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述

看中國新領導層在廢除勞教制度問題上的態度

音頻 05:33

中國的勞教制度一直受到人們的高度關注。許多國際人權團體以及中國民間人士早就大聲疾呼應當取消勞教制度。最近,中國新一屆總理李克強表示,中國取消勞動教養制度的具體方案可能在2013年底制定。李克強在他擔任總理後的首場記者會上就勞改問題回答說:“有關中國勞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關部門正在抓緊研究制定,年內有望出台。” 李克強的表態無疑使勞教問題再度成為大家矚目的焦點。

廣告

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新年1月7日在全國政法委電話工作會議上宣佈要推進「勞動教養、涉法涉訴信訪工作、司法權力運行機制、戶籍制度」的改革,並宣佈:“中央已研究,擬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後,今年停止使用勞教制度。” 1月9日新華社發表題為《適應民主法治進程,改革勞教制度》的文章,指出存在將近六十年的中國勞教制度有望在2013年發生重大改革。

路透社在1月份的報道中也透露,中國有望在今年對其勞改制度進行改革,這將是由中國共產黨新任領導人習近平引領的重大法律改革的第一步。為此有個別美國媒體甚至預測諾貝爾委員會可能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理由是習近平推動改革勞教制度。

個別外媒的這些評論,被中國的訪民和維權人士認為是“根本不了解中國勞教制度”、“不了解中國人權狀況”、“不了解習近平勞教改革目地”的表現。有評論人士認為,勞教改革本身並沒有為促使和平、人權與幸福做出任何貢獻,因為被勞教制度迫害的最大團體  異議人士和宗教信仰人士依然還在被迫害中,沒有得到任何自由和賠償,因此完全不符合“諾貝爾和平獎”的宗旨和標準。

就勞教問題,« 開放 »雜誌最近發表申淵的文章,題目是:勞教制度必將徹底清算。文章回顧了勞教制度的由來,指出,中國的勞動教養制度源自前蘇俄。一九一七年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奪權後,為對付反革命和怠工行為,成立以捷爾任斯基為首的《全俄肅清反革命和怠工非常委員會》,俄文簡稱「契卡」。帶有強制勞動和勞動改造性質的營地隨著「契卡」應運而生。第一座勞改營成立於一九二三年,在靠近北極圈的白令海中的索洛維茨基群島上,用以關押反對蘇維埃政權的政治犯和不同政見者,包括社會革命黨人、孟什維克與宗教界人士。

中共的勞動教養始於中共建國之初,懲治那些在鎮反肅反三反五反運動中夠不上刑事處分的前國民黨憲政軍人員、擾亂社會治安者、宗教人士、偷聽「敵台」者、被殺或錯殺者的家屬,甚至所謂的「思想落後」分子、不服從「工作分配」、「消極怠工」分子與流氓阿飛小偷。但是起初勞動教養與勞動改造的界限並不十分清楚。

勞動教養在一九五七年才被正式定位並達到高潮。毛澤東把勞動教養定位於處置敵我矛盾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政治犯  右派分子和其他壞分子。當時上百萬右派分子和壞分子被開除公職,流落社會,引起社會動盪。毛澤東便在當年七月於青島舉行的中共省委書記會議上說:「除了少數著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勞動教養,搞個勞動教養條例。」 毛澤東把勞動教養這個違反憲法的法外之法加以合法化、體制化、規範化,比祖師爺斯大林更加肆無忌憚。

隨後人大常委會批准頒發勞教決定規定,凡是「不務正業」、「違反治安管理」、「拒絕勞動或破壞紀律」、「不服從工作分配」的;「罪行輕微、不追究刑事責任的反革命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受到機關、團體、企業、學校等單位的開除處分,無生活出路的」,均可送去勞動教養,隻字未提勞教主要對象是右派分子。

勞教在人大立法後,一九五七到一九五八年度一年內收容的勞教人數就有四十多萬人,其中包括四次鎮反肅反中清理出來不夠判刑條件的戴帽現行或歷史反革命分子約二十萬;右派分子十五萬多,占官定右派五十五萬人的三分之一;其餘為各種壞分子,實際上也是右派分子。不久,三年大饑荒中逃荒討飯的「盲流分子」逾百萬人也加入了勞教大軍。歷年來累計勞教人數達六百萬人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