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觀察

中國人大代表賀優琳呼籲放寬二胎政策

音頻 12:23
中國廣東人大代表賀優琳
中國廣東人大代表賀優琳 RFI法廣/拉加德S Lagarde

2013年中國兩會傳出更多呼籲放開二胎政策的聲音。中國廣東省人大代表賀優琳已連續第三年呼籲當局允許人們生第二胎。3月7日,本台駐北京記者斯特凡-拉加德(Stephane-Lagarde)和另外幾家媒體的記者共同採訪了賀優琳,請他談談放寬二胎政策的見解以及對於先搞“二胎試驗區”的看法。

廣告

賀優琳:我認為沒必要搞試驗區,應該直接開放。因為我們已經實行了30年非常嚴格的計畫生育政策,現在的出生率在全世界已經算是非常低的。現在放開,一個人成人,都還要20多年,才能夠發揮作用,那你想想等於是半個世紀了,而且這個呼聲是很強烈,也很普遍。所以我認為,沒有必要再搞試驗區,應該可以放開了。

--從控制人口政策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及地方政府依賴操控獨生子女家長的社會福利費和罰款收入問題,賀優琳被要求談談看法。

賀優琳:人太多的確帶來社會負擔,造成資源等各方面(的消費),的確是非常龐大。但是,人又是最重要的,人本身就是資源,特別是我們已經面臨這麼大的人口下降。為了一個社會,為了一個國家,為了一個民族的未來,哪怕暫時有段時間因為這個政策放開了可能人口會有些回升,人均GDP可能會有些下降,但是為了未來,為了20,30年,50年以後的中國,暫時遇到點困難也是可以承受得了的。

因為現在獨生子女實際上也造成了很多社會綜合性問題。獨生子女既要養小又要養老,有的甚至要負擔4個甚至8個老人。所以我們說,(他們)有心,卻沒辦法孝敬老人。這樣一來,實際上國家對老人的投入,養老保險金體系也是很大的。如果多一兩個子女,在養老問題上也可以分擔一些國家的責任。所以我認為(放開二胎)會有些不利的方面,人口放開,但不是說“大放開”,我們還是提倡一個,允許兩個,嚴控三個。不是完全無度的放開。再一個,現在實際上真正一胎的群體還是有限的。比如農村基本上不是一胎,有些民營企業家很多也不是一胎。這是客觀存在的。所以在部分人裡面真正開放後,可能有的還不一定會生,有些人希望生。我們嚴控不準生第三胎,把第二胎放開影響不會很大。

--賀優琳主張放開二胎後大幅提高對三胎以上的罰款金額。

賀優琳:甚至罰款都要更嚴厲,要他交不起,就是要控制在兩胎。現在有的人有這個能力,兩胎,三胎,甚至五胎罰款,他都罰得起。因為罰款不高。要罰得他不能生第三胎,第四胎。那才有作用。我們允許二胎,堅決制止嚴控三胎。現在對有些人來說,他承擔得起,變相在獎勵他生小孩。

--最近30年的計畫生育政策給中國帶來什麼問題?

賀優琳:帶來很多社會綜合性問題。主要是整個人口結構開始發生變化。就是說,我們國家改革開放30年來,人口紅利促使了社會的發展(簡單的或者廉價勞力),但這種優勢如果再這麼嚴控下去,人口紅利會下降,勞動力比例會下降,老年人比例會上升。老年人的比例越上升,社會的負擔就越重,對國家的可持續發展也很不利。特別是勞動力人口這個段。到2015年,老人就要達到16%,已經一點多個億,到2020年將要達到18%,要有超過兩個億的老人,到2050年,老人將達到30%。這個社會將來的老齡化,養老保險體系,政府的負擔是相當沉重的。所以要改變整個人口結構,使得國家始終充滿活力,有比較多的適齡勞動力人口。已經可以看得出,出生率15歲以下的明顯少了。15歲到59歲勞動力階段的也開始減少。當然還有一個高峰期,但已經開始下降了。放開以後,孩子也要等到20年以後才能夠成為勞動力。

