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八九六四:希望與失望交織的24年

音頻 07:41
作者: 瑞迪
21 分鐘

八九六四已經過去了整整24年。24年後的今天,“六四”在中國大陸仍然是一個不能公開言說的禁區,從目前種種跡象來看,這種局面並沒有因為最高領導層的換屆交班而有所改變。今年2月底,由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團體再次致信人大政協兩會,題目是“這是一個希望,但願它不再成為一次絕望”。這是自1995年以來這個團體發出的35封公開信。不過,幾個月後,天安門母親還是感到失望了。“六四”紀念日前夕,他們再次發表公開信,認為看到當局重新評價“六四”的希望正漸漸遠去,而絕望正在漸漸逼近。

廣告

丁子霖:希望已經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

天安門母親團體的發起人之一丁子霖老師接受我們的電話採訪時這樣表示:

丁子霖:“我的感受是希望已經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我現在看不到有解決問題的跡象,因為,我們感到習近平先生最近的一些公開的講話,到現在為止沒有提及一次政治改革,而六四問題要想解決,必定要有政治改革。因為六四問題不可能孤立解決,儘管我們很迫切。但是,我們很清楚地知道,不管誰上台,要解決(六四問題)的話,必須要和政治改革的起步捆綁在一起,而且要逐步解決。到現在為止,習近平在他的公開講話里,沒有提一個字說政治改革。三個月來看到的他的一些政治講話,居然說不能用前30年否定後30年,也不能用後30年否定前30年。他是指1949到1979, 然後1979到現在。前30年是毛式的統治,後30年是鄧式的統治。前30年和後30年有一個共同的東西,就是不把人當人,不把中國人的生命當回事,中國人的命就那麼不值錢。可怕的是習近平正在把民眾對他良好的期盼逐步變成泡影,我想,我們必須做個清醒的,冷靜的觀察者。”

陳子明:解決六四問題符合中國大多數人意志

 

被當局指控為八九學運的幕後黑手的陳子明在89年時正擔任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所長,他曾被捕入獄,如今在北京長期處於被監控狀態。六四前夕,他的門前自然也又多了些看守。雖然目前沒有看到當局會改變對“六四”的評價的跡象,但是他仍然不想放棄希望,他通過電話向我們表示:

“24年了,這一頁我希望能儘快地翻過去,因為這是恥辱的一頁。我沒有看到任何這方面的跡象(解決六四問題),但是,我不願意完全放棄這樣的一種希望,因為這種希望符合中國大多數人的意志,當然也符合我個人的願望和利益。所以,我還是希望在這方面看到有所進展。很多關鍵性的人物也已經離開人世,至於老百姓,我從來沒有見到過(包括在公檢法隊伍中)有人表現出強烈的不滿,說一定要堅持不翻案。都說要平反,要改正。既然沒有那麼大的阻力,為什麼不練呢!只是那些掌權的人不想罷。”

“現在來說,我們還是最懷念的是那些在24年前倒下的人們。我們希望能夠在他們的墳前,告訴他們:改變歷史的時間到了,沉冤可以昭雪了。但是,直到今天我們還是做不到這一點。所以,我感到內心非常的悲痛。“

法廣:您覺得這一天遙遠么?

陳子明:我相信不會遙遠。

丁子霖:維園燭光安慰地下亡靈,也撫慰母親受傷的心靈

一如往年,香港依然是中國唯一可以公開組織六四紀念活動的城市。維多利亞公園6月4日晚間將再次燃起燭光,哀悼過早逝去的生命。24年前在那場鎮壓中失去獨生兒子的丁子霖老師告訴我們,維園的六四燭光對於無法公開紀念的難屬來說彌足珍貴:

丁子霖:”對我們天安門母親群體來說,對我們這些大陸的六四難屬來說,我覺得香港同胞沒有淡忘(六四)。每年參加維園紀念晚會的人沒有減少,反而增多。香港的年輕一代知道中國24年前發生了什麼。畢竟一國兩制,他們有這方面的自由度,我覺得這份空間,我們都要很愛護它,珍惜它。我們作為父親,作為母親,作為遺孀,我們當然很關注。我們在大陸,我們公開祭奠的權利被剝奪了,但香港同胞能夠做到我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這多珍貴呵!所以,我每年都覺得維園的蠟燭也為安慰那些地下的亡靈,同時,也撫慰我們這些母親們受傷的心靈。我們非常珍惜這一點。“

李卓人:維園燭光為悼念六四,也為港人自己

 

香港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晚會每年都吸引着眾多港人參加。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何以如此執著地紀念那場發生在北京、又遲遲得不到中央政府重新評價的運動呢?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對我們說:

李卓人:“一方面,六四對我們(香港)衝擊很大,我們這一代經過六四的人都對當時的屠城非常憤怒;還有,我覺得,鎮壓在國內還是每天都在發生。(既)沒有平反六四,還在鎮壓國內的維權。所以,我們覺得,燭光晚會一方面是悼念,另一方面,也是要求中國開始去繼續民主改革。還有,香港本身要爭普選。我們的普選也受到打壓。中共打壓國內的維權,打壓香港的普選。所以,我們可能是多一些六四的感情,但是,現在也覺得參加(這些活動)也是為自己的。所以,很多年輕人也來參加,要求平反六四,要求尊重香港人,尊重中國人民主自由的訴求。這也促使更多的香港人出來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