發在《山西晚報》的未上網的報道:曲亭水庫名列山西首批病險水庫改造,在市縣配套不到位的情況下,山西省財政廳更指使“評審中心”搞“再評審”扣留改造款項。

李旭東回憶,當年報道刊發後,報料人受到打擊壓制,《山西晚報》做了整版廣告為山西省財政廳“挽面子”。

而據李建軍的指控,曲亭水庫被山西省財政廳扣減96萬元。但更離譜的是,此次導致潰壩的“漏水”之處,在這次病險水庫除險加固工程被重點加固過,在歷次評審中還被評為優良工程。

李建軍直指罪魁禍首山西省水利廳長潘軍峰  “山西省水利廳的各項工程,他幾乎都要插手。春節前他兒子在北京結婚,去了五六百個賓客,其中大部分是搞水利工程的。”

李建軍還指控,曲亭水庫潰壩始發並非官方所說的2月15日。而是2月13日下午,一名住在洪洞縣曲亭水庫邊的一名村民。此人發現壩體嚴重漏水後,向水利部門報告未果,在第二天,即2月14日向山西黃河電視台的新聞熱線投訴,
黃河台雖未作報道,但將情況反映給了水利廳辦公室龔姓主任,龔主任在2月14日情人節當天向潘軍峰廳長打電話,兩個小時後才撥通。

據李建軍所述,潘只是象徵性的向臨汾水利局長詢問了一下,既沒有馬上安排調查搶險,又沒指示有關人員快速進入現場。最終導致保庫護壩行動宣告失敗,100多米長的壩體垮塌。

此前在北新橋派出所的周澤律師透露,警方拒絕了李建軍要求見到律師的要求,“這是中國,派出所階段不讓見律師。”並且沒有提供書面的傳喚手續,根據中國法律,警方書面傳喚不得超過12個小時。但截至記者發稿時,李建軍仍未獲釋。

周澤律師認為,潘軍峰廳長在水庫潰壩前的山西兩會上當選了全國人大代表。“不能因為兩會正在舉行,就對涉及全國人大代表的網帖如此處理,全國人大代表不因如此特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