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習近平以斯大林主義應對公民挑戰

音頻 04:45

在北京召開兩會期間,習近平不久前的兩次內部講話被曝光,一是談及前蘇聯解體的教訓,是“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 否定列寧、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二是談堅持馬列毛鄧江胡的思想,認為共產黨人應有共產主義理想。兩度出任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館參贊的加拿大布魯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政治學副教授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在該國《環球郵報》上撰文《中國共產黨回到馬克思主義》,認為在西方看來很過時的對斯大林主義的召喚,表明了在面對底層公民依靠社交媒體爭取民主的挑戰時,中國新領導人“嚴陣以待”的戰略。

廣告

伯頓設想如果新一代中國領導人與國內及國際現實更加合拍,中西方的關係就可能因雙方巨大的共同利益出現新的趨向。對加拿大來說,中國走向憲政,具有穩定的民主政體,政策的開放及透明都將減緩加拿大人對來自中國投資的擔憂,增強加拿大對中國市場投資的信心,以及改善中國在國際上糟糕的人權形象。

順應國內及國際趨勢,就意味着習近平會響應溫家寶在去年三月人大會議閉幕時對政改的呼籲,啟動政改進程。但如果中國真的實行憲政,提高透明度,那麼官員無處不在的腐敗將會被曝光,很多人會被繩之以法。伯頓指很不幸的是,這正是共產黨本身的問題所在,他的設想不會成為現實。

共產黨不想讓其黨文化中的貪污賄賂謀財害命之類的事情過多曝光,也不想讓人們聚焦於對生意場上獨立競爭者的任意逮捕及人權活動人士的被失蹤與迫害,更不想有人提及它對西藏和新疆的暴力鎮壓,儘管這種殘酷鎮壓幾乎引起了國際法庭的介入。

習近平把共產黨的蛻化腐敗歸咎於“西方資產階級自由化”,他要求各級官員回歸馬列主義價值觀,以免步共產黨垮台的前蘇聯的後塵。在中國新領導人決定嚴陣以待對付底層公民的挑戰後,中國政府像魔法師的跟班一樣在微博上左右開弓刪除敏感詞,網絡警察一個個地嚴加看管服務器,極力阻止人們自由地訪問網站。

伯頓認為習近平和新領導層正試圖以加強網絡控制、鉗制自由表達、壓制異議人士和增加國家對經濟社會一切領域的控制來強化共產黨的列寧化趨向,但他們無法控制不斷增長的反對官方意識形態的公民數量,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看清了中國的政治現實,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擁有自己的社會價值取向。

伯頓指中國共產黨近乎絕望地拉近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現實的關係,北京給《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及發展項目》投入了十億元人民幣,生產出了“三個自信”,也就是“全黨必須保持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這高成本產出的可憐、脆弱的成果當然不會給任何人帶來自信,但這已是黨豢養的當今知識分子竭盡所能的最好結果,這對於共產黨未來的十年來說並不是好兆頭。

伯頓認為習近平和前蘇聯的勃烈日涅夫一樣,是末世共產體制的領導者,列寧主義不僅缺乏新意,還令人窒息,他們在世界上已經被拋棄了20多年。加拿大對習近平的這一走向無能為力,只希望中國不要深陷政治及經濟危機。伯頓遺憾地發現,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國領導人新不如舊,甚至可以說,習近平是一位脆弱無能的領導者,他領導着一個日漸沒落的制度,這個制度沒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