--賀優琳過去兩年都在人大會議呼籲放開二胎政策,但沒有得到國家的回應。他表示現在這樣的呼聲越來越高了,而且有些做法也在放寬。

賀優琳:空巢老人增加,失犢家庭增加,天災人禍造成很多失犢家庭,還有人口結構發生變化,基於這些情況,(要求放開二胎的)呼聲越來越高了。我們是為國家的未來負責,為民族的未來負責,不要只顧眼前這十年幾十年,要有個長遠的戰略眼光。還一個,實際上也在進步:比如原來只允許雙方都是獨生的生小孩(第二胎),但原來只能隔多少年才能生第二胎。現在是你只要是獨生子女,不受限制,你今年生一胎,明年又生第二胎都可以。現在又說在幾個省搞試點,這也是在往前走。但只不過是我們希望加快一點,儘快一點。有的人有生育期,希望生二胎,過了這個年齡段想生都不行了。所以我覺得就沒有必要再搞這些“開小口子,慢慢過渡”。

我提了兩年,但是看得出,過去提的不多,甚至還有點擔心:這是國家策略戰略問題。如果說當時提放開第二胎還有點顧慮,擔心的話,這兩年很普遍了,學者專家在呼籲,老百姓在呼籲,人大代表在呼籲,很多官員也在呼籲。那我今年繼續呼籲。我今天(3月7日)上午也在電話里跟國家計生委有關人員進行了溝通交流。我說,你們不是決策部門,但作為執行部門,面對這麼大的呼聲,你們有責任向高層反應。我說,就算是今年效果不佳,我還是會繼續提,繼續呼籲的。

--中國普通民眾是否支持放開二胎的提議?

賀優琳:老百姓支持,希望國家多聽聽這個呼聲,儘快開放。因為的確是,老百姓他有很多後顧之憂,特別是養老的後顧之憂,中國人的傳統。您說說看,一個年輕人遇到4個甚至8個老人家,他怎麼承受得了?他想盡孝心都盡不了。有時候我跟一些老人家講,你也要原諒年輕人,不是他不孝,他沒這個能力,沒這個精力。還有一個失犢問題,誰都擔心,一個小孩萬一遇到一點天災人禍怎麼辦?失去了以後,又過了生育期,永遠的傷,永遠的痛。獨生子女始終在一個安全保護網,我們說的“溫室”裡面長大,怕出任何問題,小小心心。但特別是一些自然災害是不可抗拒的。看到那種傷心的家庭,獨子獨女走了,他們自己也錯過了再生的時段年齡,那種傷是永遠的。而且這樣國家負擔也就更重。將來孤寡老人還得靠政府。

--地方政府計畫生育部門採取強迫墮胎、罰款等措施和做法對老百姓支持計畫生育政策產生什麼影響?

賀優琳:應該說執行計畫生育政策是越來越寬鬆了一些,特別是對農村,過去開始也就是一個(子女),後來對“獨女戶”也開放了,甚至少量罰款也有二胎了,過去的確是很嚴格,但是在進步,更人性化了。但是也不排除有的少量的地方還是搞“捆綁”:如果違反計畫生育在其他方面連帶懲罰。這個現象還有。這次我也提出說,不能捆綁,不能把什麼其他都聯繫起來。這方面真的在進步。

--作為學校校長,賀優琳是否發現獨生子女,像一些科學家所說的,長大後會有一點心理問題?

賀優琳:他們這一代,應該說知識能力還是高多了,整個社會都在進步嘛,但是的確因為獨子獨女的問題,受到了很大限制,特別是一些危險性的動作,運動,外出。在意志、毅力、性格方面是有些問題,比如團隊精神,協作能力,交往能力還是有些差距的。

以上是法廣駐北京記者斯特凡-拉加德和另外幾家媒體對中國廣東省人大代表賀優琳的採訪片段,談他呼籲開放二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