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多名中國高官稱計畫生育“只能加強不會削弱”

計畫生育政策是中國的一項國策
計畫生育政策是中國的一項國策 © DR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10 分鐘

雖然有許多學者倡議中國改變目前執行的嚴厲的一胎化計生政策,但目前正在北京進行的中國兩會上,仍有多名高官表態,不會改變目前的計畫生育政策。對計生政策的走向問題,根據《財經》雜誌的報道,十八大以來,新一任領導集體尚未正式討論生育政策調整的議題。此次機構改革與計生政策調整之間,並沒有直接聯繫。

廣告

今天(3月11日)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王峰就“《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有關內容和考慮”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在談及計生委和衛生部合並後的計生政策時,王峰稱,“第一,堅持計畫生育基本國策不變。在我們這個人口大國,人口和資源間的壓力依然存在。第二,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制度不變。第三,計畫生育一票否決制不變。新部門將從機制上保證計畫生育工作,只能加強不會削弱。”

根據他的說法,“這三個不變就從制度上、機制上保證了計畫生育這個領域的工作只能加強,不會削弱。”王峰表示,而且在新部門“三定”方案當中,對職能的配置、內設機構、人員編製的力量還會有特殊要求,等中央的要求出台之後,對地方計畫生育領域的工作也會提出加強的要求。

此外,全國政協委員,原國資委主任、工信部部長李毅中在前天的一次訪談中對媒體表示,“人口紅利消失說嚴重了。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只要措施得當,怎麼會出現勞動力緊張的狀況?計畫生育政策不能動搖,人口必須控制,不能因勞動力緊張就放鬆。”

對計生政策的走向問題,根據《財經》雜誌的報道,十八大以來,新一任領導集體尚未正式討論生育政策調整的議題。此次機構改革與計生政策調整之間,並沒有直接聯繫。

目前,隨着人口壓力減輕,城市居民生育意願大幅降低,在省、地市一級,人口計生部門的人口控制功能已日漸萎縮,而其負責的生殖健康、節育等職能,與醫療衛生機構存在頗多重合,且受困於人員、技術等條件,難以與衛生系統抗衡。

目前,人口計生委系統的機構設置直達縣一級,即使在鄉鎮一級,也一般設有計生辦和計畫生育服務中心,通常是同一機構的“兩塊牌子”。基層計生機構最重要的人口控制功能也已轉化為社會撫養費徵收。據不完全統計,全國人口計生系統人員近40萬人,在較大的鄉,專職工作人員多達十餘人,多由副鄉長主抓計生,實行超生一票否決制。在村級組織,計生責任由村幹部承擔,具體工作則由計生專干負責。

在本輪機構調整的討論中,主要反對意見來自人口大省的主政者。他們擔憂,機構調整後,計生功能受到削弱,人口形勢一旦反彈,將給本省資源環境帶來壓力,並攤薄人均GDP指標。

一些當年的計生政策設計者,也強烈反對,此外,中共高層內部對農村人口反彈也有擔憂。

2011年4月,在“六普”數據公布之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時任國家人口計生委發展規畫信息司司長於學軍就人口形勢給中央政治局講課。據說,對於生育政策調整之後的農村人口反彈的問題,有高層領導專門發問,但二位人口學家的解答未能說服當時的領導。

目前,中國各省已實施“雙獨二胎”政策  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家庭,可生育二胎。此前人口學界曾醞釀分省、分步驟放開的“單獨二胎”方案。

所謂“單獨二胎”,指的是夫妻雙方有一方是獨生之女,經過一定程序和間隔後,可生第二胎,“先‘雙獨’、再‘單獨’,最終過渡到全面放開二胎,比較容易被接受。”

由於北京高層中對整體人口形勢走向仍未有定論,對待人口老齡化也看法不一,加之胡溫體制守成性格明顯,對長遠謀畫動力不足,因此上述“單獨二胎”在胡溫後期已被擱置。

學界呼籲,相較影響面較小,制度複雜的“單獨二胎”,應直接全面放開二胎,應對目前中國低迷生育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