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輿論看中國

法中引渡條約引發爭論

音頻 06:29
作者: 艾米
18 分鐘

法國參議院與本周三投票通過法中互相引渡罪犯條約交由議會審議的計畫草案,這條新聞雖然在法國媒體激起很大的反響,似乎只有89 街網站上刊登了一片文章,文章的作者就是網站創始人之一,曾經擔任法國媒體駐華記者的皮埃爾,哈斯基先生,他認為法國參議院的相關決定令人擔憂。

廣告

哈斯基在文中指出,擁有世界知名度的非政府組織國際大赦在法國參議院就此法案是否交議會審批投票表決之前,就發出的緊急呼籲,要求法國參議院不要簽署此法案,而另一個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駐香港的一位法國研究員直接指出說,這個條約實際上對兩國並不平等。而對法案投反對票的法國綠黨議員更認為這是一個恥辱的法案。

哈斯基指出,最令人不解,也是最矛盾的一點是,法國引渡條約實際上是由法國前總統希拉克時期的司法部長帕斯卡∙克雷芒於2007年就已經簽署了,但隨後就一直被封鎖在議會的文件櫃里。問題是,為什麼在六年之後,法國現任政府在沒有提出任何問題的情況下突然通過這個法案呢?當然,這個條約的另一個簽署國  中國目前無可非議已經躍居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在人權和法治國家建設領域實在是還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問題;而這一點並不是無關痛癢,可以隨便忽略不予考慮的問題。

實際上,法中引渡條約中有不少條款實際上還是有很多保護性的規定,比如,在該條約的第三款中就規定,引渡對象不包括:可以拒絕被對方認為是政治犯的人,或者一方認為對方的引渡要求涉及的對象是因為種族,性別,國籍,民族或者是政治言論受到起訴或受到懲罰人的引渡要求。

另外,可能會在中國被判處死刑的人就不屬於向中國引渡的犯人行列,因為法國已經廢除了死刑,而中國目前是世界上執行死刑處決數目最多的國家。

哈斯基在文章中寫道,國際大赦組織2013年的年度報告顯示,中國的司法體制從總體上講還有很多政治的因素,即使在處理普通案件時,也存在不少“不公正的”因素。

人權觀察組織駐香港的法國研究員尼古拉∙貝格蘭對89街網站說,他認為這個法案反映出法國對非法移民現象的擔憂。但是,同時也為中國政府做出一些政治上的要求打開了大門,比如說來自新疆和西藏的避難者。如果真的出現類似的情況,就會讓法國處於防守的狀態,法國司法部門就必須和一個不承認司法和法官獨立性的國家進行談判。在貝格蘭眼中,中國司法體制是法院聽司法部的指揮,而司法部的官員都要聽黨中央的指示。他總結說,了解中國司法運作機制的人都很清楚,極力促進這個引渡法案被批準的人所說的那些理由實際上不僅不夠充足,而且根本無法真正實施。

支持這項法案的人的論據是什麼呢?

社會黨參議員讓∙貝松是以法國外交部和國防部的名義提交法案的人,他同時也是中法友誼小組的主席,他對該法案進行辯解,對89街網站記者表示:

首先這個法案是由法國政府撰寫的。其次,法案包括了歐洲有關引渡條約的內容,而且,還要比歐洲的相關條約更加完善,因為法中引渡法案中規定,有可能在中國判處死刑的人不在引渡的範圍中。

況且,如果沒有這個條約,法國就要聽任中方自行決定是否願意接受法國的引渡要求,換句話說,法國不能要求將法國人引渡回國進行審判。

哈斯基指出;最近幾年,中法之間要求引渡的案件非常少,有一個案件就涉及到殺人,一個殺害了女友的男人逃到法國來,而北京希望將此人引渡回中國進行審訊,但他在中國將面臨死刑的危險。這個案子很難辦,因為如果將他交給中國,他將被判死刑,但是拒絕中國的要求,就是讓一個殺人兇手遊走於法律之外。

另一個事件與薄熙來案有關,那就是被懷疑與谷開來有密切關係的法國建築師德維萊爾,他在柬埔寨被警方逮捕後,法國成功地阻攔住了將他譴往中國的程序,但他後來在得到了所有的保證後自己前往中國接受警方的問詢。

哈斯基最後總結說,目前法國與中國的關係中,除了非法移民,經濟交往等領域外,剩下的就是與中國之間的政治意味很強的關係了。法國總統奧朗德出於經濟和戰略考慮,將中法貿易放在互信和合作的框架下,這一點在他訪問中國期間的表現,還有最近他十分低調地向將要離任的中國駐法大使頒發騎士勳章的舉動就是最好的體現。

一些人認為,在與中國打交道的過程中不能忽視中國政府的體制問題,比如說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劉曉波目前仍舊被關在監獄中。同時,與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相比,政治改革的步伐實在是太緩慢了。在他們眼裡,簽署引渡條約並不是一個好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