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時事觀察

翁明賢:習近平另布棋局不隨美國起舞

音頻 12:38
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與中國主席習近平3月22日下飛機
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與中國主席習近平3月22日下飛機 REUTERS/Maxim Shemetov
作者: 夏榕
27 分鐘

3月30日,中國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偕夫人彭麗媛結束對剛果共和國的訪問回國,為9天4國之行畫上了句號。不少國際媒體報道,習近平首次外訪獲得諸多務實的成果,同時習近平的夫人也給國際留下深刻印象。分析指出,習近平透過本此俄羅斯與非洲三國之行,具體表達出中國的對外戰略的布局,出訪過程中,他還展現出一些不同於中國先前領導人的外交作風。

廣告

對這些評論,在本次時事觀察節目中,我們請到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所長翁明賢教授,跟大家來做進一步的分析。

外交路線圖

對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後,首度出訪即選擇俄羅斯,後再奔赴坦桑尼亞、南非與剛果,這顯示出中國外交布局的一個具體的步驟,翁明賢首先如是分析。接下來他指出,習近平出訪首站前往俄國,這不僅僅是看重中俄結盟關係,同時也讓中國在北方無後顧之憂,另外雙方深化政軍交流,也有在亞太地區聯俄制美的意味。俄國之後,我們注意到訪問的非洲三國都是中國石油進口的重要管線,期間還參加金磚國家德班峰會,也顯示出中國企圖主導金磚國家的雄心,以及繼續南南外交政策。

換言之,習近平透過如此一個具體的外交戰略,來達到鞏固中國作為第三世界的代言人,甚至領導人的地位,他認為,未來習近平外訪的路線絕對不會只限於俄國與非洲大陸,因為4月份,他馬上也要出席亞洲博鰲論壇,屆時習近平將同更多亞太國家與中南美洲領袖會晤,製造更多出訪的機會,也會展現出習近平一個新的外交布局。

外交風格的三大思維

翁明賢先前撰文指出,習近平的外交風格有三:設定國際議題、主導國際政治趨勢發展、擴大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他由此解析說,以前鄧小平時代外交上講求韜光養晦,有所不為;之後胡錦濤時期,整個國家實力不斷增強,變成有所為、有所作為,到習近平採積極主動外交戰略。而中國在亞洲崛起早就已經是一個事實,又經過華爾街金融風暴與中東與非洲的茉莉花革命,對解決全球經濟危機,或區域戰略情勢,中國角色更是被凸顯出來。當然中國也察覺,未來許多國際議題,如果沒有主導權的話,在議題設定上那麼就是在以美國為首的狀態下進行。

舉例來說,2009年金融風暴,美國提出G2的概念,由美國和中國來共同因應全球的金融危機,不過中國當時沒有特別的回應。到了現在,在金磚五國峰會上,由中國來同其他四個成員國,計畫設立發展銀行與成立理事會,更積極地去援助南方國家,基本上這就是一個國際議題的設定,如此一來,中國可擴大其在全球戰略的影響力,以及經由資源充沛的金磚國家平台,更能幫助中國在亞洲發展出以中國為首的戰略情勢。

按照這樣的發展,一方面,中國對內可以穩定內部維穩的發展過程。對外,又能維護中國的主權,特別是針對最近一連串的領土爭議的問題。換言之,翁明賢認為,從設定國際議題,到主導國際政治趨勢發展,並擴大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習近平這三大特點基本上是在上述的思考中完成的。

另開盤棋 不隨美國起舞

翁明賢認為,中國目前的戰略布局,就好像在下圍棋一樣。圍棋不在乎要吃對方多少子,而是要從地盤的角度來決勝負。他指出,中國未來全球戰略有三大布局,首先是非洲大陸,當地不僅有豐富資源,還有廣大的市場,目前中國對非洲已達到深入發展的程度。還有中南美洲的產油國家,中南美洲同時也是美國的後院,在此地布局,對中國將來在美洲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相當有幫助。以及對南太平洋的布局也是,這對美國目前在亞洲強調再平衡的政策就能產生一個制肘的效果。

所以,美國日後要因應中國這種將非洲、中南美洲、南美洲三點連成一線布局的話,勢必加倍困難,另一方面還可以破解美國亞洲再平衡的戰略。

換言之,中國其實不認同美國提出的G2。因為美國一向強調和平民主、自由均富,即所謂的“華盛頓共識”的概念,而美國也一直在批判中國提出的“北京共識”,也就是說,講求資源開發,資金和技術的給予,但不幹涉給予國的政治發展與內政議題。

目前,中國又強調所謂的“中國夢”,並說中國將協助其他國家發展自己的夢,這意味中國要建立出另一個不同於美國的模式,不幹涉他國的外交內政,一個和平共處的原則,而這樣的思維確實能夠吸引更多的南方國家的認同,並接受中國的資助。

他又分析說,習近平上台後,跳脫美中架構。中國在國際戰略另起爐竈,更有助於解決中國在亞洲的領土紛爭,像是釣魚島、黃岩島、南沙群島等等,因為其擁有更多的主導權,因此這樣的一個戰略模式是會持續進行的。

引發熱議的夫人外交

翁明賢對此表示,這當然是不同於過往中國領導人出訪的現象。以前江澤民與胡錦濤出訪偶爾也有夫人隨行,但多半不強調夫人的角色,也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習近平夫人彭麗媛具有歌唱家以及解放軍的少將,本身的身份就很敏感,因此她的整個北京很容易就會引起媒體的追逐。

況且,從某種程度而言,北京也有意讓西方從另一個視野來看中國,並塑造一個所謂的中國第一家庭的形象,以相較於白宮第一家庭,促使各方從新的角度來看像中國與美國這樣的大國的並行發展。

翁明賢最後對本台指出,習近平社會經驗豐富,外語能力又強,加上他本人對外交事務的興趣很高,這些都促成他展現與胡錦濤、江澤民中國前任領導人不同的外交作風。

記者感謝翁明賢所長對習近平外交策略的精闢分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