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看北京對朝鮮政策的變化

音頻 10:23

聯合國安理會本月7日全票通過了針對朝鮮第三次核試驗的2094號制裁決議案。這是針對朝鮮的第四次制裁案,包含迄今最嚴厲的內容。與以往幾次相比,北京此次的態度較為強硬,投了贊成票,反應出中國對朝鮮核試驗的擔心,顯然北京不能容忍平壤擁有核武器並可能對自己構成威脅。北京宣稱,中國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一向堅決反對朝鮮進行核試驗。朝鮮既然做錯了就不應受到鼓勵,而應付出相應代價。中國因此支持適度制裁朝鮮。

廣告

其實在中國國內,要求重新審視中朝關係,甚至主張不再支持平壤的呼聲也逐漸浮出。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2月27日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署名《中國應該放棄朝鮮》的文章。鄧聿文提到,中國最佳的選擇是採取主動權,爭取朝鮮半島的統一。而朝鮮的第三次核試驗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重新審視其與金氏王朝長期盟友關係的最佳時刻。為此,鄧聿文在文中列舉了五點放棄朝鮮的理由。一:國家關係不可建立在意識形態上。鄧聿文指出,國家關係如果建立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基礎上是很危險的,既不符合國際關係的現實,也不符合中朝各自的現實,也是對中國發展同西方關係的否定。如果根據意識形態來選擇盟友的話,那麼今天中國和西方之間的關係將無法存在。雖然中國和朝鮮都是社會主義國家,但兩國之間的區別甚至大於中國和西方社會。二: “地緣優勢說”誇大了朝鮮作用。鄧聿文指出,把中國的戰略安全寄託在所謂的地緣政治優勢上,並不切實際,也誇大了朝鮮的作用。中國那種基於地緣政治而與朝鮮建立起來的戰略盟友關係已經過時了。儘管在冷戰時期朝鮮是中國有用的朋友,但朝鮮今天的作用則令人懷疑。設想一下,如果美國視朝鮮的核武為嚴重的威脅,準備對其發起先發制人的打擊,那麼中國是否覺得自己有責任幫助盟友呢?如果中國幫助朝鮮,又是否會引火燒身呢?三:朝鮮不會改革開放,遲早衰敗。鄧聿文指出,朝鮮將不會改革和對外開放。國際社會曾一度希望金正恩掌權後將推進改革,但這種設想似乎落空。而即使金正恩個人有改革的意願,朝鮮的統治集團也決不允許他這麼做,因為一旦朝鮮的大門敞開,可能就意味着其政權的倒台。中國為什麼要與一個遲早要完蛋的政權為友呢?四:朝鮮正在離北京越來越遠。鄧聿文指出,朝鮮正在離北京越來越遠。中國人習慣以朝鮮戰爭為由,形容中朝兩國的關係是“鮮血凝成的友誼”,但朝鮮其實並不這樣想。早在上世紀60年代,朝鮮領導人金日成就重寫了那段歷史,把上萬名在朝鮮戰爭中死亡的中國兒女的歷史從記錄中抹去。許多志願軍戰士的墓地也被夷為平地。對朝鮮人來說,甩掉“中國的束縛”是獨立與自主的象徵。五:警惕朝鮮“以核武威脅中國”。鄧聿文指出,朝鮮一旦有了核武器,不能排除反覆無常的金氏王朝以核武來要挾中國。據美國斯坦福大學的薛立泰說,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2009年訪問朝鮮時,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曾把朝鮮的貧窮歸罪於中國“自私的”戰略和美國的制裁。金正日還暗示,朝鮮退出六方會談的原因是想擺脫北京的制約,並不是衝著美國來的。同時,金正日還建議如果華盛頓伸出援助之手,朝鮮可以成為美國對付中國的最堅固的堡壘。平壤還表示它可以利用核武來迫使中國就範。

