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香港的「愛國愛民」大辯論

音頻 03:59
RFI/Chine
作者: 香港特約記者 史英強
11 分鐘

香港近期出現「去中國化」的聲音,這是一種不認同「六四是中國人的事,與香港人無關」的分離主義論調,也即「城邦本土派」的觀點。但這些聲音和論調僅僅在互聯網上顯得聲浪巨大,事實上只吸引非常少的群眾。六月四日晚上在西環的中聯辦前,「香港人優先」團體號召的「五星燒烤」抗議只有十幾人出席,而採訪的記者與維持秩序的警察比起參加者還要多幾倍。在尖沙咀鐘樓,打著港英旗幟的「港人自決、藍色起義」組織號召的聚會,也只有幾十人參加。但大辯論掀起,已是事實。 

廣告

是否六四不是香港人的事?是否「愛國愛民」的口號就是愛黨?黨和國家的分際為何?更深一層的問題,則牽涉到國家認同。香港人是否就不是中國人?「中國」二字,是否就變成一個香港的髒字眼?年輕一代的香港市民對中國的歷史或許沒有全面的掌握,很容易把「六四」簡單標籤為「反共」,而把「愛國」標籤為「親共」。自從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喬曉陽提出未來普選產生的特首要符合「愛國愛港」標準後,一些港人認為「愛國」二字就更難與「愛黨」、「愛中央政府」區隔開。曾被喬曉陽點名批判不符合「愛國」標準、稱中共難以接受的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此次卻要為「愛國」正名。在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何俊仁稱,他理解許多人因對中共政府的反感而不喜歡「愛國」一詞,認為「愛國」這個辭彙「已經被污染」,「愛國主義」被用來打擊異己,做統治的工具。何俊仁認為,多數參加維園聚會的港人是從民族關懷的角度出發的,「他們怎麼不去悼念二戰猶太人被殺?南斯拉夫種族清洗?我們都覺得是不對的,但不會如此的傷感。就像中國人怎麼關心南京大屠殺呢?慰安婦?因為是發生在自己國家。這個感情是不需要解釋的。你成長過程中就在文化歷史中。」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經過多年演變,也從悼念八九學運中的死難者聚會,成為港人一年一度追求自由與民主、守護核心價值的盛會,可見港人的主流民意仍然支持支聯會的理念,認同香港應為內地爭取中國民主作出榜樣,也為中國的命運作出承擔。

資深媒體人程翔曾被中共當局冤屈,在大陸被關押多年,後在港人全力支援下,終獲釋放,但程翔還是有強烈的中國人認同。他表示:「我不會因為執政者在中國做了很多壞事而和我的祖國切割。」程翔說:「如果切割成功,香港不再是香港,因香港長期以來就是一個移民的地方,由不同時期的大陸人來建設。香港有流動性才會有成長。如果畫地為牢,獨善其身,會困死自己。」