鄧聿文分析表示,朝鮮研製核武的部分原因是它幻想着可以藉此與美國平等談判,因此強迫美國妥協。如果美國願意向朝鮮示好,那麼朝鮮在同中國打交道時就可以掌握主動權,尤其是北京不滿足朝鮮的要求時。這一點是完全有可能的。最後鄧聿文總結稱,基於上述考慮,中國應該放棄朝鮮,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斡旋朝鮮半島的統一。中國這樣做將有助於瓦解美日韓的戰略聯盟,減緩東北亞地緣政治給中國的壓力,同時也有助於解決台灣問題。

據中國媒體報道,就連毛澤東唯一的孫子、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毛新宇最近也就朝鮮第三次核試驗表示:“朝鮮應該走無核化、和平發展的道路。”毛新宇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朝鮮無核化也是中國人民的心願。”毛新宇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每逢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他都會針對各種懸案發表見解。但此次是毛新宇第一次敦促朝鮮走無核化道路。犧牲在朝鮮戰場的毛岸英是毛新宇的大伯,因此很多人分析稱,受祖輩父輩的影響,毛新宇對朝鮮持友好態度。北京的一位外交消息人士表示:“具有代表性的‘紅二代’毛新宇公開對朝核問題表明立場,中國人民對朝鮮第三次核試驗的態度可見一斑。”毛新宇是毛澤東次子毛岸青的獨生子。

劍中先生最近發表文章指出,在官方的默許下,中國強烈反對金家世襲政權的民意,獲得了一定的釋放,「中國網絡上的主流意見非常清楚,基本是一邊倒的譴責和批評:朝鮮挑戰包括中國支持的安理會決議,違背了中國利益;中國此前的對朝政策遭遇失敗。」甚至有人發出「解放朝鮮,終止半島核危機」的激憤之音。

據估計,朝鮮為核開發累計投入了十一億至十五億美元,加上運載核武器的遠程導彈,朝鮮共投入了二十八億至三十二億美元。這些錢可以買到九百三十三萬噸至一千零六十六萬噸的玉米,可供所有朝鮮人民食用二年七個月至三年。

北京每年向北韓提供石油消費量的百分之九十、糧食的百分之四十五、生活必需品的百分之八十。二○一二年為向金正恩示好,還對朝鮮進行了「中國援朝史上最大規模的單筆無償經濟援助」,但北京在朝核問題上的話語權仍舊等於零。

金家王朝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孤注一擲,把核武器當作救命稻草,還因為對於朝鮮權貴來說,最壞的情況不外乎沒有外援餓死一些老百姓,而沒有核武器,很可能就會重蹈薩達姆、卡達菲的覆轍。

就中朝關係,他指出,雙方誰也離不開誰。在「唇齒相依」、「鮮血凝結成的友誼」的背後,中朝兩個獨裁政黨的相互利用和較量從未平息。以朝核試驗來說,中國的得意算盤是和稀泥,在檯面上盡量與國際社會保持一致,但絕不會實質性制裁朝鮮。朝鮮這個國際麻煩的存在,將極大地減輕自由世界關注中國人權的力度,朝鮮因此成為北京親朝派所謂的「戰略資產」,和網民所謂的「制度緩衝」。為彰顯自己的地區影響力和大國地位,二○○三年北京多方斡旋,一手促成了朝核問題的六方會談。平壤不甘心做北京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砝碼,將計就計,順勢把六方會談當成秘密研製核武的擋箭牌,加緊研製核武器。

二○○九年六月,在回答「中國是否與朝鮮存在同盟關係」的問題時,中共發言人秦剛表示中朝之間有著正常的國家關係和人員往來。這和今年中國對聯合國制裁朝鮮決議案投贊成票一樣,意味著北京在事實上否定了與平壤的軍事同盟關係,即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簽訂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該條約規定「雙方不參加反對對方的同盟、集團、行動或措施」、「一旦締約一方遭受到一國或幾國聯合武裝進攻時,締約另一方應立即盡其全力給予軍事及其他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